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叶双 > 胆大打更妹 >


  半晌之后,她灿灿的笑了。

  虽然气恼自己错失了“见鬼”的良机,不过也无所谓,反正今天见不着,明天再见……总有一天能见着吧!

  看来,接下来的日子一点儿也不枯燥乏味了。

  半倒的树干上还有烧灼的痕迹,一片颓倾的屋舍和那破碎的瓦烁透着一抹诡谲的气息。

  在这座废弃的大宅之中,就连空气也特别的阴森。

  即使是在大白天,那股阴气还是让胭儿忍不住地伸手搓了搓自己泛着疙瘩的手臂。

  “小姐,这里怪恐怖的,咱们还是快回去吧!”

  即使明知主子绝对不可能放弃好奇心,跟着自己回家去,可那森冷的气氛还是让胭儿忍不住尝试劝道。

  “不要!”落离很肯定,昨儿个那只鬼就是消失在这间废宅之中,可是昨夜实在没力气再追,她只好暂时按捺住一探究竟的欲望。

  好不容易等到今儿个大哥、二哥和三哥都出门去办事了,她才逮着机会溜了出来,说什么她也不可能轻易放弃。

  “可是这里真的怪阴森的,小姐你可是金枝玉叶,要是沾惹了什么脏东西,那可就不好了。”胭儿不死心的又劝。

  “不行!”落离头也不回地四处查探着,隐隐中她也觉得这儿浮动的气息有些诡谲,只是身躯内那股不服输的精神让她不想半途而废。“胭儿,你若是真害怕,不如你先回去,我等会儿就回去了。”

  “小……姐……小姐……”血色倏地从胭儿的唇瓣迅速地退去,两片薄唇剧烈地抖动着,她的一只手颤抖地抬起,纤细的手儿直指着主子背后,手摇晃得很剧烈。

  “胭儿,你怎么啦?”

  拜托,也不用吓成这样吧!

  这座宅子就算再阴森,但到现在鬼影子也没见着半个,她吓成这副德行是不是太过夸张了一点啊?

  “胭儿,你别怕,万事都有我在呢!”落离趋前,想要安慰一下自己的丫鬟,可是她才踏了一步,就听到胭儿骤然大叫。

  “真的有……真的有……有鬼啊!”话一喊完,她便两眼儿一翻,整个人瘫软在地。

  “胭儿!”一见胭儿吓成这副模样,落离像是终于察觉哪里不对劲了。

  再怎么说,胭儿的胆子或许没有她大,可若只是大惊小怪的性子作祟,压根不可能吓到昏死过去,所以一定有什么。

  心念至此,她一边以极快的速度靠近胭儿,一边转过头看到底是什么恐怖的东西。

  吓!鬼呀!

  望着眼前那足以噬人的血盆大口、青面獠牙,她整个人像被雷打中一样的震撼着。

  这就是南宫家的鬼吗?还是冥府的鬼差?

  深吸一口气壮起胆子,她伸开双手护在胭儿面前,像母鸡在保护小鸡似的。

  “你……你可……别过来,咱们往日无冤、近日无仇……你、你……”说是不怕,但落离说起话来连牙齿都开始打颤了。

  这只鬼那双盈满鲜红血丝的凸眼,直勾勾地瞪着她,他足不踩地的飘近、再飘近……

  一股极大的压迫感骤然临头,不仅是牙关,落离连身躯都跟着抖个不停。

  “这……鬼也要说道理吧!我只是好奇,想来瞧瞧你,没道理就要吃了咱们主仆两人。”

  那里理会得了鬼究竟听不听得懂人话,她努力地想自平日鬼灵精怪的脑袋瓜子中找理由来说服这只鬼。

  “偿命来……偿命来……”阴冷的空气中,突地飘起这样饱含怨恨的声音,那声音窜进落离耳中,更添一股惊惧之感。

  咦,不对,眼前这只鬼“唇舌”不动,这声音好像不是发自于他。

  难道说,这南宫破宅里的鬼不只一只吗?

  想到这里,落离原本还能勉强自持的四肢一软,要不是凭着最后一股傲气,只怕她也要像胭儿一样昏倒在地了。

  原来鬼真的很恐怖,即便胆大如她此际也忍不住心跳如擂鼓,仿佛有种即将被那血盆大口吞入腹中的惊惧。

  “我可是很善良的,绝对跟你这只鬼是往日无冤,近日无仇,我会来这纯粹只是好奇,想瞧瞧鬼长成什么样子,你可千万别激动……我们主仆俩不好吃,而且你若吃了咱们,罪虐就更深重,更没有投胎转世的一天了,你大概不想再当无主孤魂吧……”

  随着那只鬼的飘近,落离越抖越剧烈,她纤细的身躯宛如秋风中的落叶,只消狂风一扫就会落地。

  “你……”别再过来了啦,她真的快撑不住了。“不然咱们打个商量,我替你立牌位,天天早晚三炷香,你就放过咱们主仆两人,咱两人不好吃的……”

  道德劝说不成,她只好使出贿赂法,可是回应她的却是一个倏然张得老大的血盆大口。

  “呃……这样也不行吗?那你究竟想怎样啊?”

  左也不是,右也不行,“谈判”得不到回应的落离心慌得不得了。

  那骇人的大口逐渐逼近,不行了……太恐怖,真的不行了……她整个人往后倒去,恰巧压到胭儿身上。

  “唔……”昏迷中的胭儿吃痛,闷哼了一声,那一声痛呼让落离努力地想要振作自己的精神。


梦远书城(my2852.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