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叶双 > 押到宝通杀 >


  就在西门义以为一场“腥风血雨”大战就要开启之际,西门落花却忽尔敛起怒容,笑意灿灿地问道。

  哼,就冲着他有胆、敢这么对她说话的份上,她可以大发慈悲的先饶他一命,听听他说自己的愚蠢是从何而来。

  可,他要是说不出个道理来,她那系在腰际的软鞭已经很久没有拿出来活络活络了,他正好可以让她拿来练练身手,让她一扫这半月累积下来的闷。

  “现在天灵家还顾全着咱们长公平的面子,所以派在下来谈条件,若是这次商谈没了结果,天灵老爷也不可能眼睁睁地见着自己的爱儿受辱,到时索性来个一推二五六,完全不认帐,那四姑娘又能得到啥好处?”

  唐傲云滔滔地说道,一段话说得西门义频频点头称是,也说得西门落花微偏螓首,开始认真的思索起来。

  她的脾气或许不好,但也不是呆子,他不过这么一提点,她马上就知道其中的利害。

  也是,到时天灵家要来个死不认帐,顶多就是天灵长风那个纨袴子弟面子上挂不住而已,他们西门家倒是半点好处也没捞着。

  这心中的算盘一拨,西门落花缓了缓脸色,问:“那天灵家开出什么条件?”

  “这西门赌坊左右两边相临的铺子在四姑娘答应的那一刻起,就都属西门家所有。”

  “这……”她又是沉吟了一会儿,突然,她笑意盈盈地轻声说道:“我觉得这西门赌坊的占地还不够宽,有时逢年过节什么的,还让客人在外头罚站。”

  “那就左右各两间吧,这样想必一定够宽了。”唐傲云也不啰唆,她讨了价,他也没还价地就接受了。

  “好,就这么决定,这白纸黑字可得写清楚,若是天灵家反悔了,就算天灵长风不肯,我也会打得他在地上当狗爬。”她面带微笑,嘴里却在撂狠话。

  “四姑娘放心,这事在下既然出面,就可以全权负责。”

  即使被质疑,但唐傲云的脸色依然平静无波,一点儿被羞辱的愤怒都没有。

  “嗯。”既然谈成了,她满意的回身要进屋,但才迈了两步,她又忍不住地回过头来,“看得出来,你挺傲气的,何必在天灵家当那猥琐龟孙的总管,不如来西门赌坊帮我吧!”

  说是欣赏倒也不尽然,她其实只是突然很任性地想瞧瞧他那一张无波的面容,有没有变脸的一天。

  “姑娘厚爱,在下只能心领。”

  “哼,不愿就算了,也没人求你,你哪儿来就哪儿去吧!”

  西门落花耸了耸肩,径自进屋去了,她的身影一没入门内,唐傲云也没有多作停留,朝着西门义一作揖之后,就真如她所说,怎么来怎么去,双足一点窜上天际——

  第二章

  “嗯,这件事你办得很好。”

  虽然花了四间铺子,但至少保留住天灵家的面子,算是值得了。

  “老爷,您过奖了。”被称赞的唐傲云脸上没半丝喜悦,说话的口气也是一如往常的平铺直叙。

  “爹,你干啥夸他啊?”一旁的天灵长风以极度不屑的语气说道:“他不过就是咱们天灵家从半途救回来的一条狗,为我们做事偿恩本来就是应该的,再说他用了四间铺子才摆平这件事,显见能力不足。”

  虽然差上那么一丁点儿就得在大街上当狗爬,但终归是自小被人捧在手掌心上的公子哥儿,不一会儿就忘了教训,回复以往吊儿郎当的态度。

  他就是看不惯一向严肃的爹这么当着他的面夸赞一个外人,傲气一起,讲起话来自然也不中听了。

  “长风,你给我闭嘴!”天灵鹫威严地喝斥了一声,有时他真是拿这个天灵家唯一的长子嫡孙没办法。

  就说要动手教训,上头有个老奶奶在护着、呵疼着,若只是动口,他又不痛不痒。

  他心里很清楚,天灵家迟早败在这个逆子的手中。

  所以自从在路边救了这个失了记忆的伟岸男人后,他心中起了另一番打算。

  于是将才气纵横的唐傲云给留了下来,不希望他恢复记忆,让他一辈子为天灵家效命。

  “爹,你干么这么相信一个来历不明的人啊,搞不好他根本没有失去记忆,说不记得自己是谁,只是想赖在天灵家而已。”

  在下人面前被斥喝,天灵长风的面子当然挂不住,只见他横瞪了唐傲云一眼,气急败坏地嚷。

  “长风,你……”

  面对这种尴尬的状况,天灵鹫正要开口斥喝,但唐傲云已经抢先一步,不疾不徐地开口。

  “大少爷,如果你对唐某真的有这种疑虑的话,那也简单得紧,我现下就去收拾收拾,立刻离开天灵家。”

  虽然是一贯不卑不亢的态度,但却清楚的让人感觉到他的坚定。话声一落,他微微地朝天灵鹫颔首,就要转身离去。

  “傲云啊,别这样!”


梦远书城(my2852.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