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有容 > 豢养桃花少 >


  “喂,你还好吗?鼻血怎么用喷的”也受到惊吓的男人,这才拿走水瓢遮掩重要部位。

  “Bird……”在黑暗淹没风絮之前,她对上了一双宛如孩子般的眼,既纯真又可爱……完了,还是只很青春的鸟!白眼一翻,任由黑暗吞噬。

  “喂,你醒醒呐!喂……”

  时间过得真快,打从发生了那件“不名誉”事件,风絮之躺在床上已经第三天了。

  虽然因为扭伤而不良于行,可也不是伤重到连动都不能动,但她就是提不起劲面对生活。

  这种感觉大概就是羞愤欲死吧

  虽然说事情自始至终她没有错,可是……可是……为什么会闹了这样一个大笑话?

  只是说也奇怪,来探望她的人都知道她踩到肥皂滑倒,却不知事情始末。

  反正她醒来的时候人已经在医院,睁开眼只看到老妈。据老妈说法,送她过来且联络她的人是个老头子和一个超美型少年,大概是高中或大学生,只说她到客户那里实地走访,不小心踩到肥皂滑倒。总之,他们等到她赶来后就先行离去。

  老妈口中那个超美型少年不会是……Bird的主人吧?那个人的长相她真的没什么记忆,隐约记得年纪很轻。

  原来那个人还是个超美型少年,真不知道她这样算不算赚到了?风絮之有些自嘲的想。

  她该庆幸那孩子年纪不大,似乎还满能体恤她这大姊姊的心情,没有把这样的糗事当笑话到处宣传。只是……这件事可不可以就到此为止,两人从此井水不犯河水?他没事干啥还提着吃的来看她?他又没欠她。

  真该来的不来,不该来的又……厚!烦耶!

  说到那位“真该来的”,都第三天了,他还是没来!今天是周末,他可没上班吧?风絮之拿出手机看了看,不但人没来,连电话也没打过一通。当人家男友,他当得真的很失职。

  想了一下,她按了设定号码的第一位,将电话拨出,在响了数声后有人接起。

  “喂,哲俊吗?那个……你在做什么?”

  “上班。”

  冷冷的声音让风絮之的心有些沉。“你忙吗?”

  “很忙。”

  “今天是周末欸……”而且……而且是个很重要的日子。

  “那又怎样?”

  “晚上……那个……可不可以帮我带些吃的来?”她要吃蛋糕,还有猪脚面线——虽然哲俊老说它老土,可是她喜欢。

  “我很忙,你随便吃一吃啦!”

  “可是今天……”

  “你啊就是太闲了才会生病,生了病就该好好养病,还成天想吃这个想吃那个的。”口气明显不耐烦。

  风絮之有些火了。“喂,生病又不是我愿意的,你怎么这么说……”

  “好啦好啦,你不是只有扭伤?别懒在床上不工作,早点去上班,就不会无聊了。”

  “我不是无聊才打电话给你,我只是……”她受了伤,而他也知道,这么多天了,他一次也没出现,家里的婆婆妈妈很有意见。

  而且……而且……他真的忘了吗?

  今天是她的生日欸!

  去年的这一天,他们交往满一个月,他还特地请假带她去山上踏青,计划了一个又一个的小惊喜让她又哭又笑。才一年,但感觉上一切都变了。

  她和林哲俊是透过朋友介绍认识的,他是个小有名气的建筑师。两人交往了年余,感情算稳定,只是近几个月来,她发现彼此间的距离越来越大!

  约他出游,他在赶案子;约他吃饭,他说没空;甚至连他生日,她打算替他庆生,也约不到他人。而今天她生日,他似乎不记得了……

  她身旁的人不断的警告她,情侣间一方老是见不到另一方;另一个老是有各种理由不见面,事情绝对不单纯!

  可说真的,她并不希望自己成为一个多疑的女人,也同意彼此间要有私人的空间,所以,她一直努力说服自己,要相信林哲俊。

  才说服自己别想太多,突然间,她听到电话的另一头,有个女人亲密的唤着林哲俊的名字。

  这女人的声音……在她和男友近来的通话中常听见。

  “好了好了,我很忙的……”

  “哲俊,你旁边有人?”风絮之觉得怪怪的。

  “事务所里怎么会没人?”

  “同事?”


梦远书城(my2852.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