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有容 > 豢养桃花少 >
十八


  “她知道你有男友,还要你去相亲?”符晓微讶。

  “因为她不喜欢林哲俊。”一想到那个男人,风絮之手上的酒很快的又见底。

  “妈妈的眼睛果然都是雪亮的!我妈一直觉得林哲俊对我不够好,对他一直很有意见。”以前觉得老妈为什么老是喜欢找碴又唱反调,现在才发现她是在关心她。她啊,真是不识好歹!又为自己倒了一杯。“不管怎样,祝福我吧!来,干杯!”

  见她又要以牛饮方式喝掉杯中物,符晓想阻止,可是来不及了,他想把酒瓶拿走,这才发觉里头根本空了。“喂,你……”

  风絮之喜孜孜的又从橱柜中拿了一瓶自费的香槟来开。

  “你这样喝,很容易醉。”

  “不会啦,我发现我的酒量变好了。”说着,她又开始畅饮。

  约莫半小时后,酒精开始在她体内发酵,风絮之的思绪慢半拍,连反应也慢了半拍。她看着符晓,一个劲儿地笑,突然打了个酒嗝,站起来,方才死命抓得老紧的被单,现在连扶也不扶了。

  符晓抬头看她又要干什么,正好目睹被单由她身上滑落的景象,那光滑的美背、纤细的腰、翘而挺的臀,床单轻抚过她极为女性的曲线,曼妙的婀娜体态毫无掩盖的全都露!他瞠目结舌之际,才入口的香槟差点全喷出来。

  现在是什么情况?

  老天,被单下,她只着了一件白色底裤!美背一览无遗,前方风光……很有想像空间。

  他深吸了口气,阻止自己登徒子似的绮丽联想,他忙跟在她身后捡起被单,然后摊开被单像追着暴露狂似的跟在她后头,大手一阖,将她的身子整个包覆。

  风絮之慢半拍的回过头。“符、符晓,你在干什么?”干啥由后头环住她?现在上演铁达尼号吗?

  “你被单掉了。”他的声音较之平常低沉些。

  “喔。可是,我好热啊!”说着,她又打算拉开被单。

  也就是说,她是故意的?符晓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风絮之真的醉了!

  “你热的话,我去把冷气开到最冷,你要是不想裹着被单,到床上去,那里有被子。”有些女人平常保守得要死,一喝醉就成为豪放女。不要怀疑,眼前就有一个铁证!

  方才他还以为她醉了顶多最喜欢五音不全的唱歌,没想到还有更呛的。

  风絮之嘀嘀咕咕的爬上床,随便抱了件被子坐在床缘。“那为什么你可以不穿衣服?”

  、 很好!这真是忘了自己恶行的好方法,怪不得一堆人成天醉生梦死。

  问他为什么可以不穿衣服?拜托,他是没有干净衣服可穿,好吗?符晓差一点没翻白眼。

  他耐着性子解释,“因为我是男的。”拿起遥控器,转过身去设定温度。

  “你是男的怕热,我是女、女的就活该热死?”

  这女人喝醉了还真有些卢,连逻辑都异于常人。“好吧,其实是我闷骚,练了一堆肌肉,总要找机会秀一秀,是不?”这样的答案她可以接受了吧?

  看她还是呆呆的看着他,符晓走到一旁替她倒了杯开水。冰凉的柠檬水应该会让她比较清醒一些吧?再回身时,他发现风絮之正饶富兴味的盯着他胸前看,那眼神让他有些……毛毛的。

  明确的说法是,她在用眼神骚扰他!

  “你站那么远干么?”

  他拉近了彼此的距离,来到她面前。“喝点水。”

  风絮之突然出其不意的抱住他。没想到她会这么做的符晓。手中的水有大半泼洒到自己身上,冰水沿着胸前贲起的肌肉往下流。

  她柔嫩的肌肤紧贴着他,胸前的软嫩和他有着最亲密的接触,螓首还在他胸口磨磨蹭蹭,一向自豪自制力惊人的他,此时却连大气也不敢喘一个。

  “你的怀里有柠檬的味道,还凉凉的,好舒服。”她张口一寸寸的吮舐。

  符晓现在不只是大气不敢喘一个,甚至觉得自制的神经线已绷到了极限,随时会断,理智像泥制的墙遇到了大水一般,即将崩塌。

  不成!她现在是醉了,可他没有!他可受不了一觉醒来,女人把他当色狼看。

  深吸了口气,他下定决心要推开她,可风絮之像八爪章鱼一样缠住他,好不容易才拉开,把她强制按回床上。

  “口好干,我要喝水!”她低喃。

  符晓一样感到口干舌燥。“我去倒水给你。”才要起身,她又把他压回床上。

  “不要,我就要喝你身上的!”她翻个身趴在他身上,然后伏身轻舔他身上残留的水渍,那顽皮而挑情的动作撩拨得他快疯狂了,快爆炸!

  汗水涔涔的他苦撑着最后一丝理智,努力让柳下惠上身,努力忘了风絮之是个女人、努力忘了身上的软玉温香、努力不去感觉她正在对他这个又那个。

  “喂,别这样!”他及时拉住她欲往下探索的手。

  “为什么?”她抬起头,脸上有迷蒙的醉意。

  “你喝醉了!”

  “喝醉了就不能这样?”继续给他“这样”。


梦远书城(my2852.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