梦远书城 > 湛亮 > 待君 > 上一页    下一页
十二


  微微喘了一口气,沈待君接着又道:“可我们只是没没无闻的无名小辈,而那黑风堡又是善于记恨、行事狠戾的帮派,若是为了我们而因此得罪黑风堡,对武庄主只有害处,根本无利可图,他又怎会愿意答应帮忙呢?所以只好表面上把话说得极为好听,可实际上却是什么也没应允。”

  一口气把话说完,她喝了一口茶润润喉,然后观察着两位师弟妹。

  就见华丹枫一脸与自己所猜虽不中,亦不远矣的深思样;至于华妙蝶则是终于恍然大悟——

  “帮人还要先计划能不能得利,这还叫帮人吗?”不满的撇着嘴,她嚷嚷着。

  “这江湖还真黑!”翻着白眼轻哼一声,华丹枫突然觉得世道真是险恶。

  还是自己的师姐、师妹最好了!

  还是自己的师姐、师兄最好了!

  某师兄妹不约而同的如此想着,然后一起眨巴着闪亮亮的大眼看向自家师姐,神态就像是两只信赖主人的小狗般。

  见两人如此模样,沈待君忍俊不禁的失笑,还来不及回应,就听到华妙蝶又再次开口了——

  “说来说去,还是师姐厉害,光凭武庄主那番话,就能把事情想得这般透彻。”捧着腮颊一脸的崇拜,她对师姐的景仰有如滔滔江水,绵延不绝。

  “就是!就是!”这回换华丹枫点头如捣蒜的附和小师妹,对自家师姐真是佩服万分。

  “这有什么好厉害的?”轻摇着头,沈待君低声笑斥,“那是因为你们两个懒,从来不肯用脑袋好好的想一想。”

  “那有什么关系?”被责怪“懒惰无脑”,华丹枫丝毫不以为意,甚至笑嘻嘻道:“反正我们有师姐在嘛!”

  呵呵,反正不管什么事,师姐总会先一步想得明明白白,他和师妹只要听师姐的话准没错,根本不用烦恼。

  闻言,沈待君不由得微微一怔,带着几许旁人难以察觉的涩意缓缓开口,“你们也该学着不再万事都依赖着师姐,毕竟……师姐也不是总能待在你们身边的……”

  她的尾音尚在空气中飘荡,华丹枫脑中却猛地浮现师妹先前“男大当婚女大当嫁”之言,顿时神色大变,急声质问:“师姐,你这话是什么意思?什么叫不能总是待在我们身边?”

  没料到他的反应会如此之大,沈待君不禁有些微讶,还来不及回话,就又听他急怒的叫了起来——

  “师姐,你是嫌我们烦,所以要抛下我们,不管我们了吗?”一想到这种可能性,他不由得大为慌乱,一股没来由的恐慌袭上心口,让他的脑中一片混乱,什么也无法多想,只能瞪着俊目急于寻求保证。

  “胡说什么呢你?”敛起眼底一闪而过的诧异,沈待君神色不波的轻斥一声,随即淡淡的解释,“师姐哪是要抛下你们?只是天下无不散的宴席,就算我们师姐弟三人的感情再好,若是机缘到了,或许男婚女嫁,或许各奔前程,也总会有分离的一天。”

  她这话说得合情合理又理智万分,华丹枫却不爱听,径自恼怒的叫道:“就算天下无不散的宴席,我们也要席散人不散,是不是?师妹!”未了,还不忘寻求另一人的支持。

  突然被点名,华妙蝶忙不迭的点头。“是啊!师姐,我们要永远在一起。”

  这世上哪有什么人能永远在一起的?就连娘再怎么不舍,最终不也得抛下他们,独赴九泉。

  暗自叹息的看着眼前犹带天真的孩子心性的师弟妹两人,沈待君不由得苦笑摇头。

  然而看在华丹枫眼里,却以为她是不肯答应,当下更是焦急,“师姐,你摇头是什么意思?”急得跳脚,他心慌至极。

  “没什么意思!”轻抿着笑,她故意调侃。“只是笑腻今儿个怎么突然像个三岁娃儿,这么爱黏着师姐了?”

  被说得脸上一红,华丹枫不由得有些忿忿的,可还是固执的坚持。“黏着师姐又怎么了?犯法了吗?我和师妹就是打定主意要黏着你!”

  纵然心知他这只是孩子气的宣言,沈待君听了还是心口一暖,可却没多做响应,只是笑笑的转移话题。“好了!我们一路南下,大家都累了,你也快回房去歇息吧!”

  “我不回去!”摇着头,华丹枫异常执拗,非要得到保证不可。“除非师姐答应会一直陪在我们身边,心中永远记挂着我们。”

  “傻瓜!师姐不记挂你们,还能记挂谁呢?”神色不波的柔声笑应,沈待君巧妙的回避了第一个要求。

  没注意到被钻了漏洞,满心以为她已答应的华丹枫顿时感到欢天喜地,年轻俊朗的脸庞霎时笑的有如盛开的花儿般灿烂,并在她的连声催促下,满意的起身离开了。

  唉……这般好哄骗,以后若是她不在他身边,可怎么让她放心得下……

  喟然笑叹,沈待君目送他处了房后,回身却见自家师妹皱起小俏鼻,装模作样的摇头晃脑——

  “哎呀呀,师兄今儿个是在唱什么大戏,怎么让我看不懂呢?”真是怪了!师姐也不过就是随口说了一句,师兄就莫名其妙的计较起来,真是一点都不像他了。

  闻言,沈待君只是心不在焉的笑了笑,眸色朦胧、若有所思,一时亦无言语。

  第四章

  抱着手臂,少年冷汗涔涔,面色苍白若纸。

  “怎么会弄断手臂?实在是太不小心了……”清秀少女又是心疼、又是焦急的斥责,手上治疗的动作却不曾稍停。

  “呜……师姐,对不起!都是我害师兄摔断了手……”娇甜少女哭花了脸自责着,神色满是不安与难过。

  “师妹,不关你的事啦!”忍着痛,少年强挤出笑来安慰小师妹。“是我自己学艺不精,才会从崖壁上摔下去,只是摔断一条手臂而已,师姐的医术这么厉害,很快就会好起来的”


梦远书城(my2852.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