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叶双 > 胆大打更妹 >


  “徐伯,再怎么说,你受伤我也有责任,所以我得负责。”落离这张小嘴说起道理来,也还真是似是而非的头头是道。

  “可是……这……”但是就算今天全部的责任都在仓家大小姐身上,他也不敢答应她的善意啊!

  可瞧她巴掌大的脸蛋儿上尽是不容撼动的坚持,他一时之间倒也不知该如何拒绝,就怕伤了小丫头的心。

  唉,没遇鬼却遇到个疯子,他怎么没听说仓家的小姐脑子有问题呢?

  “徐伯……”眼见徐伯脸上的犹豫不少反增,她赶紧使出她的拿手绝活——撒娇。

  她娇娇软软的喊了那么一声,顿时让徐伯这个粗人全身上下的骨头都酥了,更别说她还拉住了他的手直摇,摇得他虽然一把老骨头快散了,可却心荡神驰。

  “这……”

  徐伯动摇了,落离当然瞧得出来,于是更加卖力地说道:“徐伯,你就答应人家嘛,不然我的良心会很不安的。”

  “可是……你是个大小姐耶!”徐伯的声调里已经渗着心软投降的讯息,听得站在一旁的胭儿直跳脚。

  “没啥可是啦,你别瞧我纤细的模样,我的身手可是好得很耶!”她为了取信老人家,还双掌用力一拍,跟着一个漂亮的马步成型。

  “这……”徐伯瞧她这么兴致勃勃的模样,原要答应了,可眼角的余光瞥见胭儿朝着他猛摇手,脸上一片他万万不可答应的警告神色,当下答应的话又咽了回去。

  眯起灿亮的眸子,落离的眸光顺着徐伯的视线看去,就见胭儿存心坏她好事的比手画脚。

  脸色一沉,原本娇滴滴的声音也跟着冷了起来,她警告似的低喊一声,“胭儿……”

  被那双明眸一瞪,胭儿瑟缩了一下,但一想到自己的职责,连忙又大起胆子来提醒道:“小姐,你可千万别去当什么打更的,这事要是被三位少爷们知道了,那事情铁定闹大的。”

  “这你不说,我也不说,谁会知道呢?”这话说得是理所当然,可也带着一抹明显的警告。

  意思就是要胭儿别多嘴,否则到时若是让她大哥知道,倒楣的绝对不会只有她一个而已。

  “厚……”知道小姐心意已定,胭儿除了跺脚抗议之外,也只能眼睁睁地瞧着落离继续缠着徐伯,莫可奈何的任徐伯被说服。

  唉,这下她可真头痛了。

  堂堂仓家的大小姐,若成了一个更夫,这事要是传了出去,她的头不被三位少爷们拧下来当球踢才怪。

  可是,知情的她能报吗?

  要是她当了报马仔,把这事禀告上去,只怕此刻跃跃欲试、想去“见鬼”的小姐第一个不饶她。

  唉,为啥她家小姐就不能像别人家的小姐一样,安分的做一个大家闺秀,总是喜欢旁的姑娘家不爱的东西呢?

  尽爱些练武、妖魔鬼怪之类的事,害她这个小丫鬟夹在中间左右为难。

  心中不停埋怨的胭儿忍不住将目光往被弃置在角落的绣架扫去,心中更哀怨了。

  唉,那块琉璃布还好端端的摆在那儿,看起来,那上面想有绣得活灵活现的花花草草,可真有得等了,大少爷那边更不知道要怎么交代了。

  呜,小姐干么一定要这么折腾她,非得让她这样左右为难呢?

  第二章

  呼……真累!

  那只名声传遍大街小巷的鬼究竟在哪儿啊?

  她可是在南宫家那破败的旧宅前来来回回不知走了几趟了。

  一手铜锣、一手槌,光是“天干物燥,小心火烛”这句话就说得她口干舌燥的。

  褪去绫罗绸缎换上一身劲装,此时的落离看起来并没有穿这装束该有的英姿勃发,反而显得无比困乏。

  唉,这打更的工作还真不是人做的,喊得口干舌燥,一旬月下来也不过几两银子,要不是她想要看看传闻中南宫家的那个鬼,她还真想铜锣一扔,打道回府咧!

  唉,早知道该让胭儿跟出来,至少现下也不会那么无聊了。

  心中的后悔还没完,落离的背脊突地感到一阵寒凉,她似是心有所感的回过头去,可映入眼帘的除了被寒风卷起的落叶之外,并无他物。

  “唉,看来今儿个是别想见着了。”懒洋洋的自言自语着,脚跟儿一旋,她准备打道回府睡觉去。

  谁知,她才转身,眼角倏地闪过一片白影,原以为是自己太疲倦眼花了,但揉了揉眼之后,那抹白影竟然没有消失,反而还在她的眼前从街角闪过。

  天啊,那就是鬼吗?

  没有惊声尖叫,也没有任何害怕的感觉,她的眸子虽然圆睁,然而里头盛满的尽是兴奋。

  没有时间让她犹豫,当她发现那抹白影很快地飘离她的眼界,她立时拔腿急追。

  她一心一意要瞧清楚那只鬼,即使跑得气喘吁吁也丝毫不在乎。

  可那抹影子飘得恁快,任凭她将轻功发挥到极致,也只能勉强不让那抹白影飘出她的视线之外。

  猛提一口气再加快脚步,眼看就快追上了,但在眨眼之间,那抹白影却突地消失在南宫大宅那有着些许破败的围墙之内。

  “飘那么快干么,气死我了!”双手撑着膝头,落离上气不接着下气的喘着,灵动的双眸直勾勾地瞪着白影消失的方向。


梦远书城(my2852.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