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叶双 > 胆大打更妹 >
二十一


  “呵,小姑娘可真聪明,一猜就中。”采花贼笑嘻嘻地赞道,一双手更像是欲罢不能似的直往她的肩头探去。

  “这点还用猜吗?”咬牙强忍住恶心的感觉,她就不相信他那么沉得住气,要是他真能眼睁睁地瞧着她受辱,那她又有什么好在乎的。

  就是这一股子的倔气,让落离在那恶贼的轻佻欺凌之下,还能忍住不出手好好地将其教训一番。

  “既然你知道我是谁,还心甘情愿地送上门来,看来是个骚得紧的娘儿们,你是要来与我温存一番的吧!”

  眼看着那双魔爪已经逐渐往下靠近自己的胸前,落离菱儿似的唇瓣浅浅地勾勒出一记冷笑。

  “我不是想来同你温存的,我是特地来看你怎么死的。”她冷冷地说道,这恶贼的手再往上伸一点,她相信他绝对会沉不住气。

  分开那么久了,也该是他们见面的时候,她可是铁了心不愿再让他继续躲着。

  果不其然,那双手还没碰着她的胸,一记痛嚎就在她的耳际响起,她的笑意更灿。

  瞧着落离的笑意灿灿,恶贼自然以为是她动了什么手脚,又急又怒地出声质问,“你敢打老子?”

  “我不敢,我一个弱女子的,怎敢对你这个大男人动手动脚的呢!”

  “这里只有你我两人,若不是你是谁?我看你是活得不耐烦了,等一下看老子怎么整治你,哼!”

  脸上原本的狞笑退去,取而代之的是一抹凶残的厉色,他瞪着她细致的脸蛋儿,出手不再留情。

  “方才那事真不是我做的,难道你不知道这荒宅闹鬼吗?”眼见他来势汹汹,落离忍不住后退一步,不过依然没有出手保护自己的盘算。

  “闹鬼?!”对于她的恐吓,采花贼冷哼一声,毫不在意的道:“要说到鬼,那我不活脱脱的是个急色鬼吗?你想我会怕鬼吗?”

  一阵淫笑之后,他的魔爪又伸,这回还来不及触到落离的衣角,一道颀长的人影已飘然地落在地面,护在她身前。

  “你是谁?”那贼厮恶声一问。

  耐性尽失,只想朝着落离大吼的南宫修文压根没有与他周旋的心情。

  抿唇不语的他只手翻拳为掌,在那贼厮还来不及反应之际,一掌重重地击向他的胸口。

  “你……”采花贼胸口吃痛,一口鲜血喷了出来。

  南宫修文见状眼明手快地一拂袖,不让那血污了落离的脸庞。

  瞧着他那保护得滴水不漏的模样,落离的唇角忍不住往上勾去。

  就不信逼不出他来呵!

  一双眼直勾勾地盯着他瞧,瞧着他整治恶人的模样,感受着他的护卫,她的心也跟着甜滋滋起来。

  但她很清楚现在不是高兴的时候,若是得用这样的方法才能逼他现身,那么很明显的,他似乎并不想与她再续前缘。

  至于其中原因,向来聪颖的她几乎不用脑袋就可以想得出来。

  家仇未报,敌人未除,他决计是不肯连累她,再加上她上头那几个护妹心切的兄长,他这样的选择可谓是不得已。

  不过知道是一回事,能不能谅解又是另外一回事了。

  “喂,文书生等一等。”眼看着南宫修文的掌又要重重的落下,落离突然出声阻止。

  “仓姑娘要在下等啥?像他这种人渣,就算死也不足惜吧!”他头也不回的问道,就怕现下心绪不稳的自己,只消一和她打照面,会忍不住破口大骂她的无法无天。

  “他死的确是不足惜啦,可是问题是他要是死了,我拿什么去领赏啊?”

  “你还想去领赏?”向来温文的语调硬生生地扬高,他简直不敢相信自己所听到的。

  这个丫头到底是失去记忆,还是失去脑袋啊?

  她难道不知道若是她去做更夫的事传了开来,会惹来多少的流言流语,还会让她家三兄弟气得跳脚吗?

  “对啊,当然得去领赏噜,捉到这个采花贼,可以证明我这个打更的有多称职耶!”

  “但他不是你捉的。”南宫修文没好气的反驳她,不想让她去做这种异想天开的白痴事,这简直就是自找麻烦嘛!

  “怎么说我也有功劳嘛,对不对,文哥哥?”落离好不亲热的用甜滋滋的语调喊他。

  那声“文哥哥”让他几乎以为时序回到三年前,那时候的她也总爱这么唤着自己的。

  那种熟悉感让他倏地回头瞪向满脸无辜的她,但见她的脸上依然挂着笑,看起来并无任何异样之处。

  她瞧着自己的眼神,就跟前些夜里他们重逢时一样,完全没有以往那总漾在她眸中的爱恋。

  可是为求慎重,他还是开口询问,“为啥这般喊我?”

  “那一夜,他们不喊你文书生,所以我想你应该姓文吧!”螓首微仰,她一脸尽是“想当然耳”的神情。

  “只是这样吗?”望着她,他分不清自己现下究竟是该高兴,还是该失落。

  不想起是好的,他只能这样安慰自己。


梦远书城(my2852.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