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叶双 > 押到宝通杀 >


  就这么看来看去的,可是却没有一个人愿意……或者该说是有那勇气可以去阻止那琴音再继续荼毒他们的耳朵。

  “已经一个时辰了耶,这小妹不累啊?”

  “不如大哥去替落花送送茶水,慰劳一下她的辛苦吧!”

  “我不要。”

  想都没想的,西门忠就忙不迭地摇了摇头,“落花现在可是立了志要当琴棋书画样样精通的闺秀,这个时候去探她,不是自个儿找骂挨吗?”

  他咕咕哝哝地才说完,西门义将祈求的眼光摆往西门勇身上。“不然三弟去,你一向是我们三个之中最疼她的,她也跟你最亲!”

  头摇得像是根超大号的波浪鼓似的,拜托,那落花一向不将他当哥哥,他要去了,怕不被叮得满头包。

  “二哥,你干么不自己去啊?”

  “我?!”西门义扬声,反手指了指自己。

  “对啊,就是你!”西门勇点了点头,理所当然地说道:“你一向是我们之中最聪明的,一定有办法可以不着痕迹的暗示落花别再做这种徒劳无功的事了。”

  说的没错,他们三兄弟都觉得落花现在的所做所为都是徒劳而无功啦!

  毕竟这狗怎改得了吃屎……呃,应该说是江山易改本性难移。

  落花从小就像个男孩样跟着他们一起长大,现在突然转性要做黄花大闺女,这只有一个“难”字能形容。

  “这事我可不敢碰。”现在落花正在兴头上,谁敢朝她兜头浇上一盆冷水,那不是自找死路吗?

  “那……”耳边刺耳的琴音没有停止的迹象,三兄弟又面面相觑了好一会儿,突然西门义眼中精光一闪。

  嘿嘿嘿……可让他给想着了。

  反正落花做这么多的努力,就是想做到娘亲的期望,嫁一个好人家,那只要替她找个不介意她那大剌剌个性的好婆家不就得了。

  这样他们既可以脱离苦海,落花也有了个归宿,一切岂不美哉。

  “你们会不会觉得落花的年纪是该替她找个婆家啦?”

  “是应该了。”正所谓长兄如父,身为大哥的西门忠沉吟了会儿,也觉得早过及笄之年的妹子是该成亲了。

  “是该啦,可是这放眼关内,哪有男人敢奢想这门亲事?”西门勇是很同意二哥的说法啦!可问题不在他们要不要替落花找夫婿,而是在这山海关之内,压根就没哪个男人可以制得住她那别扭性子。

  早在娘亲还在的时候,就不时找些媒婆去为落花说亲事,可是这城内的大户人家,一听说是西门赌坊的女儿,就全都没一个人敢应好的了。

  就算有人冲着赌坊这只金鸡母,想要借着联姻发财,但那男人的料子也可想而知,绝入不了她的眼。

  落花这“泼”名在外,想要结一门好亲事,可不是这么简单的一件事。

  “也是,这敢来的,落花看不上眼,像那天灵长风不就垂涎咱家落花得紧,虽说他的家世是相当,可那猥琐的纨袴样,只怕才一开口就会被落花给踹到天边去了。”

  西门义有感而发的道,而西门忠耳里听着两个弟弟那不知对妹子是褒是贬的话语,脑中却不期然地浮现一抹飒飒的身影。

  如果是那个男人的话……

  “老大,你倒是说句话啊!”明明在讨论正事,他家老大却闷不吭声的,西门义忍不住抗议。

  “嗯,我是觉得有个人或许可以。”西门忠的话语中带着一丝犹豫,因为其实他也不确定自己脑中的人选是否可行。

  可是那个人长得英挺,行事作风又爽爽朗朗的,最重要的是,那日他与小妹对峙时那种不卑不亢的态度,在在都让他觉得有些许的可能性。

  “是谁?”西门义和西门勇两兄弟才一听到可能有适合的人选,立时兴奋的异口同声问道。

  “就是那个天灵家的总管。”

  “咦,是那个最近让许多女子都倾慕不已的唐总管吗?”

  “是的。”他点了点头。

  “可是听说他条件不错耶,不但有俐落的好身手,商行里的事也能一把罩,更别说那为他博得佳名的谦恭有礼了,相较于他的样样好,咱们落花……”

  这一褒一贬之间,那意思已经很明显了,终归一句话,好料的男人是看不上他们落花这种大喇喇的姑娘的。

  “可是先别说他看不看得上落花,就说他来谈别让他们家大少爷出糗的事,面对落花那种坏脾气时,简直是自若到连眼儿都没眨上一下,你们自己说,这样的男人是不是顶适合落花的?”


梦远书城(my2852.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