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湛亮 > 待君 > 上一页    下一页
十一


  “总之各种说法众说纷纭,但不论如何,唯一可以确定的是,江湖上再无人见过他的身影了。”

  闻言,沈待君微微一怔,随即波澜不兴的淡笑附和。“那还真是可惜呢!”

  “怎么不说是受到仇家杀害,被弃尸荒野而无人知晓呢?”一旁,华丹枫玩笑道,完全把这当作是在天桥听说书,心中只觉得有趣。

  “也是有人这般怀疑过,但是听我爹说,那位沈前辈的武功高深,曾与成名数十年的武林名宿切磋武艺,两人激战三天三夜皆未分出胜负,最后还因此结成忘年之交……”眼露几丝景仰之色,俞子南笑道:“如此的身手,要被仇家杀害并弃尸荒野,我想也不是什么容易的事。”

  他的这番话,华丹枫笑笑的听了就过,并没放在心上,毕竟那只是二十多年前的江湖轶事,与他并无切身关系。

  至于沈待君则是始终噙着清冷的淡笑,也没继续开口多问,似乎对此话题已无兴致。

  而华妙蝶则是孩子心性,已经叽叽喳喳的自动聊起别的新鲜事了。

  就这样,在断断续续的谈话声中,一行人在家奴的带领下,很快的来到了客房处,并在下人利落的安排下,不一会儿便在各自的客房安顿好了。

  与师姐同住一房,华妙蝶一进房便往床榻上扑去,开心的在上头滚了好几圈,看得沈待君直摇头,还来不及笑斥,便见她抱着软枕翻身坐起——

  “师姐,俞公子说得果然没错,那位武庄主真是个古道热肠的好心人。”俏脸笑眯眯的,她开心的赞扬着。

  闻言,沈待君还来不及回话,便听“叩叩”两声响起,随即不待回应,门扉便被人一把推开,然后就见华丹枫迫不及待的冲了进来——

  “师姐,有了武庄主的帮忙,这下你就不用担心了吧……”没头没脑的哇哇叫嚷,一脸兴奋。

  唉……这两个师弟妹,怎么天真的心思全是一个样?

  暗暗叹了一口气,沈待君让两人分别在桌前坐定,为三人各倒了一杯茶,自己轻啜了一口后,这才不疾不徐的悠悠然反问:“你们真这么以为吗?”

  “师姐,这是什么意思?”华丹枫愣住,眼中有着满满的不解。

  “方纔武庄主话虽说得好听,但并没有明确答应要出面帮忙调解,只是说要让我们与那位黑风堡的少主当面好好谈清楚,不是吗?”嗓音平淡无波,却是一针见血的点出先前武仲连话中的回避,沈待君的心思清明,可没师弟妹那般好唬弄。

  “咦……好像真是这样耶!”回想了一下,华妙蝶后知后觉的发现了。

  同样被点醒的华丹枫愕然的张着嘴,好一会后,他才忿忿道:“就算武庄主不肯帮忙,难道我们还会怕了黑风堡不成?哼!改明儿个遇上了黑风堡少主,如果他肯好好谈便罢,若他还是执意要找麻烦,那我们就打得他落花流水,跪地求饶。”

  “师兄说得是,就打得他夹着尾巴不敢叫。”气势凶猛的挥舞着拳头,华妙蝶全心全意支持自家师兄的意见。

  怎么长这么大,她这才发现师弟妹两人竟都如此的崇尚“暴力美学”,实在是……

  头疼的抚着额,沈待君无奈轻斥,“瞧你们,人都还没见着就这般凶神恶煞,若真见着人了,还能有好话说吗?可别好端端的把事给弄拧了,那就真的揽个麻烦上身,甩也甩不掉了。”

  被师姐这么一斥,华丹枫、华妙蝶两人顿时瘪了脸,两人面面相觑了好一会儿后,华丹枫才吶吶开口——

  “那……师姐,你说该怎么办才会?”盈满信任的眸光看着自家师姐,他知道听师姐的话绝对不会错的。

  安抚的笑了一下,沈待君柔声道:“这事光我们在这里穷瞎想也是没用的,待与黑风堡的少主碰了面,只要平心静气的把话说清楚,相信对方也没那个精神来为难我们,毕竟俞公子一家才是他要挑事的正主儿,不是吗?”

  闻言,华丹枫虽觉得如此一来,对俞子南好像有点没义气,但是一来俞子南已声明“冤有头债有主”,不愿波及旁人;二来师姐也不喜他们三人被牵扯入别人的恩怨中,所以最后他只能胡乱的点了点头。

  见状,沈待君知他日后不会再脑子发热的光想着义气而把别人的恩怨揽上身,当下不由得暗暗松了一口气。

  “还说是什么‘武仲裁’呢!我瞧根本就是沽名钓誉、虚有其名……”想到了武仲连华而不实的应酬话,华丹枫忍不住嘀咕起来。

  听他不满的叨念,沈待君不由得失笑,可一转头,却见向来天真爱笑的师妹皱着眉,神色似有几分不快,不由得出声探问——

  “怎么了?”快步来到师妹身边,脸上满是关切。

  “哼!”鼓着腮帮子轻哼一声,华妙蝶气呼呼的叫道:“俞公子还说那个武庄主是古道热肠、热心助人的大好人,原来都是骗我们的。”

  亏她还以为俞子南是个正直的人,也相信他口中的那个“武仲裁”会帮他们调解与“黑风堡”之间的麻烦事,没想到根本都是骗人的。

  弄清楚她是在不高兴些什么后,沈待君不禁温声劝解,“其实不见得是俞公子骗了我们,你可别误会人家。”

  “咦?”惊疑一声,华丹枫抢着发问:“师姐,你这话是什么意思?”

  “是啊!师姐,你倒是说个清楚。”华妙蝶不解的附和。

  轻抚着她一头柔顺发丝,沈待君整理了一下思绪后,这才缓缓解释,“也许武庄主对俞公子,甚至大部分的江湖人士而言,确实是个古道热肠的‘武仲裁’,只不过对我们不是罢了。”

  此话一出,华丹枫眉眼微垂,显得若有所思,似乎隐隐约约想明白了师姐话中未臻之意;倒是华妙蝶的慧根不够,未能“顿悟”,只好忙不迭的追问——

  “师姐,我不懂!”搔着脑袋,她听得满头雾水。

  “你们想想,不论是俞公子亦或是其他的江湖人士,其自身与背景或多或少都有些名望与势力,所以若起了纷争,武庄主出面调解,让两方化干戈为玉帛,不仅他的名声好听、受人敬重,更让两边的人都欠他一份情,日后行事上若有什么利益冲突,曾欠其人情的人多少也会让着一点,对武庄主而言,是只有利而无害的。”


梦远书城(my2852.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