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叶双 > 胆大打更妹 >
二十三


  不过说得也是啦,这女子向来讲究的就是“无才便是德”,还得大门不出、二门不迈,才算是好姑娘家。

  这仓家小姐不但活泼好动,还三更半夜出外游荡,这样的姑娘就算有恁好的家世,只怕也乏人问津吧!

  “我知道了。”即使心中气得想砍人,但该有的礼数仓劲离也没忘,他勉强地扯出一抹笑,唤来管事塞了些碎银,送走衙差。

  才回身,就见两个弟弟正要发话,他手一扬,再也捺不住性子地朝着门外吼去。

  “来人啊,去把小姐唤来。”

  满肚子的火没地方发,原本他还以为落离终于长大了,会想了、变乖了,毕竟这些天她都乖乖地待在闺阁里绣绣花、弹弹筝。

  谁知道她竟然只是日里乖,夜里却给他溜出去做个打更的?!

  他这个宝贝妹子究竟有没有一点身为姑娘家的自觉啊!

  她又究竟知不知道,她做打更的事一旦传扬出去,那些来提亲的好人家,十之八九会打退堂鼓啊。

  “大哥,先别发火,我想离儿只是爱玩而已。”

  “爱玩?!”眯起的双眸中怒火熊熊,都怪他们这几兄弟因为心中对她有愧,所以宠坏了她。“爱玩也得有个分寸,像她这样,城里的好人家哪一户敢要她。”

  这县太爷送匾之事,怕不早在这块匾送到之际,便在城里传得如火如荼了吧!

  “这……”唉,其实大哥担心的事,自然也和他们担心的一样。

  要知道,他们好不容易找着了一户好人家,迎亲纳聘的事也大致谈妥,现下让落离这样一搞,人家不来退婚才奇怪。

  这样的想法才在仓家三兄弟脑子里转过,门外就传来王媒婆那夸张的笑声,一身俗气到了极点的大红身影随即踏入厅内。

  只不过昔日咧得大大的笑容,今日看来有一丁点儿的勉强。

  “我说仓家各位公子爷儿都还安好吧!”

  “嗯。”仓劲离低应一声,对她的来意,心中有了底。“王媒婆,你今儿个这么早来,是准备拿合好的八字让我们瞧瞧的吗?”

  没时间和她多废话,他直接开门见山的将话导入正题。

  闻言,王媒婆脸上的笑容差点全垮了下来,“呃……”

  他两道浓浓的剑眉高高一挑,“王媒婆,怎么啦?”

  忍不住迥避起他炯炯目光,她心想反正伸头一刀,缩头也一刀,索性直接说道:“呃,其实是这样的,那靳王爷夫妇俩今儿个一大早就将我召了过去,说是听闻了县太爷赐匾之事。”

  “怎么,那靳王爷托你来祝贺吗?”虽然明知事情绝不是这样,但仓劲离仍故意这么说道。

  这气恼小妹是一回事儿,可他断不容其他人来嫌弃家人,要说他护短也行,他就是护短怎样?

  完全不知道该怎么应话的王媒婆一颗心七上八下的吊着,她紧张得赶紧端起仆佣们送上来的茶,才啜了一口,就听到仓劲离的臆测,差点没将整口茶喷出来。

  还祝贺呢,像仓家这样不安于室的大小姐,哪个大户人家敢要啊?

  “怎么,不是吗?”仓劲离挑着眉,看着坐立难安的王媒婆。

  “呃……这个……那个……”在他那凌厉的注视下,王媒婆差点儿连话都说不全,她压根不知道该怎么把话说得婉转一点。

  总不能直说靳王爷嫌弃仓家大小姐不安份,所以这亲事得告吹了吧!

  还好,这说巧也巧,她才要开口,门外就响起管事的请示声。

  “大少爷,门外有刘媒婆求见。”

  “刘媒婆,她来做啥?”

  仓劲离疑惑地沉吟,倒是王媒婆眼见机不可失,立时起身道出来意。

  “想来刘媒婆必定是为仓小姐说亲的,这王爷说了,仓家小姐性灵聪慧,他们家可能高攀不上,所以还请仓小姐另觅良人,这不刚好,那刘媒婆就来了,可见欣赏小姐丰功伟业的大有人在。”

  一段话表面上说得既褒又捧的,但意思很明显了,就是要回了这门亲事。

  仓劲离听那明捧暗贬的话,心头老大不爽了,脸上的笑意未减,语调却骤地转冷,“其实王媒婆说得倒也是,这落离一向是咱们几兄弟捧在手心里的宝贝儿,谁也舍不得让她受上半点的委屈,这要是嫁到王爷家里,受了什么苦,咱们兄弟三人可要心疼死了。”

  厚,这仓家兄弟疼妹妹会不会疼得太夸张啦!明明就是一桩明里风光,暗地却丢大了脸的事,可从他们嘴里说出来,却还是骄傲得紧咧。

  哼,就不相信,这样半夜出门到处跑的大家闺秀还有谁家敢要,那刘媒婆上门来的目的,怕也是哪家的老爷夫人要她前来撤了之前说亲的事吧!

  不过,这不关她的事,反正她话已经说开了,现下只要一个答案,就算完成了王爷的交代。

  “那……这亲事……”


梦远书城(my2852.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