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叶双 > 胆大打更妹 >
二十


  心有疑惑的他,跟了他们几次之后,他有了一个有趣的发现——

  她总是在不经意的情况下屡屡回头,仿佛是在寻找什么似的。

  不但如此,她好像还有恃无恐似的,尽往危险的事儿靠去,那大胆的模样,简直连他这个大男人都要自叹弗如了。

  而这些大哥绝对都没有注意到,毕竟当局者迷,旁观者清呵!

  如果他猜得没错的话,仓落离只怕是发现了什么,或者是压根已经恢复了记忆,所以才会刻意这么做,好引大哥现身。

  只是大哥倒也沉得住气,说不现身就不现身,逼得她行径更加大胆了起来。

  “只要你别胡搅蛮缠的,我和她都可以平平静静的过一生。”面对弟弟的反驳,南宫修文没好气的警告道。

  别以为他不知道他心里在打什么样的算盘,他不说,只是因为觉得没必要,毕竟怎么说修武也是一片好心好意,虽然这样的好意他并不能接受。

  “真那么看得开?”浓浓的质疑在南宫修武犀利的眸光中流转着,他才不相信大哥真能那么云淡风清呢!

  看来这药是得下得再重一些,薄抿的唇微微勾起,不等大哥回答,他又出其不意地问道:“即使咱未来的嫂子嫁为他人妇,你也不在乎吗?听说最近仓家三兄弟正积极地替她寻觅合适的夫婿耶!”

  颀长的身影猛然一震,原本垂在身侧的双手也跟着紧握,平静的心房倏地纠紧。

  明明瞧清了他那介意的模样,但南宫修武还是很故意的问:“大哥真的不介意喔?”

  “不!”南宫修文紧咬的牙关中吐出了这一个字。

  但这短短的一字,也让人摸不清楚他究竟是不能容忍这件事发生,还是不介意这件事发生。

  “即使我那无缘的嫂子刚刚恰恰好成为你的弟媳,你应该也不会介意吧?”

  “你这是什么意思?!”霍地回头,凌厉的目光恶狠狠地瞪着弟弟,他咬牙质问道。

  “意思很简单啊,经过这段时日下来,我觉得她是个挺有趣的姑娘,应该可以让我以后的日子轻松不少,所以……”

  “所以你想去提亲?!”炯炯有神的深眸倏地眯起,就算是亲兄弟,他也无法压抑那股占有欲。

  “对啊!”恣意地耸了耸肩,南宫修武以轻松的语气道:“有何不可呢?反正你是个不敢面对现实的胆小鬼,你既然不敢去拥有,那么由我来承担这个责任也无不可吧。”

  “你……”紧握的双拳差点就朝他挥了出去。

  “别急着发火,你自己好好的认真想一想吧,还有,我那无缘的嫂子好像已经准备去济弱扶倾了。”他好心的提醒。

  南宫修文猛一回头,刚好见到落离的身影消失在街道的尽头。

  该死的,那丫头就不能乖一些吗?就不能让他少担一会儿心吗?

  他心中虽然叨念着,可是人还是尾随她而去了,心中方才被弟弟掀起的那涛天巨浪继续翻搅……

  第六章

  悄悄地钻进墙边的小洞,又悄悄地钻了出来。

  不过一会儿的工夫,原本穿着劲装的俊帅小子已经摇身一变成了个娇滴滴的俏姑娘。

  一袭翠绿色的衣衫将落离那玲珑有致的身段表露无遗,低头审视着自己身上的衣物,她敏感地察觉到一道灼烈的目光在她的背脊处烧灼着。

  缓缓地勾起了一朵笑花,她姿态优雅地开始走着,仿佛此际是在逛自家那有小桥流水的后花园,而不是走在空无一人的漆黑大街上。

  该死的,她用自己作饵?!

  发现她的企图,南宫修文的心火倏地窜起,饶是对她有再多的包容和耐性,这样让他心惊胆跳的事他再也无法忍受。

  他可以让她任性的三更半夜溜出来打更,因为他知晓她那不受束缚的爱玩天性。

  可是她拿自己去冒险,这他就完全无法忍受了。

  眼睁睁地瞧着她尽往漆黑且杳无人烟之处走去,他的忍耐已经到了最极限。

  终于,就在落离任性地钻进南宫荒宅之后,他再也忍无可忍地想要现身,好好的斥责她的任性。

  说时迟、那时快,一道奸佞的笑声在空旷荒凉的荒宅边响起。

  “哎哟,这是打哪儿来的美人儿啊?大约是仙女下凡喽!”一个举止鬼祟之人突然从斑驳的廊柱后现身,脸上布满猥琐的佞笑。

  呵,没想到竟会从上天掉下来这么个大礼,今夜他没采着花,本来心情呕得紧,才想说来这荒宅歇上一晚,好养足精神,明儿个再去采朵鲜花来尝尝,可谁知竟然会有个娇滴滴的姑娘家三更半夜跑来。

  他不会客气,会好好享用的。

  “你是谁?”没有半丝惊慌,落离那落落大方的态度仿佛像在面对寻常人。

  “我是……你说我是谁呢?”猴急地趋前了几步,采花贼一双咸猪手往她那娇美的脸蛋摸去,嘴里啧啧出声。“啧,瞧这水嫩嫩的脸蛋儿呵!”

  刻意的不闪不避,虽然感觉有点恶心,但她就这么任由他摸着。

  “我说你就是那个人人喊打的采花贼。”


梦远书城(my2852.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