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叶双 > 胆大打更妹 >
十九


  她很肯定会这么做的人绝对只有他,所以她更下定决心要不顾一切的找出他的行踪。

  另外,她发现,打更这个工作真是一个探知小道消息的好方法。

  哪家的夫妻不和睦,哪家的牲畜走失了,又有哪家的闺女不安份,时时爬墙偷人,她都知道。

  当然她也常常撞见许多宵小之辈,然后她会挺胸而起,奋力将其扭送衙门。

  她的有恃无恐,全都是因为她知道,他总是跟在她的身后,只是不会现身,唯有在她有困难或危险时他才会出手。

  所以她反倒不顾一切的去找危险,就像现在,她对前头那乱烘烘的场面就深感兴趣。

  将吃饭的家伙——锣槌往腰间一挂,她一马当先的冲上前去,随手捉了一个围观的大叔问道:“大叔,这儿发生什么事了?”

  “方才有个采花贼,弄伤了方家二小姐,被人发现后,就往西北方逃跑了。”

  采花贼?!听到这个词,落离水灿灿的眸光立时一亮。

  “对啊,这个采花贼可恶得很,这一段日子已经害了好几个姑娘失了贞节,还有的投环自尽了。”

  “那真是太可恨了!”她一听,气愤难平的跟着咒道。

  仿佛找到同仇敌忾的知己一般,那大叔一掌拍向落离纤细的肩头,大声地激励道:“我说你这个打更的小伙子啊,虽然你的职责只是一个小小的打更的,但你若是警醒些,能捉到这个采花贼,到时那县太爷搞不好会好好的褒奖你一番,你可就风光了。”

  这话倒是说进了落离的心坎儿里,打更的工作是有趣啦,可是日复一日的做着同样的事,也觉得有些孤单乏味呢!

  若是她真的同这位大叔说的一样,可以捉到这个采花贼,一定挺好玩的。

  当下,雄心壮志扬起,她决心要为民除害。

  瞧着她脸上赞同的神情,那大叔也觉满意,再好心的提醒道:“不过啊,你可得小心些,这个采花贼的功夫听说是一等一的好,所以你可别捉贼不成反被贼捉啊!”

  “大叔,你可别瞧我年纪小,我的功夫可也是一等一的好啊。”落离挺起胸膛,拍着胸脯道。

  事实上,她的武功防身勉强,真要逮住那个采花贼是难上加难,可那又有什么关系呢?她有个幕后保镖嘛,咦,搞不好这事正好是引他出现的好机会。

  他越这么暗中保护她,她就越想去涉险,就不信他真的还能沉得住气不现身。

  哼!反正山不让她去就,她就使个计让山来就她,总有可以逼他出面的一天。

  软软的树梢随风摆荡,微微的风儿将衣袂飘飘吹送,若不细瞧,绝对不会发现有一个人正站在软软的树梢之上,俯望着底下那乱烘烘的情景,暗自叹息着。

  唉,瞧这妮子脸上跃跃欲试的神情,南宫修文的心蓦地又提到半天高。

  她该不会是想要去追捕那个采花贼吧?

  他这个念头才堪堪闪过,耳际就传来了落离那大剌剌的承诺声。

  “各位乡亲父老别担心,我小四在这儿保证,一定替各位看守门户,还会时时注意采花贼的行踪,将他绳之于法。”

  “唉……”长长的叹了口气,南宫修文只觉得自己的额际青筋浮现,隐隐作痛。

  还是干脆去向仓家三兄弟密告好了,让他们知道落离夜夜都在外游荡。

  真搞不懂她,好好的仓家大小姐不做,偷跑出来做更夫,而且看样子还打更打出了兴味来。

  他相信,若是让仓家那几个护妹心切的男人知道这件事,他们绝对会像拎小鸡似的将她拎回家,寸步不离地守着她。

  这样她就安全了,只是……他犹豫了,他很清楚,一旦这么做了,那么他就连这样偷偷瞧着她的机会都没有了。

  就这么凝望着她,任由自己矛盾的思绪不停运转,突然间,本只微微摆荡的树梢一阵剧烈摇晃,不过眨眼的工夫,他的身后已经站定一人。

  没回头,他知道来者何人。

  “就知道在这儿一定能找到你。”南宫修武摇着头,语气中掺着浓浓的不赞同。“啧,我那无缘的大嫂又在逞英雄了喔?”双眸只是略略朝着树下一扫,他便将情况摸清七八分了。

  “修武,别乱说话。”南宫修文轻斥,对于他的称呼,他很明显地觉得不妥。

  他与她早没了婚约,对她来说,他连一个陌生人还不如。

  “我没乱说啊!”才不理会兄长的斥责,南宫家的人个性一样固执,他南宫修武若是认定了仓落离是独属于他大哥的,那就是认定了。

  “修武,我与她已是不可能的了。”先别说还有敌人在虎视眈眈,光是她的遗忘就注定了他们之间再无缘份。

  “天底下的事,没啥是不可能的。”

  一开始,对于落离的行径他也不是很能理解,完全不懂得她干么好端端的大小姐不做,反来做打更这种累死人的工作,还累得大哥每天深夜都得来当个“见不得人”的保镖。


梦远书城(my2852.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