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叶双 > 押到宝通杀 >
三十一


  “我要付出什么代价才能让你放了他?”

  “很简单,嫁入天灵家,替我那不成材的儿子生儿育女,扛起天灵家的重担。”

  一切的算计,皆是希望天灵家能永远兴盛下去,而她就是他相中的那个接班人。

  “那不一定非我不可。”她冷冷地说道。

  天灵鹭花了恁多心思,该说他放不下对家人的牵念,还是他压根就舍不去这一世的繁华?

  应该是后者吧!

  因为舍不去所以偏执,因为偏执,所以用尽一切手段,只求能延续自己创立下来的荣华富贵。

  “或许不是非你不可,可是眼下却只有你一个选择。”

  最近他的身子骨愈来愈不硬朗了,他已经没有时间去等一个资质奇佳又心甘情愿的姑娘自愿嫁给他那不成材的儿子,所以他只好这样用逼的了。

  “如果我不嫁呢?”

  “凭我的权势,纵然判不了傲云斩立决,但要判他一个流配,或是弄个十年八年的牢狱之灾,也不是很难的事。”

  他那淡淡的语气夹杂着誓在必行的威胁,他是铁了心要让她相信他真的会这么做。

  “就算我真的嫁了,但你又怎能肯定我会心甘情愿的替天灵家做牛做马?”

  一抹算计的笑容浮现,这点老奸巨猾的天灵鹫可没少算到。“凭我的权势,要跟个人一辈子不是一件难事。”

  所以即使让唐傲云自由,他还是可以拿他的命做筹码,用来箝制西门落花的心思。

  “你肯定我会答应?”轻挑起细柳眉,她原本沉凝的脸上忽尔掺上一抹飘忽的笑容。

  “你一定会答应的。”他一脸胸有成竹的模样,“就冲着你今儿个会为了他的事来找我,就说明了你对他的心思下得重,你爱上他了吧!”

  他用的不是疑问句,而是肯定句,而她也没有否认,只是深深地凝视着他好一会儿,然后才开口。

  “我会上你天灵家的花轿,进你天灵家的门,但你最好保证他不会受到任何一丝伤害,否则只怕将来你得爬出棺材来找我算账了。”

  答应,是唯一能替两人争取时间的方式;到了这关头,西门落花的心思反而沉稳了下来。

  只要能确定唐傲云安全无虞,那么就先这样吧!

  她相信自己一定有方法可以摆脱这种被威胁的困境的。

  阴暗潮湿的角落里,虽然原本的俊逸潇洒因为几日的牢狱之灾而稍显落拓,但唐傲云依然神色自若。

  虽然天灵鹫用这种方法诬陷他,着实出乎他的意料之外,但在他还没想清楚他意欲为何时,他也乐得在这儿休息个几天,好好的参详。

  毕竟虽说少了自由,可是在这儿的日子可惬意了呢!

  扬起一抹微笑,他闭上眼,脑袋不停运转的思索起来。

  突然,一阵脚步声缓缓地由远而近,跟着飘进他鼻间的是一抹熟悉的熏香味。

  又想起她了吗?

  闭着眼的摇了摇头,想要驱走鼻尖儿的那抹香,这几日已经不晓得多少次浮现这样的幻觉了,那次数多到他都要忍不住怀疑之前他是不是真的在自己骗自己。

  难道是早就在不知不觉中动了心而不自知吗?

  否则在他被关在这大牢而前途未卜之际,他该想起的应该是远在京城中的“她”,而不是近在咫尺的她吧!

  长长地逸出一记轻叹,任由那拂不去的熏香在他的鼻端儿缭绕,说是不动心,可若是他肯诚实的面对自己,早发现自己的口是心非。

  俊逸的脸庞倏地勾勒出一抹苦笑,想起那日她黯然神伤离去时的模样,胸口更是一股闷痛挥之不去。

  呵,傻啊!

  只要他对自己够诚实,想通,其实只需要一眨眼,但他却徒然地浪费这么多的时间,唉!

  一记轻叹再度逸出、在此同时那抹清香是更加的清晰起来,跟着,他的脸庞传来了柔软的触感。

  那手小心翼翼的探抚着,这么真实的感受,绝不可能是出自他的幻想。

  他的心一凛,猛然睁开双眼,恰巧对上了一双含着无限心疼的水眸。

  “你……”她怎会来?那日他明明伤她极重,在他回城后的隔日,他甚至听闻她病了,而且还病得不轻。

  她不该是要恨他一生一世的吗?


梦远书城(my2852.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