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有容 > 豢养桃花少 >
十九


  “你明早醒来一定会后悔!”逮着了机会,他慢慢慢慢的偷偷往后挪动。

  风絮之则慢慢慢慢的偷偷往前逼近。“我现在不会后悔!”

  “明早就会。”

  “不会!”

  “会!”

  “你又不是我,怎么知道我会?”

  “因为你喝醉了,而我没有!”符晓翻身坐起来。他被挑逗得心猿意马,再不去,也许会反客为主!

  他一向不是因性而性的男人。不是自己喜欢、有某个程度情感的女人,他不会和对方发展出亲密关系。

  风絮之当然是他喜欢的女人。刚认识她时,他只觉得这女生真鲜,对人没有防备,善良又大喇喇的,这样的女人让人很难讨厌,可也称不上喜欢。

  当同住在一个屋檐下,知道了更多她的事、她的性情,发现个性大喇喇的她,其实是个敏感而纤细的女人。她乐观、开朗、独立而坚强,其实这些都只是希望别人可以更喜欢她,却没想到反而因此被人忽略了,因为在他人眼中,任何时候她都是OK的。

  知道她的一些事后,不知道为什么,他的心有点隐隐作痛,忍不住想对她好一点!也许在那个时候,他已对她有点心动。

  之前她有男友时,他处于一种近乎暗恋的单恋情势,不到非要不可,而是处于“得之我幸、不得我命”的随缘心态。

  在朝夕相处下,又发觉风絮之和林哲俊的感情其实有着很大的问题时,他发觉自己坏心眼的希望他们快快分手,他想,在那个时候,他的私心是凌驾在朋友的感情之上。他甚至想,如果他们的感情再歹戏拖棚下去,也许他会出手,让他们尽快一拍两散。

  目前的状况是如他所愿,他也清楚风絮之是他要的女人。可今晚的情况……她会不会在一夜春宵后对他有所埋怨?

  而且,喝醉了的她知道和谁上床吗?这点无疑是他最在意的事!

  “我最讨厌那种自以为是的人了。”风絮之的醉言醉语拉回他的思绪。

  “风絮之,我不是林哲俊!”这个该可以阻止她,就算不行,也可以坚定自己的决心,他拒绝当任何男人的替身!

  “干什么提、提他?”

  “呃?”

  “你是符晓!二、二十三岁的符、符晓!”她笑了,有些憨憨傻傻的。

  她往前爬行接近他,近乎全裸的两人,每一次的肌肤接触都能激出火花,她主动抱住他,吻住他,交换了体温、分享了亲密。

  右手不知道按到了床缘的什么按钮,一瞬间房里的灯全暗了下来,只剩入口处的烛光,这样的气氛充满诱惑的气息。

  符晓不再压抑,反客为主的主导一切,他由身后拥抱她,吻上她纤细性感的颈项,轻轻地开口,“风絮之,我可不是个好招惹的男人,一旦惹上我,这辈子你休想脱身!”

  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伴着烛光蜡泪的是一阵阵喘息声,其间交错着女子的忘情呻吟。

  这一夜,春色无边。

  中午休息时间,室内设计事务所的员工有些外出用餐,有些人会叫便当,或自己带便当。

  在公司用餐的员工,常常把会客室当用餐地点,会客室里有电视,有报纸,还有一些杂志可看,不少人喜欢边吃边阅读。

  公司的老鸟设计师阿满姐边翻看着社会新闻,边哇哇叫:“哇噢哇噢!不得了了,真是世风日下,人心不古哦!”

  “阿满姐,又有什么大新闻?”

  她大声念着标题,“三十岁熟女觊觎清秀高中生,下药迷奸得逞!夭寿喔,那个男的才十六岁,而且是房客啊!”

  “噗!咳咳咳……”坐在角落的某人刚喝下的一口汤全数喷出,还呛得自己眼冒金星,咳得脸红脖子粗。

  “絮之啊,你是怎么了?”阿满姐忙递卫生纸给她,然后开玩笑的说:“还好报纸上是写三十岁的熟女,要不我还以为人是你杀的咧!”絮之才二十五,还没进到熟女阶段。

  风絮之尴尬的笑一笑,心跳乱了半拍,低下头忙佯装扒饭。

  一旁的新新人类,助理设计师汤明明慢条斯理的吃了口减肥餐。“还好吧,三十对十六,相差十四岁而已,我二十二,可现在的孩子长得快,有时十五,十六就有大人样了,我有一次盯着一个国二的美少年看了好久。”

  “欧买嘎!你是犯罪的高危险群,你是萝莉控!”

  “不,我是正太控。”

  “明明,老牛吃嫩草,你会噎死的!”

  “拜托!嫩草好消化,吃粗枝才会噎死好不好?”汤明明又咬了口苜蓿芽卷。

  这才是正港的嫩草啦。“要我说呢,那个熟女不对的地方是,求爱的方法不对。要不,时下一堆老男人娶了比自己小二、三十岁的嫩妻,怎么不见有人指着他们的鼻子骂老不休?”

  阿满姐想起了隔壁六十好几的老王,前年娶了个比自己小了快三十岁的外籍新娘,成天向邻居炫耀。“这么说也对喔。”

  又看了一下报纸内容,她说:“不过话又说回来,这样的男孩子一定长得很漂亮。”

  “当然啰,够好看才能引人犯罪咩!有人会去抢钻石,你看过有人会去抢狗屎的吗?”

  “可惜,长得够漂亮的都上电视当偶像了,生活周遭,我好像还没看过这样的美少年。”

  “有!符晓。”


梦远书城(my2852.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