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叶双 > 押到宝通杀 >
十二


  杨老爹还在犹豫,可是天灵长风已经不知死活地喝道:“你还想吃豆腐脑儿,不如等会儿让爷儿来尝尝你这颗呛辣子吧!哈哈!”

  色欲熏心莫过于此,看着西门落花那细致的脸庞、纤细的身躯,他就只差没流口水而已。

  这时候的他,哪里还记得她出名的不只是她的呛辣,还有她那一身教许多大男人都自叹弗如的武功。

  “那也得要你有本事尝!”手真的很痒了。

  西门落花的手看似随意地往天灵长风其中一个爪牙肩上一抓、一甩,那人就被拋到大老远去了。

  解决完一个,她拍了拍手,然后又觑准了一个虎背熊腰、凶神恶煞似的大男人,她灵巧的手以迅雷不及掩耳的速度搭上那人的粗腕。

  在他来不及挣脱之际,她的巧劲一使,一个重重的过肩摔就将对方放倒在地,怎么也起不了身。

  接下来,她又以令人傻眼的速度解决掉第三个、第四个……

  要不是围观的众人早都知道西门落花乃是大名鼎鼎的西门家四小姐,否则他们还真要以为眼前这个英姿飒爽的身影其实是个男子汉呢!

  终于,解决完最后一个烦人的小喽啰,西门落花不善的目光兜到了天灵长风身上。

  “就剩你啦!”

  教训他既然是她的终极目标,她当然不会随随便便打两下就了事。

  只见她一步步的进逼,原本还傲气凌人的天灵长风一步步后退。

  她脸上的粲笑和他脸上的惊惧成了最强烈的对比。

  “你……你可别乱来!我爹……他老人家……可是关内有头有脸的?!”

  “我向来最讨厌人家拿别人来压我了,你爹有头有脸又怎样?又不是你有头有脸,再说,就算再有头有脸,生了你这种儿子也没脸了。”

  话一说完,她腾空跃起,一个箭步冲到天灵长风前头,双腿直勾勾地踢在他的脸上。

  他应声倒地,她却没住手,抡起拳头就往他的身上招呼,其间还不忘踹他几脚。

  “饶、饶……命啊!”

  哀嚎声夹杂着求饶声,她却完全当作耳边风。

  “你在欺负杨老爹的时候,怎不理人家有没有求饶啊?”

  西门落花每质问一声,手也大力地落下一拳,直到把人扁成个十足十的猪头,但她胸臆中的怒气依然未消。

  索性,她伸手一揣,就将天灵长风从地上抓起,硬是将他拖行了十来丈,再扳了根树枝当鞭子打了起来。

  反正她今天已经开了戒,做大家闺秀的事,还是等明儿个再说吧!

  她倒要看看这个胆敢在嘴上吃她豆腐的男人命有多硬,她要是不整得他哭爹喊娘,她就不姓西门。

  哼!

  “啧!”还真是个火爆浪女啊!

  树顶端,细细的枝干上坐着两个人。

  两人迎风随着枝干上下摇曳着,显然他俩的内力都是一等一的好,所以只是稍稍借了细树枝的力,便足以令他们好端端地立在树顶,俯看下头那精彩的一幕,而那纤细的树枝也不至于折断。

  罗梭看戏看得啧啧称奇,虽说在靠近大汉的地方,人民为了要求生存,通常会强悍一些,可是在男人眼中一向娇弱的女人要悍成这样,也属少见了。

  看了好一会儿,直到耳边传来的求饶声愈来愈虚弱,他这才想起一件事。

  转头瞥了一直不动声色的唐傲云一眼,他忍不住抬起肘子,撞了撞他,“咦,你不下去救人吗?”

  “让他受点教训也是好的。”唐傲云冷漠的说道,仿佛底下那人和他一点关系也没有。

  “喂,你现在说的人,可是你的救命恩人之子耶!”

  “对我有恩的是他爹,不是他。”他不疾不徐地说着,每回帮天灵长风都是冲着天灵鹫的面子。

  现在既然天灵鹫不在,只要不出人命,他倒也不反对让这纨袴子受点教训。

  否则,依他那目中无人的性子,迟早会替天灵家招祸。

  “呵,还分得真清楚,你啊,说是忘了过去,可是性子却是丝毫没变。”罗梭忍不住打趣。

  “事情本来就该分得清清楚楚的。”对于他那取笑的口吻,唐傲云倒是没动气,只是理所当然地说。

  “唉,也真不知这性子是害了你还是帮了你,其实你明知皇……”罗梭的话本到了舌尖,却又在唐傲云犀利的目光中吞了回去。

  “哎哟,你紧张个什么劲啊,我的意思是你明知道大哥其实也不是真的相信你做了那种事,只是在气头上,你就不能含含混混地让事情过去吗?”


梦远书城(my2852.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