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叶双 > 胆大打更妹 >


  跟着,他两眼发白,整个人直挺挺地往后倒去。

  “呃……”这是什么状况啊?

  落离不禁怔怔瞧着这突如其来的状况,傻眼了,她还来不及反应,身后就传来胭儿的惊呼声。

  “小姐,你怎么真的把人给吓昏了?”胭儿那大惊小怪、喳呼不停的声音响彻寂静的夜。

  落离快步朝着胭儿窜去,一手捂住她的嘴巴,没好气地啐道:“你是嫌命不够长,想把哥哥们全都喊起来是不是?”

  “我……”胭儿连忙噤声,一双眼慌张地朝四周扫视,就怕几位当家的会突然冒了出来。

  “好了,别再我啊你的,你快过来帮我把人扶进去。”

  “扶进去?!”扶谁啊?

  胭儿不解的扬眉,直到看见主子往一身寒酸的更夫走去,她又忍不住大惊小怪地说道:“小姐,你把人吓昏了,还想干啥啊?”

  霍地回头,落离脸上清楚显示着耐心耗尽的紧绷,她银牙紧咬地道:“第一,他并不是被我吓昏的。”

  嗯,好啦,她承认,她是有参与一点啦,可最大的始作俑者应该不是她。

  “噢!”就算再睡眼惺忪、就算再不识相,胭儿也瞧得出主子那即将爆发的不悦,于是她连忙讨好的点头。

  “第二,现在主子是我,我叫你搬人,你就来搬人,你管我搬人做啥?”身为主子就是有这等好处,她当然不会将这种“特权”束之高阁。

  反正就是不能让胭儿知道她此刻心里打的主意就对了,否则铁定她又是一阵鸡猫子鬼叫,真要引来了三个哥哥,那她的计画便铁定不能执行,所以她才懒得多说。

  “知道了还不快来帮忙!”看着胭儿一楞一楞的模样,落离受不了的一喊。

  “是,就来了!”瞧着主子弯下纤细的腰身,努力想把人拖进自家后院的模样,胭儿心中再次浮现一阵不好的预感。

  她从小便伺候小姐到大,对小姐虽说不能了解个十成十,但七八成总也是有的。

  她从来可没见过小姐对练武以外的事情,有这么热中和勤劳的行为。

  她敢保证,现下小姐的心里一定在兜转着什么念头,而且这念头铁定会让人头皮麻得紧。

  天啊!

  胭儿心中虽然在哀嚎,可是却也只能不情不愿移动着蹒跚的脚步,帮着主子将人给悄悄地搬进仓家大宅中。

  唉,只希望此举不要引起什么轩然大波才好啊!

  “真的有吗?”

  “当然有,那可是小老头儿亲眼所见,绝对做不得假!”挺起瘦弱的胸膛,老更夫一副绝不打诳语的模样。

  “做不得假,那就是真的噜?!”晶亮的眸光霎时变得更加灿亮,落离的眼中有着强烈的跃跃欲试。

  站在旁边的胭儿一瞧自家小姐的模样,立时心中有了警戒,于是连忙大喝道:“老头儿别乱说话,这世道清明,哪来什么鬼啊怪的,你别用妖言迷惑我家小姐,否则要是仓大少爷怪罪下来,你可是吃不了要兜着走了。”

  “小丫头,我可没乱说,这西街南宫家那废弃大宅子闹鬼可是千真万确的,不只是咱看过一、两回,其他的更夫也都瞧过。”

  越听更夫的话,落离的心就越痒,眸中的精光更加的烁烁耀人。

  “徐伯,你我相见就是有缘,我既然在无意中吓着了你,那么不如你就安心的待在仓家休养几天。”她好生有礼的说道,那灿灿的笑意将她原就娇俏的脸庞衬托得更加甜美动人。

  “这可不成!”徐伯一听到她的提议,连忙否决道。

  虽说他这一辈子在经过这些围墙仿佛高耸入云的大户人家时,多多少少会渴望一探里头的富贵荣华,可像他们这种小老百姓,好奇可不能当饭吃呢!

  要是他待在仓府休息,他的活儿就保不了,所以还是知足认命些好点。

  “为啥不成?”细细的柳眉高高挑起,高昂的兴致被泼了桶冷水,落离讨好的笑容有些垮了下来。她的心中早就盘算好了,要去瞧瞧那鬼长什么样子。

  “因为咱打更的活儿要是没了,那么一家子便要喝西北风了。”实在不懂这个笑意盈盈的富家小姐干啥那么好心,愿意让他在这么富丽堂皇的地方休养,但就算他心里有千百个愿意,然而他一家大小都靠他打更在吃喝,要是他贪图一时的舒适而丢了打更的活,全家不是都得跟着饿死了吗?

  听完他所说的理由,原先消失无踪的笑容很快又回到落离脸上,只见她倏地靠近榻旁,眼巴巴的看着老人家。

  “徐伯,原来你是怕没了活儿,那不打紧,我来替你打更不就成了吗?”

  “啊?”一张嘴张得仿佛可以塞下一颗馒头,徐伯目瞪口呆地瞪着她,她的话是多么的“骇人听闻”呀!

  她——一个娇滴滴、唇红齿白的大家闺秀,竟然想代替他去打更?!

  就先别说她的家世背景容不得她那么做,就说她那纤细得仿佛风吹就跑的身材,谁敢让她在这么天寒地冻的夜里去打更啊!

  要是一个不小心,出了啥事,那他拿什么来赔给仓家?


梦远书城(my2852.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