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有容 > 豢养桃花少 >


  三栋屋龄起码三、四十年,呈ㄇ字型相接的四层楼建筑物,这是一家在三、四十年前算得上高级的大旅馆。

  而今这家旅馆外墙的磁砖泛黄剥落不说,连广告广告牌上的字都因台风肆虐而掉了几片。

  一老一少从外面走了进来。

  年约六十的黑壮老人,理着三分头,口中嚼着槟榔,手上还捻着半截烟,手叉腰,站在ㄇ字中间的大天井向上看。“我说风小姐啊,你看这装潢一下大概要花多少钱、多少时间?”

  “杜仲伯,我怎么知道你的一下要到什么程度?”她在设计公司资历不深,接的Case通常是和前辈一起合作,独立的案子这是第一回,所以特别谨慎。还没正式开工画设计图,她已经来了五、六回。就连现在已经七点多了,刚从事务所离开,她还是决定再来看看。

  “啊你看咧?”

  风絮之侧着脸随意打量了下,后脑勺的马尾随之扫了扫,清秀的五官端出认真的表情。“唔……这房子老旧不说,前几天看了内部,还有一堆水电问题,整个墙面也要刮除、要做防水……连挂在外头的招牌都怪怪的,唯一庆幸的是,骨架算坚固。”

  严格说来,她和杜仲伯只有数面之雅,而且还是因为生意上有交集,谈不上有什么私人情谊,可老人家对她一见如故,所以她说起话来也就不拐弯抹角。

  “喂喂,你这是褒还是贬?我的招牌哪儿怪啦?不过就是风吹掉了两个字。”

  “少了那两个字就差很多了,好不好!”风絮之努力的忍住笑,可一想到那令人绝倒的名字,还真快忍俊不住。

  “有吗?”

  “旅馆名字叫色情旅馆还不够怪?人家不知道,还以为你这里是做黑的。”

  杜仲伯听了大笑。“我家的旅馆叫‘彩色心情旅馆’。啊,你知道为什么叫彩色心情吗?”

  彩色心情?那的确是比“色情”好多了。“为什么?”

  “不是有句话说,肝若不好,人生是黑白的;肝若好,人生是彩色的吗?我三十年前得了肝病,在床上躺了近半年,之后奇迹般的痊愈,为了纪念我重生,才取了这名字,那么感人的典故说!”

  风絮之一怔,笑了出来。“前几次来,我都不好意思问这个问题。我和同事还在猜,那第一个字和第三个字到底是什么哩。”原来,台风正好吹走了彩和心。还有同事猜是色色奸情旅馆呢!

  “不过,这倒是给了我一些灵感。”老人家脑筋还转得挺快的。

  成为色情旅馆还能有什么灵感?她笑笑的问他,“你不会真的想做黑的吧?”

  “不会不会,但是我想做‘粉’的!粉红色、桃红色……很浪漫、很梦幻的那种。”

  “粉……粉红色?浪……浪漫?”

  不知为什么,这样的话出自汉子形象的杜仲伯口中,她突然觉得粉不搭。她很想建议,还是做“黑”的吧!比较符合他的形象。

  “就情趣旅馆咩!”

  一记猛雷突地击向她的天灵盖。“咦”

  “啊你们老板没有跟你说过吗?”为什么她的反应有点状况外?这小妮子来了几次,走走看看,似乎在想隔间问题,他还以为她知道呢!

  “他一开始就知道你要装潢成情趣旅馆?”

  “我打电话过去就说啦!我说,我的旅馆要装潢成情趣旅馆,你们有没有人会设计?他说有啊!而且还说会叫一个最专业的过来。”

  最专业的情趣旅馆设计师她?这“帽子”少说有五百公斤,她的脖子快折断了!

  拜托,这辈子别说设计了,她连情趣旅馆都没进去过。

  厚,这可恶的恶主!怪不得他还一再的暗示,说这个Case是个全新挑战,去磨一磨后一定脱胎换骨——情趣旅馆?

  欧买嘎~这是什么世界

  “可是我……”


梦远书城(my2852.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