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有容 > 豢养桃花少 >
十五


  “不会,对不对?”明知道答案,她的心仍一痛。

  “我只是……只是需要时间想一下。”

  “你是我男朋友,而我要你舍第三者选择回头,你却还要想一下?”风絮之表情木然的盯着他。“感情到了一方要问另一方,你到底比较爱谁的地步,真的很悲哀!”那也意味着男人不管比较爱谁,她都已经都和另一个女人在分享着同一份感情了。

  “别这样,给我时间考虑。”

  “为什么还要时间考虑?理由?”

  “我不能在这种时候放着颖玲不管,她不能没有我!”他回答得理直气壮。

  “那我呢?”

  “絮之,你一向坚强,很能够照顾自己,无论发生什么事情,你都能够OK,而且我相信,你会等我!”

  “在这种情况,你还要我等你?”是她低估了林哲俊的厚脸皮吗?他凭什么这样笃定她非他不可?因为她知道她很爱他,所以就算他在外面胡天胡地,也能够得到原谅?一想到他有恃无恐的可恶心态,她将水杯中的水泼向他。

  “喂,你做什么你!”没想到风絮之会泼他水,林哲俊来不及闪躲的淋了一头一脸的冰水。

  “让你清洗一下眼睛,会不会看得比较清楚。”她站了起来,双手撑着桌面,倾身向他,将脸凑近,彼此的距离不到数寸。

  “你看清楚了没有?我一样需要你,一样不能没有你!如果你说那女人需要你是因为她哭、她病、他承受不了失去你的打击,那么我可以告诉你,她所经历的,我一样也没少!我只是没有她的手腕,没有办法把你留在我身边看我哭、看我痛、看我病,然后让你认为我不能没有你!”

  “……不要说这种任性的话!”

  闻言,风絮之拉大了彼此的距离。“我不适合任性,因为任性是属于那女人的专利,是吗?不过,无所谓了。诚如你说的,你的颖玲需要你,至于哪天她不需要你的时候,你也不必回来了,因为我不会等你。我们之间的问题,其实不是我不需要你,而是一直以来,你需要的人不是我。”为什么连这一点他都不敢承认?

  “你这么说的意思是要分手吗?你可要想清楚,一旦分了就是结束,我可不会随便再给你机会。”

  风絮之真的死心了,看着他,泪水决堤,深吸了口气,她说:“把你的机会留给别人,我们……分手吧!”

  半夜都会街头,车辆较早些时候明显地少了一些。

  一对人影映在略显孤单的街道上,即使以影子来判断,也看得出其中一人不良于行,几乎全仰赖另一个人的搀扶。

  安静的夜晚,不是传来某个高高低低、忽大忽小,五音不全的女子嗓音,将一首好听的流行歌唱得二二六六、不忍卒睹。

  “啊多么……多么通的领悟,你曾是我的全部……像孩子一般无助……”行走的脚活似快打架,还能行走,全赖一旁高大的男子扶着。

  两人来到了一辆银色的小房车旁,男子用遥控器打开锁,先扶喝得醉茫茫的女子坐上副驾驶座,这才绕到另一边也上了车。

  “风絮之,你睡一下,到家了我叫你。”

  “不要睡!”

  车上的酒气熏得符晓也快醉了。

  这女人……到底喝了多少?明知道自己不能喝,还敢一个人到酒吧喝酒喝到倒在女厕。

  她该庆幸没遇到坏人,也刚好她联通记录上的第一笔是他的,酒吧的人才知道打电话叫他过来接人。

  “那好,不睡就不睡,我们回家。”

  “不要回家。”

  “不回家要去哪?”符晓耐着性子说。

  “我要去风采!”

  “风采?那是什么地方?”他愣了一下。

  “好……好地方呢!”风絮之从包包拿出一张名片给他看。“到……到这里!我……呵呵,我去买了使……使用券,五次送……送一次!”

  符晓拿着那叠使用券,“风采精品汽车旅馆?不要吧!我们还是回家。”

  “不——要!我一定要去!”

  “ 你醉了,我们回去休息。”拜托,她知道自己现在在干什么吗?

  “如果你不去,我自己一个人去。”风絮之不高兴的嚷嚷,“你……你下车!我自己开车去!”

  “你现在喝醉了,不能开车。”

  “……”拗不过她,符晓只得照她的意思做。“为什么想去那里?”

  她的头好晕喔!“我要接杜仲伯的case——光收集资料是不够的,好歹也该实地调查一下吧?”她将头靠在打开车窗的车门上,侧着脸看他开车。“事务所的同事提供了一些意见,风采是他们一致觉得颇有水准的。所以,我想见识见识。”

  一个红灯停车之际,符晓问她,“你是清醒的吧?”总觉得今天的风絮之怪怪的。平常滴酒不沾的人,怎么会突然一个人去喝得醉醺醺的?

  “半醉半清醒。”

  他不信,问她,“我是谁?”


梦远书城(my2852.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