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叶双 > 胆大打更妹 >


  仓潜离心中还是颇有质疑,就怕落离刚烈的性子不能接受这样的安排,反而闹出更大的事儿来。

  “没啥好可是的,反正一切听凭大哥的意思。”

  “好了,你们都别再说,我的心意已决。”仓劲离双手击掌的决定道,“从今天开始,你们就好好守着落离,绝对不能再让她踏进南宫荒宅一步,那后果……不会是我们所能承受得起的。”

  好吧!既然大哥心意已决,仓潜离也不好再说什么,只是还有一件让他更挂心的事,他得问个清楚。

  “那……真的要为离儿说亲吗?”

  “当然。”仓劲离毫不考虑的点了点头。

  他相信这会是最好的方法,等到一切已成了定局,纵然往日梦魇回来纠缠,落离也不能改变什么,继续过她平静的日子。

  这样应该会是最好、最完美的吧?!

  唉!瞧着大哥那铁了心的模样,仓潜离心中暗叹,他几乎可以预料得到,未来的日子里平静将不复存在。

  以大哥的强硬和离儿的倔气,两者之间的碰撞冲突恐怕在所难免。

  不能去,为啥?

  没有道理吧!

  偏偏这没道理的事,却同时获得三位疼她、宠她的兄长一致认同,这点从刻意待在她的念花阁外头守着的二哥、三哥身上就可以发现到。

  “小姐,吃点东西吧!”

  从晌午打大厅回到自己的房里后,小姐就躺在窗边的躺椅上,不发一语地沉思着。

  小姐的心情不佳胭儿其实是可以理解的,毕竟小姐向来活蹦乱跳惯了,现在突然间要被关在房中,那不活脱脱就像鸟儿被关进笼子般的难受吗?

  不过理解归理解,她着实很不习惯这样的小姐,就有点像当初……

  想到这里,胭儿甩了甩头,不愿再继续想下去,那往事是仓家每个人都亟欲忘却的。

  回过神来,她一瞧主子还是跟方才一样,躺卧在软榻之上动也不动地,她忍不住摇了摇头,再次扬声喊道:“小姐,吃东西了!”

  “呃……”恍然回神,落离的双眸透着几许迷蒙,好半晌之后才瞧清楚正将菜肴从食盒中拿出来的胭儿。

  但她现在可是一丁点儿食欲也没有,她的心思全转在兄长们异常的态度上。

  她可是怎么想,都觉得他们的态度很怪,怪到让她隐约觉得他们似乎有什么事瞒着她。

  “胭儿,你就先别管吃的了,你觉不觉得我那几个哥哥们很怪?好像在瞒着我什么似的。”

  对着像姊妹似的丫鬟说出了心头的疑惑,再弄不清楚自己为啥会惹出兄长这么大的怒火,她绝对会闷死得不明不白。

  “没吧,我觉得少爷们会这样很正常啊。”

  面对小姐那充满疑惑的问题,胭儿答得快,然而手上刚盛上热汤的碗却不小心跌落桌面,发出很大的声响。

  “啊……”落离一见她被烫伤了,连忙趋上前来,握住她被烫伤的手,紧张的直往被烫得红肿的地方吹着气儿。

  胭儿见她那着急的模样,心中顿时又是感动又是感伤的。

  小姐调皮归调皮,但总是这么善良,只是为什么会碰到那样子的事呢?

  唉,其实都怪她不好,若是当初她能坚持些,不让小姐去代替那个劳什子更夫,现在事情也不会那么棘手了。

  “胭儿,你刚在想什么啊,怎么那么不小心?”落离一边为她呼着气儿,一边问道。

  她随口问出来的问题,却让胭儿浑身猛地一震,脸上的表情更是戒慎。

  “胭儿,你怎么了?”敏感地察觉到她的异样,落离关心地询问。

  “没……没事。”勉强挤出一丝笑容,胭儿暗自懊恼自己怎么忘了小姐有多么敏锐。

  微偏着头,落离觑着胭儿那一脸的不自在,心中隐约察觉到一些事,胭儿和兄长们的异样似乎颇有关联呢!

  思绪在脑中转得飞快,但表面上却佯作若无其事,只把这事往心里放去,她扯出一抹笑容,关心的询问道:“你的脸色很不好看,是不是身体不舒服啊?”

  “嗯,其实我的头有些疼呢!”只想快点脱离小姐审视的目光,胭儿忙不迭的顺着她的话称病。

  “那你快去给丈夫瞧瞧吧!这饭我自己会吃。”

  她连声催促着,胭儿自然也乐得赶紧离开,免得被瞧出破绽来。

  眯着眼,落离瞧着胭儿那几乎可以称做是落荒而逃的身影,她灵动的眸子倏地眯了起来。

  这整件事都透着一股子怪异,而且一切都是从她踏进南宫荒宅开始的。

  既然如此,她是不是应该……


梦远书城(my2852.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