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叶双 > 胆大打更妹 >
十七


  漾满深情的眸子直勾勾地锁着眼前的人儿,他的新嫁娘呵,还没拜完天地的新嫁娘啊!

  放开手里的红缎,他的手不由自主的覆上她洁白柔晰的小手,他握得好紧好紧,好像想就这么将她揉进自己的身躯中似的。

  他的举措让新娘子的不安更盛了,她忍不住焦急的低喊一声,使了劲却仍抽不出手来拂去头上的红巾帕。

  “文哥,究竟发生什么事了?”

  与她的问题同时响起的,是门外开始窜起的急呼声。

  “事情不好了,修文,你知不知道……”

  南宫修文快一步地窜上前将门落了锁,然后将完全不知发生什么事的新娘子紧紧地拥在怀中。

  “落离,你认真听我说。”深情的语调中有着严肃,他一字一句地道:“将来不管发生什么事,我要你好好的活下去。”

  当初就已经预知,当事情浮上枱面时,他的前途和人生不是更上层楼就是毁于一旦,而他仍然执意去做他认为对的事情。

  面对这样的结果,他并不后悔,唯一怕的是牵累了家人,还有眼前这个他几乎爱了一辈子的女人。

  “究竟发生什么事?你为什么要这么说?”落离心焦的追问着。

  那从他口中说出的话是多么的不祥呵,她的心仿佛被推入了无底深渊,只觉空荡荡的无可依恃。

  她激动的摇晃着小脑袋瓜子,那猛地一阵的摇晃,将那红巾帕给摇落。

  他冷肃的面容顿时映入眼帘,一阵泪雾立即铺天盖地的漫上她的眸。

  他的眸中盛满忧心,还有那么明显的不舍和离别。

  究竟是为什么?

  还没问出口,门扉在这时被人从外头大剌刺的踹了开来。

  “南宫侍郎,皇上有令,得立时押解你到天牢候审。”一袭军戎装束,为首的侍卫长还算客气地拱手说明。

  不管怎么说,南宫侍郎也算是条铁铮铮的汉子,明知不可为而为之,硬是杠上在朝中作威作福的相国,只可惜功亏一篑,终是蚍蜉无法撼树。

  “天牢候审?!”落离还以为自己听错了,她惊呼一声,盛满慌乱的眸子快速的转向他。“文哥,这是什么意思?”

  “南宫侍郎,走吧!”不想浪费时间,侍卫长迭声催促。

  “不过是误会一场,别紧张呵!”温柔地轻拍着她那软嫩嫩的手,南宫修文尽力安抚着她。

  “待会儿我跟他们走一趟,你安心待在家里等我回来迎娶,做我的新嫁娘。”

  温文的脸上勾勒着深深的笑,可是那笑越灿烂,她的心头越不安。

  她不依地摇晃着头,凤冠上的珠花被甩得哗哗作响,她小巧的樱唇也几乎失了血色。“不要,天大的事我都不管,咱们先拜完堂。”

  “这可不成呢,这侍卫长只怕还有事得忙,我一定得随他先走一趟。”

  其实他何尝不想先拜完堂呢?只是此去,只怕凶多吉少,他不舍得连累他心中这块瑰宝。

  此时唯一庆幸的便是两人还未拜堂,名份未定,这事应该不至于牵连到她。

  “不要!”落离想也没想的就拒绝了,她的心中盘旋着非常不安且不好的预感。

  十指与他的十指紧紧交缠,不愿放开分毫,只有借着这样的牵系,才能让她的心安定些。

  “离儿,听话!”

  “不听、不听!”她猛摇着头,拒绝听进任何关于他即将离开的话语。

  “你……”唉,长叹了一声,问他后不后悔去打老虎,他并不,只是见她这样,他心头抑制不住地盈满了不舍和心疼。

  伸手缓缓地拂开她的手,南宫修文深深地眸了她一眼,像是要将她永世的鑴刻在自己的脑海之中。

  “文哥!”

  她慌乱的喊,想要追上前去,但侍卫长手一挥,一群带刀的兵士成排地挡在她的面前。

  她不管,像是疯了似的想要追上前去,推挤当中,她的手臂被划伤了,而即使鲜血直流,她也不在乎,努力地追想要拉近她和南宫修文的距离。

  鲜血和嫁衣交织成一片哀泣的血红,让南宫修文的心揪痛着,他激动地朝着仓家三兄弟吼道:“快阻止她……快阻止她……”

  频频回首的他被架离,耳边迥旋的尽是落离那慌乱而哀泣的哭声……久久不能消散……

  一身的冷汗淋漓,落离仿佛被什么吓着似的,自柔软的床榻上弹坐而起。

  双目迷茫地四望着,好半晌之后她才自梦境回到现实之中。

  那梦真实得宛若曾经发生过似的,事实上,它的确是发生过。

  随着记忆的回笼,她的唇角时而向上勾起,带着甜甜的笑容,时而眸中漾着一片水雾,带着浅浅的哀伤。

  她记起一切,不再傻里傻气的以为自己不曾为谁牵挂过。

  她曾经爱过一个人,而且还牵挂得很深很深,深到她几乎想要以命相随。


梦远书城(my2852.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