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叶双 > 胆大打更妹 >
三十三


  真是可怕耶,他小嫂子好像真的很了解大哥,知道大哥的坚持已经到了无人能敌的地步。

  看来以往她那娇憨的模样全都是佯装出来的——扮猪吃老虎,可怕咧!

  叫他娶这样的女人当妻子?!他才不要,真娶了那他以后不就一点自由都没了。

  想到这里,冷不防打了个寒颤的南宫修武连忙从怀中掏出一块绣布,塞进大哥手中,没再多说什么,就步出厅堂,翻身上马。

  在喜乐声中,南宫修文目送着昂然坐于马上的弟弟前去仓府迎亲,直到那身影消逝,他知道也是自己该离开的时候了。

  低下头,目光触及方才被塞进手中的那块琉璃布,他忍不住地抖开那块布,不过瞧上一眼,深邃的眸子已蒙上了一层水雾,她……怎能……

  耳中窜进从远处传来的喜乐,落离原本满含期待的心缓缓地坠落。

  她知道,若是他会来,不会这样大张旗鼓的。

  想来,她是赌输了吧!

  即使这些日子,她没日没夜拚命的绣,把她冀望的往后生活全绣上那块琉璃布,希望他能知晓她的心意,但他还是决定撒手。

  呵!是她痴、是她傻,以为能够改变一切,改变他的想法,结果却……

  “小姐、小姐,喜娘来替你盖红巾帕了。”门外传来胭儿那喜孜孜的唤叫声,落离幽然一笑。

  伸手拉开身上的凤冠霞帔,脱去,里头赫然出现一袭男人装束。

  拔下头髻上簪着的珠花,任那一袭黑缎般的长发宛若瀑布一般的流泄而下,她俐落地结辫,再返身走至榻旁,拿起她早已准备好的小包袱。

  这门亲事她是不会成的,她早就发过誓,这辈子她的夫婿只会是南宫修文。

  那么浪迹天涯,游历天下似乎是她最好的选择了!

  “小姐,你干么?”一开门见到这情景,胭儿被吓了好大一跳,她瞠目结舌地问道。

  “胭儿,我要走了。”

  “走?!去哪?”今天可是小姐的大喜之日耶,她想要走去哪儿啊?

  “天下之大,总有我容身之处。”落离淡淡地笑着,虽然不断告诉自己愿赌就要服输,要放下,可是,心还是揪着、疼着……

  “小姐,这可不成,今天是你的大喜之日耶,要是你走了,大少爷准气得跳脚,你……”

  “哥哥们终究会懂的。”是她任性吧,仗着哥哥们疼她、宠她,才敢这般妄为,虽然说,这也是她唯一的选择。

  她——仓落离,这一辈子认定南宫修文是她的夫,要她接受别人,那是万万不可能的。

  “这……那……”对这突如其来的意外,胭儿慌了、乱了,想也没想地就回身准备去找人留住主子,可是落离哪里会呆呆地站在那儿等人来捉。

  胭儿才转身,她就跃窗而去。

  这辈子无缘的情啊爱的,就留在杭州城吧!

  眺望着人儿远去,仓跃离几乎沉不住气的要去追,要不是仓潜离眼明手快的拉住他,只怕落离还跑不出自家园子,就被拦了下来。

  “离儿大了。”仓劲离的眸中也是不舍,但他更深信这是唯一能找回落离真切幸福的唯一方法。

  疼她、宠她,不就为了她能感到幸福吗?既然如此,他们又凭什么阻了她的幸福呢?

  事情本来就是他们想得太复杂了,只要相爱的人在一起,即使粗茶淡饭也是一种快乐吧!

  再想到南宫修文事事为落离着想的模样,他应该会代替他们几个兄长,好好地守护若离。

  现在就等着瞧,看那南宫修文何时才会想通这一点了。

  “可是,让那丫头这么去,她一向莽撞惯了,能成吗?”仓跃离还是放心不下。

  那丫头向来不知人心险恶,要是出了个什么岔子,可怎么得了?!

  “放心吧,她不会一个人的。”

  “咦?!”仓跃离、仓潜离因着这话面面相觑,心中怀疑着大哥的自信是从何而来。

  突然间,原本嘈杂的喜乐声骤止,几兄弟转目一瞧,突见一人莽莽撞撞地冲进大红灯笼高挂的喜堂,完全不顾宾客的议论纷纷。

  在找不到人之后,他又匆匆地离去,仓跃离和仓潜离相视而笑,原来如此。

  想想,既然大哥都这般放心了,那么他们又何必再白操心呢,现在最重要的还是去处理厅堂里的那团混乱吧!

  这新娘子不见了可是一条大消息呢,想来不用一时半刻,这城里的每个角落、每个人,都会谈论著仓家丢了个大脸。

  可那又如何呢?

  只要落离幸福就成了!


梦远书城(my2852.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