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叶双 > 胆大打更妹 >
三十


  “文公子不用客气,坐下来喝杯茶吧!”瞧着他那张和文哥哥有些相似的脸庞,落离对他亲切得宛若对待家人,而不是一个即将成为她的夫婿、她该不熟悉的陌生人。

  对于她那落落大方的态度,南宫修武的心中虽觉诧异,可却没有多说什么,只是依言坐下,静静审视着她。

  她……和大哥口中的她很不同。

  他自小就被爹娘送去天山学艺,对于仓家人来说自然算是个陌生人,对于落离的了解也多半是在与大哥往返的家书中得知。

  在大哥的形容中,她不该像个长不大的孩子吗?

  怎么这会在他瞧来,却觉得她娇俏的外表下隐然散发着一抹聪慧。

  浅笑盈盈地迎视他的注目,落离朝胭儿交代道:“胭儿,去拿些点心来款待文公子。”

  “仓姑娘有话想说?”待胭儿身影消逝后,南宫修武开口问,他明白点心不过是支开女婢的借口而已。

  “嗯。”她一颔首,也不拐弯抹角,直接开门见山地问:“他好吗?”

  被这么猛然一问,他为之愕然,望着她好半天说不出话来,最后也只能勉强地吐出一字,“谁?”

  “你的大哥,我未来的夫婿,南宫修文。”笃定的语气、笃定的态度,她让他惊愕得几乎说不出话来。

  “你……”

  “我知道你是谁,文家不过是南宫家的延伸,这点我没说错吧?”一点讲废话的意愿都没有,她直接点破。

  迎着她晶亮的目光,南宫修武的惊愕逐渐转化成笑容,而那个笑容不断的扩大再扩大。

  这次只怕连心思细腻的大哥都看走眼了吧,落离这个姑娘家早已脱了稚气,不再是只懂顽皮的小女孩了。

  “嫂子!”他突兀地唤了一声。

  她也没回避,就这么大方地接受了他的称呼。

  “如果我猜得没错,想必你会答应这桩婚事,是因为早已明白我的身份而另有盘算对吧?”

  南宫修武有一个强烈的直觉,或许从很早以前,她就已回复记忆,只是隐忍不说罢了。

  “嗯。”面对他的臆测,她轻轻颌首。

  “那……敢问嫂子心中有何盘算?”一种兴奋的情绪在他的心底蔓延,想到可以好好地玩玩那个除了面对心上人外,几乎丧失所有七情六欲的大哥,他就觉得开心。

  “嫁给你。”简简单单的三个字,让他的嘴惊愕得圆张,好半天阖不起来。

  “不会吧?!”这是什么见鬼的计策啊?他会来提亲只不过是不想让旁人捷足先登,替大哥占个位子而已。

  无论如何他可都没胆娶嫂为妻,他又不是不想活了。

  一朵笑花在唇瓣绽开,落离晶亮的眸子闪过一丝狡黠的光芒。

  当然不是真嫁,可是却得弄得逼真,她就不相信他真能眼睁睁地看着她别嫁,如果真是这样,她也不会强求,反正她早已打定了主意,除了他,一辈子谁也不嫁,云游四海去。

  “你不会是认真的吧?”瞧着她的脸色、眼神,南宫修武的心中顿生不祥,他哀嚎的问道。

  “是认真的会有婚礼,但是新郎官不是你。”

  呼,心中悬着的一块大石终于放下,他脸上换上跃跃欲试的神采。“那你打算怎么做?”

  “什么都不用做,只要让你大哥知道你即将迎我过门。”

  “这样就行了?”他失望的问。

  “对,这样就行了。”很多事不用做太多,点到即止便知真意。

  唉,无趣!还以为会有好玩的呢!

  “你别以为这样很无聊,什么都不做搞不好更有趣。”没有漏看他的失落,落离好笑的道。

  “怎么个有趣法?”

  “看过你大哥失控吗?”若是一切都如她所料,也在她的掌握之中,那么不但南宫家的沉冤得雪,她与他也能相伴一生。

  “倒还真的没有耶!”仔细想想,大哥他真的是一生都冷静惯了,就连当初被打入天牢时,他也没有失控。

  “那么我相信,这次你应该可以得偿所愿。”

  应该有机会吧!如若没有,就代表他们之间缘份真的尽了,果真如此,她也就不强求了。

  依然是那一袭与夜色合而为一的黑色劲装,南宫修文轻悄悄地落地。

  站在门前,他那幽深的目光渗上浓浓的思念,他知道只要他一推门,便能见到那个令他朝思暮想的人儿。

  可是……见了又有什么用。


梦远书城(my2852.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