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叶双 > 胆大打更妹 >
二十八


  淡淡地扯出一抹笑,那笑不若以往的灿烂,反而散发着一种沉静。“杭州城是我的伤心地,不是吗?”

  该有的呼天抢地、寻死觅活并没有发生,岁月让落离成长,也让她更懂得如何去索取她要的。

  她很清楚地知道,哭泣和死亡并不能让她达到她想要的结果。

  早已不是那个刚及笄的小丫头了,要成为他的妻,那是终极目标,如若直接的索讨不行,那就迂回前进吧!

  这次她决定不再傻傻的等待,若是南宫修文还是打算食言,决定远走,那么她会让他知道她的决心的。

  听到她的回答,除了天真的胭儿之外,每个人的眸中都充满不信与沉思。

  看着她那毫无表情的面容,仓家三兄弟面面相觑,这样的离儿着实叫他们感到陌生。

  “即使咱们的根在杭州城,你也不愿留下吗?”仓劲离心中颇不是滋味的问。

  他们的宝贝妹妹三番两次为了那个男人想要离他们远远的,不论是生离或是死别,都同样叫人无法接受。

  不过就是年少轻狂的情情爱爱嘛!有什么大不了的,为啥离儿就这般看不开呢?

  “永远带着对他的眷恋与回忆吗?杭州城里的一草一木,都会叫我想起他,若哥哥们执意不让我们相守,那么除了离开,我不知道还有什么办法。”

  落离涩然浅笑,那笑中的哀伤让三兄弟看了都忍不住鼻酸。

  心中似有所感,他们小心翼翼地捧在手心上的妹妹就要自此远离了。

  “你……”原本的忧心逐渐被不断泛起的心疼所掩去,仓潜离心中坚定的信念也忍不住开始动摇。

  这样做真的好吗?瞧着眸露哀伤的落离,他的心头泛起了这样的质疑。

  “好,咱们不挑杭州城的,京城好吗?”仓劲离铁了心要贯彻自己的决定,即使对妹妹同样也很心疼,但身为一家之主,他不能不顾及仓家上上下下那百来条人命。

  “嗯。”嫁谁她都不在乎,可她有一样要求。“我要亲自见一见我那未来的夫婿。”

  “这……”这不合乎世俗礼法的要求,难免让仓劲离迟疑,他在心中暗暗沉吟了半晌,终于还是不忍拒绝她的要求,点头应允。“可以。”

  “我还有最后一个要求,希望哥哥们答应。”她水汪汪的大眼带着一抹坚定。

  “你说,只要咱们办得到的,一定替你做到。”仓劲离大方承诺。

  落离的允婚其实是让他心疼的,如果可以,他也希望能让她嫁给自己心爱的男人,但偏生她钟意的是个钦命要犯,不安份躲着,还有胆在相国府闹出乱子。

  这种男人可以嫁吗?

  “我希望你们倾尽一切之力,替南宫家平反冤屈,让那个相国自食恶果。”她咬着牙说道。

  不说一己之私,她这样的要求也算是为民除害吧!

  她深信以这几年大哥累积的财富和厚植的人脉,这点小小的要求,他一定办得到。

  “这……”急着让她出嫁,就是不想仓家卷进这淌浑水之中,她这样的要求和自己的本意大相径庭,这要求对他而言真的很为难。

  迟疑的眼神望向弟弟们,却见他俩的眸中都有着跃跃欲试的光芒。

  再想了想,自己对那个相国也是颇多不满,毕竟要不是他从中作梗兴风作浪,南宫修文和落离也不至于落到今天这样的地步。

  “大哥,你就当是我还他一份情吧!当年我不敢这么要求,只敢以命相随,和文哥哥做对阴间夫妻,那是因为相国的气焰正盛,我不愿连累你们。可是近年来,皇上对他的信任,日复一日的减少,咱们家的实力也一日日的增加,别说是为我报个‘老鼠冤’,就当是替老百姓积福,难道也不成吗?”

  她一段话说得情真意切,仓家几兄弟无不动容。

  “大哥,我看,就……依了她吧,也算让她还了南宫修文那份深情。”落离的心思,仓潜离懂得,忍不住开口帮腔。

  “这……”仓劲离脑中思绪兜兜转转着,终是敌不过宝贝妹妹眸中的恳求,点头应允。“好吧!”

  “那我就安心了。”得到了自己想要的答案,落离疲累地闭上眼。

  众人瞧她累了,正要退出她的闺房,让她好生休养,没想到她又开口说道——

  “大哥,明儿个让我去祭祭南宫家那枉死的百来条人命好吗?”

  仓劲离沉沉地望了她一眼,想拒绝却又不忍,最终只能无言地离去。

  其实他也不知道,自己这样的坚持对或不对,保全落离的命,但她的人生却不快乐,这真的是他想要的吗?

  看来他真的得好好想想了。

  三年前,他或许没能力,但三年后的今天他并不是真的没能力改变一些事情的,此时的他不论财势或人脉都不输那个圣眷日衰、人缘又差的相国,难道真要因为自己一时的不满,断送了落离一生的幸福快乐吗?

  这样真的是为她好吗?


梦远书城(my2852.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