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叶双 > 胆大打更妹 >
二十六


  额际隐隐作痛,正当南宫修文还在思索着自己该用什么方式劝离她时,她却突然打了一个大大的喷嚏,虽然他眼明手快地捂住她的嘴,阻止她的下一个喷嚏,但却已经引起守卫们的注意。

  “什么人?”

  大声的喝问打破这片寂静,一盏盏的灯笼渐渐围聚过来。

  “文哥哥……”知道自己害他们泄了行踪,落离内疚的轻喊,但他没有责怪她,只是伸手轻拍着她纤细的肩膀,要她别自责。

  可她怎能不自责呢?

  从她恢复记忆的那一天开始,她就发誓再也不成为他的包袱,她要成为一个能站在他身侧扶持他的女人。

  瞧瞧现在,她可帮了倒忙,不但让他身陷险境,还让他得分心来照顾自己。

  泪雾水汪汪地浮在她的眸中,原本红艳艳的唇也被她咬得死白。

  瞧她那自责不已的模样,南宫修文哪里还顾得了什么顾忌、什么危险,长臂一伸就将她整个人兜进怀中。

  “别怕呵,有我在,你不会有事的。”他坚定地许下承诺,不管怎么样,他都会护着她安全离开,即使赔上自己的一条命。

  “文哥哥……”双手环着他的腰身,有话想说的她猛地仰头,正巧他也低下了头,两唇不经意的相碰。

  一簇火花窜了上来,原本还有些克制能力的他立时想要退开,谁知道落离却快一步的将手攀上他的颈项,主动地寻着他的唇。

  即便再怎么冷静、再怎么清楚的知道,此时此地皆不宜,但他还是受不了这样诱人的魅惑。

  化被动为主动,他伸手拉近彼此的距离,情不自禁地吻上她丰艳欲滴的红唇,轻柔地攫取她口中的蜜津。

  只那么一剎那,昔日的恩爱之情,如沉埋雪地的种子,一遇春阳便不由自主的萌芽。

  一吻既罢,南宫修文稍稍拉开彼此的距离,不似落离那般眼带迷离,他很快的回复了理智,严肃的凝视着她交代——

  “等会儿,我先去引开他们的注意力,你就趁机离开,知道吗?”

  紧抿着唇,不开口,她只是轻轻地摇着头,可那份坚定已完整地传达给他。

  “离儿,听话!”他放轻了语调诱哄,然而不论他怎么哄,她还是不应声的摇着头。

  “你……”真是个固执的丫头!

  眼看着奉命搜索园子的守卫逐渐地朝着他们聚拢,此时此地拿她一点办法也没有的他也只好由着她任性。

  要她离开,是为了不让她会受到伤害的可能发生,如若她坚持不愿离开,他即便是拚了这条命,也会护她周全的。

  “好吧,想留就留吧!”紧紧地牵起她柔软的手儿,他不待那些守卫寻着他们,直起身的让他们瞧清自己的所在。

  “贼厮,你已经无路可逃,还不快快束手就擒!”领头的守卫一见着他,立时出声喝道。

  南宫修文冷冷地勾起一抹笑,他不但不会束手就擒,而且还打算来个深入虎穴,攻他们一个出其不意。

  与落离对视了一眼,他轻问:“怕不怕?”

  十指相扣,含笑摇头,她只求能与他同生同死,哪里还知道“怕”字怎么写。

  “那跟我来!”宛若苍穹之鹰,他拔地而起,而她自然也紧紧相随。

  不过一眨眼的时间,南宫修文和落离已经将那些守卫远远的抛在身后,来到一间书房前。

  “文哥哥,咱们不走吗?”本以为他会顾念她的安全,先带着她逃离,她心中不住着恼着自己连累了他。

  没想到,他不逃反进,这出人意料的发展让她诧异,也让她对他的爱意更加的深浓。

  他一定是知道她会怎生的自责吧,所以不愿空手而回。

  “先不走,今日一走,要再来只怕是难上加难。”南宫修文摇头说道,抬脚踹开书房厚实的门扉。

  他率先窜入,没料到,一根箭矢蓦地疾射而出。

  在这千钧一发之际,他虽然俐落地拉着落离闪过,但那闪着锐光的箭矢仍削去她颊边一撮发,顿时让他呼吸一窒,懊恼自己的莽撞。

  怎会不知道他心里的想法,落离浅浅地勾勒出一抹笑,然后迈进书房。

  始终不愿成为他的负累呵!

  来不及阻止她的莽撞,他只好跟着冲进去,“小心点,相国是个老奸贼,这书房重地必定是机关重重。”

  她点点头,“文哥哥,我们要找什么东西?”

  “账册。”只要有了那本账册,南宫家的沉冤就可以昭雪了。

  他和修武已布局很久了,如今万事俱备,只欠这项重要证据,而这个相国又实在是老奸巨猾,上次他好不容易用重金自相国心腹手中骗出一本账册,还遭到追杀,没想到那本账册居然是假的,这个相国居然连自己的心腹都还要留一手。

  无奈之下,他只好出此“不入虎穴,焉得虎子”的下策了,怎知……唉!

  落离闻言颔首,加入翻找的行列,突然间她的手在桌沿下摸到一个暗扣。

  就是这儿了吧!无暇多想的轻巧一按,墙上的暗格顿时滑了开来。

  “文哥哥,在这儿!”她兴奋的伸手要拿账册,可是账册才一抽开,一阵烟雾便飘散在空中。

  “闭气!”南宫修文见状,立即扬声提醒,他可以肯定,那股烟雾绝对有毒。

  不过他的提醒已经来不及了。


梦远书城(my2852.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