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叶双 > 胆大打更妹 >
三十一


  以他现在这种见不得光的身份,就算见了,也不能改变什么吧!

  脑际窜上这抹念头,他霍然地回身,他今天夜访仓府并不是为了来见她一面的。

  会来到这独属于她的小楼前,只是因为他压抑不住心头的渴望。

  即使隔着门窗,但只要能感受到一点点她的气息,那就足堪安慰他心头的思念了。

  深吸一口气,鼻端仿佛窜入那独属于她的馨香,南宫修文俊逸的脸上满足地勾起一抹笑。

  正当要离去之时,身后的门扉忽尔吱嘎一声的被推了开来。

  “文哥哥,过门而不入,似乎不是你的作风喔!”语调轻快的调侃其实夹杂着浓浓的失望。

  原本,她还以为他或许会进来瞧她一眼的。

  听到那声文哥哥,他的浑身一震,如果原本他还有所疑虑,这一刻他可以清楚的确定,她已忆起一切。

  或许在更早以前,在夜探相国府的那一夜,他就应该发现了,只是他那时一心记挂她的安危,所以没有多想。

  “你……还好吗?”甚至不敢回头瞧她一眼,就怕心头的牵挂更深,他只能涩然地问道。

  “身上的毒解了,但心上的毒却无药可治。”落离幽幽地对着他的背影说。

  “傻瓜,哪来的心毒啊?”他含笑而道,心却是紧紧地揪在一块的。

  “昔日情爱便是心毒。”即使一再告诉自己要勇敢,可是她却仍不免哽咽。

  “那便遗忘吧。”

  遗忘?!多么简单的两个字呵,可若真能忘得了,当初她又何必以死相随。

  难道,他能忘?

  “你希望我忘?”原本还算平稳的声调倏地拔高,置于身侧的双手激动的紧握,即便锐利的指甲深深地刺入掌心之中,亦不觉得疼痛。

  “我不希望,可是很多事不是我能控制的。”他不能自私的要求她一辈子跟着他东躲西藏,隐姓埋名的过日子。

  而只要南宫家的罪名一日不能沉冤昭雪,那么他后半生就注定过着这样的生活。

  他也很想紧紧将她拥在怀中,一辈子都不放手,可是这样自私的行为,他做不到。

  “你……甚至不愿努力?”心头泛起一阵寒意,刚才有那么一瞬间,与他隔门对望,她还天真的奢望,他会为了他们之间的深情挚爱不顾一切。

  但她失望了。

  心痛着,然而她仍不想放弃,所以她才开了门。

  “有些事不是努力就可以的。”世事总是弄人呵!

  “即使我嫁给南宫修武,成为你的弟媳,你我一辈子都得面面相对,这样的结果你也心甘情愿承受?”

  “你……何必这样折磨自己呢?”他受折磨无所谓,但见不得她受委屈。

  “在三年前,在你身穿红蟒袍站在我身旁时,我就已经认定你是我的夫婿、我的天,后来虽然世事弄人,可我心志依然不变,我们不能朝夕相伴也无所谓,能成为你的家人,可以时时见你一面,也是好的。”

  她说完,一阵窒人的寂静蓦地笼罩在两人之间,良久良久之后,一声轻叹才打破这股寂静。

  “我想或许修武能给你你想要的生活也不一定。”他太明显了,在官场上闯荡过,认得他的人不少。

  至于打小就在天山学艺的修武,没几人知晓他原本身份、来历,而且他相信修武是条汉子,不论为何原因而娶,一日一娶了落离,便会给她最好的生活,衣食无虞,安全无虑。

  听着他的话,落离忍不住倒抽一口气,他竟然……

  纤细的身子倒退了数步,直到倚着了门扉,勉力支撑着。

  “你保重,我走了。”南宫修文的身影跟着快速的消失在她的眼帘之中。

  从头到尾,他始终没有回过头来瞧上她一眼,他……真的绝情断爱了吗?

  泪潸然滑落,她真的不相信这会是他们之间的结果,她要赌到最后,否则怎能甘心……

  离开了小院落,凭着旧时的记忆,南宫修文来到一片黑暗的书房,推开了门,从怀中掏出一本账册,安置桌上,便转身准备离去。

  最近仓家也不知道为什么,总在暗中出手相助。

  朝庭中也有里应外合之人,他仔细思考过后,觉得不如由仓家来交出这本账册更为妥当。

  能做的他都已经做了,不论结果如何,从此飘然远走、浪迹天涯应该是他最好的选择了。

  谁知他的手才触到门扉,身后便响起一记沉沉的嗓音——

  “你就这样走了吗?”

  隐身黑暗的人影忽尔现身,南宫修文的手停住不动,没有回头。

  “你知道我要来?”被发现行踪,他没有惊慌,静静地反问道。

  “可以猜得出来,你若聪明,便应该这么做。”

  “你还是一如以往的料事如神。”推开门,留下这句话后他准备离开。

  “就这么走了,不会舍不得?”虽然因为他带给落离种种磨难,仓劲离很难心平气和的对待他,可是念及往日情谊,什么不满都稍后再说吧。


梦远书城(my2852.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