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湛亮 > 待君 > 上一页    下一页


  饶是收藏了不少珍品的武仲连也不禁暗自赞叹,心中大为喜爱。

  “你爹倒还记得我爱收藏奇珍异宝的毛病。”他大笑着收下贺礼,随即泛着精光的眼眸这才转向那三名陌生的年轻男女。

  “世侄,这三位是?”

  听他询问,俞子南连忙为他们双方各自介绍。“世伯,他们是沈待君姑娘、华丹枫公子与华妙蝶姑娘;三位,这就是受到江湖人敬重,人称‘武仲裁’的武世伯。”

  “见过武庄主。”身为师姐,沈待君代表师门施施然的行了个礼,唇畔噙着淡淡的浅笑,歉疚道:“不请自来,没备上贺礼,还望武庄主见谅。”

  沈待君?华丹枫?华妙蝶?

  武仲连不露痕迹的又迅速看了三人一眼,确定自己确实从未曾见过,也不曾听闻过他们的名号。心中虽疑惑三人的来历,可嘴上依然笑着回礼道:“哪里的话,三位愿意前来参加武某的寿宴,这是武某天大的面子,欢迎都来不及了,正所谓有朋自远方来,不亦乐乎。”

  虽然明知是客套话,但他说得恳切万分、真切异常,倒也让人听了心中大为舒坦。

  尤其是向来开朗直爽的华丹枫、华妙蝶两人霎时笑开了脸,毫无顾忌的就在武仲连面前叽叽喳喳的叫嚣着——

  “师姐,武庄主真是个好人,俞公子说得一点也没错……”华妙蝶天真的赞美。

  “是啊!”连连点头附和,华丹枫也很开心。“这样一来,师姐就不用担心别人来找我们麻烦了,武庄主一定愿意帮忙的。”

  “怎么回事?”武仲连是个老江湖了,马上听出话中有着蹊跷,当下直觉探问:“有哪里需要武某的地方?”

  他这话一出,三双眼、六只眼睛默契十足的齐往俞子南看过去。

  而他也很自觉的主动站出来开口解释,“世伯,实不相瞒,小侄前来贺寿的路上曾受‘黑风堡’所袭击,若非沈姑娘三人出手相救,恐怕已遭不测了。”

  “有这等事?”武仲连惊讶,随即想到什么似的恍然又问:“莫非是为了求亲不成一事?”

  事实上,“黑风堡”求亲于“松月山庄”却被拒一事,在江湖上已悄悄传开,他也略有耳闻,只是没想到“黑风堡”竟因此而怀恨在心,处处寻俞家的麻烦了。

  闻言,俞子南苦笑着点头承认不讳,但随即又振起精神,朗声道:“因为小侄的关系,沈姑娘三人算是得罪了‘黑风堡’,可原有冤有头债有主,俞家与‘黑风堡’的恩怨实在不好波及旁人,所以小侄不才,想烦劳世伯出面协调,让‘黑风堡’有事尽管找我俞家,千万不可为难沈姑娘师姐弟三人。”

  武仲连也知“黑风堡”阴狠毒辣,稍有得罪便处处不饶人的行事风格,所以听他提出如此请求倒也不意外,只是……

  略微沉吟了一下,武仲连不动声色的含笑道:“实不相瞒,武某凭借着一点虚名,承蒙江湖人不弃,纷纷前来贺寿,而黑风堡少主亦已在两天前抵达我武家庄。正所谓冤家宜解不宜结,你们皆是年轻一辈的俊秀,有什么误会与不满,不如就趁这个机会当面好好谈个清楚,说不得恩怨会就此化开,还多了个朋友呢!”

  他话说得既体面、又好听,让俞子南、华丹枫与华妙蝶三人又欢又喜,脸上满是笑容,倒是沈待君却若有所思的微蹙起眉,不知在想些什么。

  “多谢世伯!”拱手为礼,俞子南开心的道谢。

  “哪里!”不在意的挥挥手,武仲连笑道:“你们一路风尘仆仆,想必累了吧?来福,带四位贵宾去客房歇息。”

  随着他的命令声,一名家奴机伶的迎上前,鞠躬哈腰的领着四人立刻大厅往内院而去,在穿过层层院落与回廊的路上,华妙蝶忍不住开口了——

  “没想到那黑风堡少主也来了,难道武庄主就不怕你们狭路相逢,一言不合而打起来吗?”不用说,她问的对象自然是俞子南了。

  只是俞子南还没来得及回话,那前头领路的家奴便挺起了胸膛,一脸骄傲的抢着回答。“不会的!我们庄主有条规矩,不论是谁,只要进了武家庄,不管有何深仇大恨都得放下,要打得出武家庄才能打。”

  “咦?这是真的吗?”眨巴着晶亮眼眸,她觉得订这种规矩并且大家都愿意遵守实在很诡异。

  “是真的!”微笑点头,俞子南给予了肯定的答复,也不觉得这种规矩有何奇怪。

  “这么说来,日后我若是干了坏事,只要跑到武家庄内躲起来,死赖着都不出去,那仇家岂不是只能在庄外干瞪眼一辈子吗?”嘿嘿直笑的搓着下巴,华丹枫很懂得“物尽其用”。“哈哈……真是作奸犯科、杀人越货的最佳藏匿之处啊!”

  “……”俞子南无言了。

  “……”家奴冷汗了。

  “……”沈待君深深又无奈的暗叹了一口气,然后面色镇定的转移话题。“武庄主真是不负‘武仲裁’之称,果然交游广阔、人脉深厚,连与‘黑风堡’都有交情。”

  嗯……不是说“黑风堡”作风阴狠毒辣,行事霸道不把他人放在眼里吗?那位庄主倒是长袖善舞、八面玲珑,连那听说不好相处的“黑风堡”都愿意卖其面子,黑风堡少主还特定前来祝寿,手腕可真是厉害呢!

  不知她心中微带玩味的暗忖,俞子南笑答道:“武世伯古道热肠、待人宽厚,处处与人为善,在江湖上确实友人众人;至于与那‘黑风堡’的交情,那就不得不提到二十多年前武林四大公子的事了……”

  “四大公子?”好奇的追问,华丹枫立刻来劲了。

  点了点头,俞子南解释道:“二十多年前,江湖上有四名年龄相近,武艺、人品皆属人中之龙的青年才俊,好事之人便称其为武林四大公子,我爹、武世伯与如今的黑风堡堡主便是当年的四大公子中的三个……”

  微微顿了一下,他有些不好意思的笑了笑,似乎觉得自己颇有“老王卖瓜,自卖自夸”的赞扬自家爹亲的嫌疑,但随即又道:“当年的四大公子中,我爹与武世伯交好,但和黑风堡堡主却没什么往来;而武世伯与黑风堡堡主虽不是知己,但也算薄有交情,所以如今武世伯的寿诞,黑风堡少主才会前来祝贺。”

  经过他的这番解释,师姐弟三人才恍然的点了点头,但随即华妙蝶像是发现什么不对劲,忙不迭的叫了起来——

  “不对啊!四大公子中你只说了三个,那还有一个呢?”眨巴着大眼追问,她很喜欢听这种江湖轶事。

  “还有一个叫沈云生,听我爹说这位沈前辈文武双绝,不论是武艺、才识、人品、相貌皆是四人中的佼佼者,四大公子中以他最为出类拔萃。加上他又性情儒雅、风度翩翩,不论是德高望重的武林耆老,或是寻常的贩夫走卒,他皆诚心相待,所以极受敬仰与推崇,只要提起他,江湖众人几无恶言,许多名门闺秀、飒爽侠女更是倾心恋慕、芳心暗许,只可惜……”蓦地,俞子南顿了顿,脸上浮现几许遗憾。

  “只可惜什么?”清眸隐隐闪着光,沈待君难得好奇的探问。

  “只可惜在二十多年前,他突然失去踪迹,从此下落不明。”微微笑了笑,俞子南补充又道:“有人说他觅得佳人相伴,神仙眷侣隐世而去;也有人说他是受世外高僧点悟,从此看破红尘,遁入空门。”


梦远书城(my2852.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