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叶双 > 胆大打更妹 >
十八


  犹记得,那时他被判斩立决,她哭着求着几位兄长们去救他,可是哥哥们怕连累她,坚持不肯。

  最后是她心意坚定的一头朝柱子撞去——生既不能相随,死也要相守。

  后来,她遗忘了,什么都不记得,更不知道哥哥们是不是有去救人。此时记忆回复后的她很清楚地知道,他——并没有死。

  他还活得好好的,不但一如往常的清雅淡然,甚至还多了一身好功夫。

  文书生是吗?

  从南宫荒宅的鬼,到那夜在大街上背着她的人都是他吧!

  但,他见了她却不认她,态度还是一个劲的冷,难不成他心里盘算着的是让那过往宛若云烟,随着她的失忆和时间散去吗?

  再者,他扮鬼、扮文书生,又是怎样的盘算?想替自己和枉死的南宫家人讨公道吗?

  那么她呢?该属于她的公道谁来还?

  胭儿夜里不放心,这时来探看主子是否好些了,一来就见她坐在床榻之上,神情飘忽。她连忙问道:“小姐,你怎么醒了?”

  她的态度很是小心翼翼,望着主子的目光多了一抹审视意味。少爷们交代了,要她多多注意小姐的情况,看看小姐是不是恢复记忆了。

  “没事,睡饱了就睡不着了。”落离伸了个大大的懒腰,然后不解地眨着大眼问着胭儿,“我是怎么啦?晌午和小哥说话说得好好的,头就忽然痛了起来,大夫来瞧过吗?是啥病啊?”

  “大夫说是伤寒,头痛是自然的,只要多休养就行了。”

  “是吗?!”她点了点头,像是完全接受了胭儿的解释。

  胭儿对于主子没多加追问,暗暗地舒了口气。

  好险小姐没多问,这问得越多,她搞不好就像三少爷那样出了岔子,她怎么承担得起啊。

  “对了,我现在可知道南宫家为啥会闹鬼了耶!”

  落离突兀的话语让她的心跳倏地漏了一拍。

  难道小姐真的因为这次的头痛而想起了什么吗?

  胭儿的眸中泛着疑惑,胆战心惊的等待着,一个字都不敢多说。

  “照小哥的说法,那南宫家啊一家冤死,自然一定有人死得不甘心,所以不愿轮回投胎,才会留在阳间等待机会报仇。”

  “呃……小姐,你怎么知道?”眼儿倏地睁得老大,她问得心惊胆跳。

  落离神秘的一笑,仿佛知道什么秘密一般的得意。“我猜的啊!”

  “猜的?!屏气凝神了老半天,却得到这样一个答案,胭儿着实不知道自己是该哭还是该笑。

  但不管怎么说,看小姐那平静的模样,应该是完全没有回忆起以往,光这一点就值得庆幸了。

  “胭儿,把大哥上次给我的那块琉璃布给我。”她突然交代。

  “咦?!”这突如其来的命令,让好不容易放心的胭儿又突地一惊。

  这鬼灵精怪的小姐又想搞什么啊?没事要起大少爷交代要绣的那匹琉璃布做啥?

  “反正大哥最近铁定不让我出去玩了,现下我睡足了,那么干脆来刺绣来打发时间吧!”

  打发时间?!她有没有听错啊,用刺绣打发时间,这种事以前打死小姐都不会做的好吗?

  今天究竟是怎么了?总觉得小姐好像哪儿不一样了耶!

  不过若要她说出个所以然来,她又说不出来,只是凭她伺候小姐这么多年的经验,她真的觉得怪。

  胭儿一边暗自思索,一边在箧柜中取出那匹布,交给主子。

  一手接过琉璃布,落离几乎是迫不及待地坐在绣架前,专心的取出图样描绘起来。

  看了半晌,胭儿觉得再怎么怪也找不出原因,于是索性回房去睡了,反正她这个主子鬼灵精怪的想法恁多,有时就连少爷们都拿她没办法了,她一个小小的丫鬟也无能为力啦!

  不相信他会完全对她撒手不管。

  就是这样的想法,落离几乎夜夜都从墙边小洞溜出去打更,而三位哥哥也因为她白天的表现文静乖巧了许多,所以对她没有加以防备,让她入了夜就有机会可趁。

  她也总是打着打着,就兜到南宫荒宅。

  那儿存有许多回忆,即使荒烟蔓草丛生,但坐在园子里头,她仿佛就见到了他。

  有时发呆到睡着了,第二天醒来,她发现自个儿安安稳稳的躺在自己的闺房之中,恍若不曾出去过一般。

  是他吧!


梦远书城(my2852.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