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叶双 > 胆大打更妹 >


  “我……我……”大哥今天是吃错药了不成!口气这么差。

  兄长们平常对她多是宠溺,几乎不曾用这样冷然的声音和她说过话,当下让她有些楞然。

  “胭儿,陪小姐回去把那块琉璃布绣好,否则不准小姐再练功。”

  是该给这个宝贝儿一点教训了,否则她总是将他的话当成耳边风,想要如何便是如何,这样下去,将来到了夫家可怎么好。

  越想,仓劲离脸色更寒,摆明了此话一出断无更改的可能。

  “大哥!”落离瞪大眼不依地喊了一声。

  向来好动活泼的她,怎能接受这样的“处罚”,当下脚儿直跺,一张红艳艳的樱唇更是嘟起了半天高。

  “别再说了,这次我不会再让你耍赖。”还不等她的抗议出口,仓劲离回头就走,完全不给她任何磨人的机会。

  傻眼地瞧着那一下子就飘得老远的身影,顿时一种从未有过的委屈袭上心头。

  大哥怎么可以这样子嘛!明明知道她喜欢的就不是那些东西,为什么一定要强迫她呢?

  不行,她才不要被关在房里整天绣花画画,那种日子她过不了一天就会疯了!

  天干物燥,小心火烛!

  清冷的大街上,不断的传来更夫的吆喝声,平常稀松平常的声音,此刻听在落离耳里只觉得嘈杂。

  她好心烦意乱,即使她努力地想了好久,但还是想不出一个方法来反制大哥的做法,他这次像是吃了秤坨铁了心似的,不管她怎么撒娇兼撒泼都没用。

  天干物燥,小心火烛……

  耳边又传来更夫的声音,扰得她的思绪都乱了,她不耐的扬眉,转换心思,开始盘算着该如何阻止这噪音扰乱她想正事。

  咦,不如……

  一个念头一闪而过,她脸上的苦恼退去,取而代之的是一抹恶作剧似的慧黠。

  呵呵,反正此时心情烦躁得很,玩玩也不错,要不然这阵子她可真是闷坏了。

  她快手快脚的反身,在柜屉之中抽出一件纯白的披风,然后又弄乱了自己整齐的发辫。

  “小姐,你干啥?”被一阵嘈杂的翻箱倒柜声吵醒,胭儿揉着惺忪的睡眼,步出花厅时,见到她忍不住惊叫一声。“啊……鬼……”

  “闭嘴!”落离没好气地扬眉低喝,“鬼你的头啦,睁大你的眼睛看清楚我是谁可以吗?”

  “呃……”被这么一喝,原本的惊惶失措顿时被一抹愕然所取代,她小心翼翼地审视了好半晌,才犹豫地问:“你是小姐?!”

  “废话,不然你以为我是谁!”她没好气的啐道。

  这个胭儿你嘛帮帮忙,就算她此刻披头散发、身穿白披风,也不至于那么像鬼吧!

  怎么说她也是娇俏可人、人见人赞的可爱小姑娘!

  心里的咕哝还没完,耳边又响起更夫的声音,念头倏然一转的她突然表情转为喜上眉梢的样子。

  胭儿看到她那灵黠的笑容,头皮都还来不及麻上一下,只见主子已经宛若一只轻蝶一般的翩然飘起,往门外窜出去。

  “小姐……”见状,她连忙追出去,可压根不懂武功的她怎么可能追得上。“忘了自己被大少爷给禁了足吗?还这么大剌剌的跑出去,这要是被大少爷给发现了,那我这条小命还要是不要啊?做人丫鬟怎么这么命苦,自己的主子不知分寸,连累我……”

  胭儿的叨念还没完,赫然听到小楼外的街道上传来一声惨叫。

  该死,果然是吓到人了,就说小姐这副模样十成十地像个飘来荡去的女鬼嘛!

  瞧着眼下这街道上所引起的骚动怕还不惊醒大少爷吗?

  不行,为了避免自己的饭碗被砸,她得赶快去平息混乱才好,否则她可真是吃不完要兜着走噜!

  人都还没飘落地面,阵阵惊惧的低呼已经窜入耳中。

  落离傻傻地瞪着眼前那缩成一团的人球,心中不由得纳闷起来。

  奇怪了,她都还没现身咧,怎么这个扰人清梦的更夫就吓成这模样啊?她好奇又困惑的趋前查看。

  她才弯下腰身,就见那上了点年纪的更夫浑身抖得宛如秋风落叶一般,整个人缩成了一个球,嘴里还不断嚷念着——

  “鬼……有鬼……西街的鬼怎么跑到这里来了……”

  鬼耶!

  当落离听清楚他口中的叨念后,原本盛满疑惑的眸子顿时一亮,纤细的颈项更是转动看向四方,骨碌碌的眸子漾着兴奋,仿佛像是在寻找什么一般。

  但偏生她左瞧右看,怎么瞧也瞧不到她预期中的鬼,于是她回过头来,伸手往更夫的肩膀上一搭。

  “请问……”她一开口,立时引来更夫剧烈的哆嗦,更夸张的是,他口中还不断地念着“南无阿弥陀佛”的佛号。

  “喂,你抬头瞧瞧我,我可不是啥妖魔鬼怪啊!”尽管对更夫那仿佛她就是鬼的模样挺老大不爽的,可是为了替自己心中急遽窜生的好奇解答,她只好捺着性子,好声好气的安抚道。

  更夫闻言后小心翼翼地抖着身子抬起头来,可一看到她,一声比方才更加凄厉的叫声就破空而起。

  “鬼啊……”


梦远书城(my2852.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