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湛亮 > 待君 > 上一页    下一页


  第一章

  “师姊……师姊……”

  “又怎么了?”放下手中的笔墨,十二岁的少女看着师弟垂头丧气的来到自己面前。

  “师父骂我。”脸上满是郁郁,他有些难过。

  “骂你什么?”少女沉静的脸庞难得显露些微的诧异,忍不住好奇的探问。

  奇怪!娘的个性温柔和顺,说话轻声细语,对他们三个孩子也向来疼宠得紧,更少板起脸说重话,怎么如今他就被骂了呢?

  “师父骂我不用心练功,只顾着带师妹疯玩去。”低着头不安的以脚画地,他心虚的吶吶道。

  “那你可跟娘认错了?”闻言,少女板起脸质问。

  “认……认了……”脑袋瓜愈垂愈低,被师父责骂,他心中很是难过。“师姊,师父生我气了怎么办?师父是不是讨厌枫儿了……”

  “不会的!”轻笑着揉着他柔软的发丝,少女安慰道:“既然认了错,娘就不会生你气了。就算真的还在生气,师姊也会帮你说好话的,别担心。”

  “真的?”忧虑的小脸霎时亮了起来。

  “真的。”慎重其事的点了头,少女再次给予保证。

  “我就知道师姊对枫儿最好了!”得到最为信赖的师姊的保证,男孩开心的咧着大大的笑容扑抱上去,结了疮疤忘了痛的一径儿欢呼叫笑,“我方才捉了只好大的蝉儿,师妹肯定喜欢,我这就给她瞧瞧去。”话声方落,人已经兴高采烈的飞奔而去,忙着要去献宝了。

  前一刻才被骂而难过,这一刻又只因她的几句话就开心成这样,马上忘了沮丧的心情继续贪玩去,这性子还真是给了一点阳光就灿烂,乐天的可以!

  看着那蹦蹦跳跳的背影愈奔愈远,少女摇头失笑了好一会儿后,这才重新执起笔墨继续练字。@

  “师姊……师姊……”

  恍恍惚惚间,她似乎听见了有人在叫唤着她,回过神来,看着简单古朴却还算舒适的马车内装,这才想起自己早已离开从小生长,令她恋恋不舍的地方,当下不由得暗自轻叹了一口气,眸光转向从掀开的布帘后探出的一张娇妍甜美的小脸。

  “师妹,怎么了?”低柔的嗓音自略显苍白的唇瓣中逸出,身形单薄,五官称不上美丽,顶多只能说是清秀之姿的沈待君压下心中的淡淡的抑郁,以着一贯的温和神色轻声询问着。

  “师姊,你在想什么呢?”顶着一张比盛开花儿还灿烂的娇艳容颜,华妙蝶笑得无忧无虑。“马车都停下好一会儿了,却始终不见你出来,原来是在发呆呢!”

  闻言,沈待君这才发现在自己失神间,马车早已停下。

  她随即钻出布帘下车,看着车外一娇美、一俊朗的年轻男女正冲着自己直笑,她不由得也回以浅笑──

  “怎么停下来了?”低柔询问,她定睛打量周遭,发现马车此时正停在路旁一片野林前。

  “师姊,都近午了,你不饿吗?”剑眉星眸、丰神俊朗,一身器宇轩昂的华丹枫一个箭步来到自家师姊跟前,神采飞扬的年轻脸庞满是讨好神色。

  “就是嘛!”点头如捣蒜,华妙蝶夸张的捧着肚子,哀哀叫道:“师姊,你听见我肚子咕噜咕噜的叫声没?就算你不饿,人家也好饿啊!”

  “得了!一路上就看你吃个不停,咱们前两天在镇上补的糕饼、点心都进了你肚子里了,你还好意思叫饿?”扮了个鬼脸故意取笑,华丹枫一脸促狭。

  “师姊,你看!师兄欺负我。”跺脚娇嗔,华妙蝶气呼呼的告状。

  “行了!你们天天吵,不腻吗?”抿唇轻笑,沈待君心知两人的性情相近,从小玩闹、斗嘴到大,早已习惯了。

  “不腻!”异口同声,师兄妹两人倒是默契十足。

  无奈的摇头,沈待君正想再次钻回马车内拿干粮时,却被阻止了──

  “师姊,咱们连吃了好些天的干粮,都快腻死人了,今儿个就换换口味吧!”连忙拉住自家师姊,华丹枫笑眯眯的提出建言。“不如我进野林里看看有什么野味可让我们打打牙祭。”

  反正他们是在山林中长大的,猎些飞禽走兽来加菜根本是易如反掌。

  闻言,早已吃腻干粮的华妙蝶点头如捣蒜的直附和。“好好好,打野味好!师兄,我也跟你一块儿去。”

  “可是……”华丹枫看了看沉静如昔的师姊,脸上有着几分为难,怕留她自己一人不安全。

  彷佛看出他的忧虑,沈待君神色不波的微笑道:“别担心我,你们去吧!”

  此话一出,华妙蝶立刻拍着手,开心的欢呼;而华丹枫则是犹豫了一会儿后,最后终于点了点头。

  “师姊,你等着,我们很快就回来。”话落,在师妹迫不及待的拉扯下,两人半笑半闹的钻进野林搜寻猎物去了。

  目送两人的身影渐去渐远,终于消失在林间,沈待君不禁苦笑起来……


梦远书城(my2852.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