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叶双 > 押到宝通杀 >


  从此以后,本来有“四”个大男人的西门家开始别扭起来,原本总是一袭劲装的落花开始做起了姑娘家的打扮,她甚至还延请教席来教自己琴棋书画。

  这原也是件好事,他们这些兄长应该要乐见其成,可偏偏落花习惯了大剌剌的豪气动作,如今却硬是要委屈自己随时注意言行举止,要像个大家闺秀的样子,于是心中的气闷不由得快速累积,也造成了她的脾气宛若随时会爆发的火山,只要他们做兄长的稍有不慎,就会被炸得七零八落的。

  “就告诉那个什么鬼总管,今天日落前,我要瞧见他在街上学狗爬。”西门落花用不容商量的语气说道。

  “但是这样着实对天灵老爷子说不过去啊!”西门义虽然也是很气那个天灵长风,但是人情世故总也是懂的。

  人家怎么说都是有头有脸的人物,就这么得罪了,只怕不是一件好事。

  “那他们天灵家对咱们就说得过去了吗?”她理直气壮的反问,就是看不惯有人欺负哥哥们的憨直。

  “这……”落花向来伶牙俐齿的,他一向说不过她,所以被她这么一堵,也哑口无言了。

  该死的,他怎么忘了落花固执起来有多么的拗。

  就在西门义急得冒汗,绞尽脑汁想着要再说些什么好排解事情时,突然一抹身影飞身过来,以潇洒之姿落在阁台之上。

  “四姑娘,天灵家自是知道理亏,所以才派在下前来致歉。”唐傲云双足才点地,立刻有礼地朝着西门两兄妹打躬作揖。

  “哼!你又是什么鬼?”西门落花嘴里朝着这个不请自来的不速之客哼问着,但心知肚明这个人应该就是天灵家那个最近甚是出名的总管唐傲云。

  所谓什么样的人就养出什么样的狗,所以对他她自然也不会有多好的脸色。

  “在下是天灵家的总管,唐傲云。”

  “怎么,现在是你那没用的主子躲在家里不敢出来面对现实,所以才派你这条狗出来摇尾乞怜吗?”

  心中不悦的她一张口既毒且辣,她此刻已完全忘了大家闺秀说话不该这样的。

  这一席话,只要是人听到大概都会羞愤难当,可谁知唐傲云却没有展现任何怒意,反而还弯起唇,勾勒出一抹笑意。

  “四姑娘此言差矣。”他落落大方的反驳。

  “喔,差在哪儿呢?”挑起了细柳眉,西门落花双手环胸地问。

  “在下虽然是天灵家手底下的人,但却不是狗,来这里也不是来摇尾乞怜,是来谈一笔生意的。”

  唐傲云一副昂然的样子,一点都没有那种寄人篱下的畏缩,反而隐隐让人感到一抹傲气散发。

  “都一样啦!”对于他那不卑不亢的态度,她向来是最最受不了的。

  这俗话说得好,伸手不打笑脸人,他既不猥琐可恨,又不傲气凌人,着实害得她满肚子的火不知该怎么发才好。

  “你闯进这里,想必是有话想说,我劝你现在最好有话快说、有屁快放,别废话一箩筐,否则休怪我立时将你扫地出门。”

  “我来自然是希望四姑娘能够高抬贵手。”唐傲云倒也干脆,开门见山地说出来意。

  “不可能!”

  “是吗?”

  薄抿的唇角又微微地上弯,勾勒出一抹笑容,那笑,西门落花怎么瞧怎么碍眼。

  “喂,你笑什么笑啊?”她忍不住质问。

  “自然是笑四姑娘聪明一世、胡涂一时啊!甚至可以说是愚蠢。”

  他的语气很轻,可是话才出口,西门义就忍不住惊骇的倒抽了口气。

  这个伟岸的男人果真是好样的,这放眼望去,山海关内还没几个男人敢这样同落花说话,唐傲云恐怕是第一人了,这下只怕就算不被落花打得满地找牙,也得落荒而逃了。

  毕竟落花要是牛脾气一起,就连他们几个兄长也拿她没辙。

  “我……愚蠢?!”西门落花反手指了指自己,原本直视着唐傲云的丹凤眼倏地眯了起来,眼中更是怒气满溢。

  “是的,四姑娘是愚蠢。”火上添油也不过如此,即便西门义已经小心翼翼地蹭近了他的身边,暗示性的直扯着他的衣摆,但唐傲云还是不卑不亢地说道。


梦远书城(my2852.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