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叶双 > 押到宝通杀 >
二十四


  这可有趣了,唐傲云挑起剑眉,收起已到嘴边那段想要教她认清现实的话,眸中漾着笑意的凝视着她。

  如果等她醒来,知道自己病昏了,闹了那么大一个笑话,不知会羞成什么样?

  依她的性子,只怕会恼羞成怒吧!

  “你……是阎王吗?我只跟阎王告状……咦,阎王啥时长得那么好瞧啦?”

  哇,告状还要挑人喔,四姑娘就是四姑娘,还真是与众不同呵!

  看着她那迷糊的模样,他玩兴一起,龇牙咧嘴地扮起了鬼脸,一张俊脸转瞬间变得有些吓人。

  见着他这模样,西门落花满意地点点头。“嗯,这样是有点像了。”

  “那你可以说你要告什么状了吧!”

  “我要跟阎王老儿说唐傲云那死没良心的家伙,竟然眼睁睁地看着我淹死,我只不过是看他那一身傲气,着实不适合屈居人下,在天灵家当个小小的总管,与其在那儿被人使唤,还不如来当我的夫婿,掌管一间赌场,那说有多威风就有多威风,可谁知他不但不应允,还见死不救……以后他下地狱时,要将他打下十八层的阿鼻地狱,受尽刀山火海之苦,哼!”

  西门落花愈说愈气,银牙紧咬的模样让唐傲云有些担心她会不会扑上来狠狠地咬他一口好出出气儿。

  不过,他哪有见死不救啊!

  他这不是救了吗?只不过是刚开始怀疑了一下她的动机嘛!

  有这么严重吗?还要告到阎王那儿去。

  “还有啊,我就不懂他干么不喜欢我,就因为我不是大家闺秀吗?我也可以变成大家闺秀的。”

  “既然他不娶你,这强摘的果儿不甜,你又干么非要他不可呢?”听着她神智不清的话,唐傲云索性机会教育了起来。

  “因为他是我这几年唯一看得上眼的男人嘛,而且啊……”话说到一半,西门落花突然吃吃地笑了起来,笑了一阵她才神秘兮兮地继续说:“那个人其实挺好玩,正经八百的,我是很想瞧瞧他除了那种要死不活的模样之外,还有没有其它喜怒哀乐的表情啊!”

  原来这才是她相中他不放的重点!

  听到这里,他只能用哭笑不得来形容自己的心情了。

  他原本还在想,是不是自己啥时得罪她而不自知,所以才会惹祸上身,没想到,她竟然只为了他“有趣”就缠上他。

  想到她这阵子那引人议论的所做所为,他这会儿真有股冲动想将她扔在这儿不理。

  可终究是一条人命,他知道自己是怎么样都无法坐视不管的,否则刚刚也不会又踅了回来。

  “罢了,就当我倒霉吧!”唐傲云摇了摇头,自嘲地低语,开始认命地稍稍打点起四周杂乱的环境。

  他将屋子里那破败的桌椅以内力吐劲用手劈了当柴烧,还去盛了一点雨水,撕下自己衣摆当作巾子,沾湿了替她敷在发烫的额际退烧。

  火堆散发温暖,为了方便替她换巾子,他落坐在一旁,静静地透过红色火焰的光芒瞧着她。

  其实,她很美。

  那美,不是那种温温驯驯的美,而是一种他在旁的女人身上少见的一种野性之美。

  大大有神的眸,挺直而有个性的鼻梁,配上一张小巧的樱唇……

  如果……如果……脑中倏地闪过一丝绮念,把他结结实实地吓了好大一跳。

  吓,他在想什么?

  为了制止心中莫名其妙生出来的念头,他快手快脚地替她换好巾子,然后抽回自己的目光,阖上眼。

  这雨怕是一时半刻不会停了,还是先闭闭目养养神吧!

  不然,等她醒了,只怕又是一场硬战,因为他开始觉悟,她的确是个意志坚定的女人。

  否则,她也不会在昏迷之中,仍心心念念地要找阎王老子替她报仇了。

  唉!

  喉头的剧痛伴着浅浅的,那种极度不舒服的感觉,让西门落花再也无法安稳地沉浸在黑暗的世界之中。

  不知自己身在何处,是阴曹地府吗?她记得在她失去意识时,那水呛入鼻中的难受,她应该是死了吧?!

  她努力地想睁开酸涩的双眼,原以为在睁眼之后,迎接她的会是一片无尽的黑暗。

  可出乎她意料之外的,入眼的竟是一片熊熊火光。

  她疑惑地眨了眨眼,又眨了眨眼。

  怎么,地府不是一片的黑吗?

  这么光亮跟说书人口中形容的差好多。


梦远书城(my2852.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