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叶双 > 胆大打更妹 >
十六


  仓潜离心中暗暗着恼,可是什么也来不及说,落离在呼了一声痛后,纤细的身躯宛若秋风中的落叶一般软倒。

  “离儿?!”伸手接住她,虽然眼明手快的没让她伤着,但他很清楚,方才自己的不经意,怕是会为平静许久的仓家带来一阵波涛了。

  面面相觑,每个人的脸上都带着凝重的神色,偌大的厅里静得宛若一根针掉落都能被清楚的听见。

  “潜离,你怎么这么不小心呢?”虽然明知事已至此,再责怪他并没有什么用处,可是仓劲离还是忍不住的数落。

  低着头,轻抚着妹妹那略显苍白的脸庞,仓潜离心中充满懊悔。

  怎么会知道他的不经意,竟然会引发这么严重的后果,虽然不知她能想起多少往事,但就算只是一丁点儿,也绝对不是他们三兄弟所乐见的。

  “大哥,现在责怪三弟也于事无补了,还是先想想怎么善后吧!”不是他要替潜离说话,只是解决事情比较重要。

  “唉!”长叹一声,仓劲离怎么会不知道事情得解决,只是这事棘手呵!

  若是落离醒来后想不起来任何事就罢了,可若是想起了呢?

  “都是我不好,若是我不一时口快,离儿也不会这样。”

  大掌落在自责的仓潜离的肩上,仓劲离很是公允的道:“其实这也不能怪你,当初大夫就说过了,离儿随时都有可能会回复记忆的。”

  也就是因为这样,所以这些年,他们才会战战兢兢的,完全封锁有关南宫家的事,就怕徒然引起不必要的困扰。

  “可是这些年,咱们虽然瞒得辛苦,倒也是无风无雨的过了,不是吗?”尽管两位兄长不怪,但仓潜离还是难脱自责。

  “现在说这些都迟了,唯一能做的就是赶快想办法解决。”总是一家之主,仓劲离率先找回了该有的沉稳。

  “说虽是这么说,若是离儿真的想起一切,咱们总不能让她再去撞一次墙,好让她再次失去记忆吧!”满心烦恼的仓跃离没好气的道。

  “的确是不能。”沉吟了一会儿,仓劲离的神色突然笃定起来,“但我瞧离儿若没马上回复记忆,咱们可以早点让生米煮成熟饭。”

  “生米煮成熟饭?!”仓跃离低喃着,很快地便跟上兄长的思绪。“大哥的意思是,赶紧让离儿嫁人?”

  “对,让她嫁,而且是嫁得越快越好。”他肯定地点点头,这是现今唯一的办法了。

  一旦离儿嫁了人,日后纵然想起一切也无路可退,那么自然就得安安份份地守着夫婿过日子。

  “可是人选呢?”纵是事态紧急,可也不能让他们的心肝宝贝随便嫁吧!

  仓潜离提出另一个难题,一针见血地点出问题的所在。

  “嗯,不是有许多媒婆来说亲吗?不如咱们就多花点精神,分头用最快的速度筛选对象,然后快些定下亲事。”

  在仓跃离的心里,万事都可以放一边,唯独落离的事得摆中间,现在第一要务就是在最短的时间内,找出一个人中之龙,足以匹配离儿的男人。

  这么办事是仓卒了点,可这也是没办法中的办法了。仓劲离点头附和,“嗯,就这么办吧!”

  第五章

  一室的红呵!

  龙凤红烛、高挂的喜幛,贴满一室的大红囍字,还有不绝于耳的唢吶乐声。

  在这大喜之日,新娘子的身上当然少不得那喜气洋洋的大红嫁衣。

  身穿着灿眼的红嫁衣,向来活泼惯了的落离哪里还坐得住啊,她这边伸手摸摸嫁衣的绣样,那边探手拨弄凤冠上的珠花,唇红齿白俏脸蛋上,始终挂着一抹幸福的浅笑。

  滴溜溜的双眸透着那精致小巧的珍珠帘子直转着,左探右瞧的,满心等待着自己深爱的男人前来迎娶。

  终于,喜炮声轰轰响起,她知道他来了,菱儿似的红唇向上勾起,任由丫鬟们替她罩上红帕。

  接着,喜娘引领着她的手牵上了那牵系着她和他一辈子的红缎的一端,她紧紧的握着,让那独属于他的气息在她身畔缭绕。

  突然,前方的引领一顿,原本的喜气倏地被一阵浓浓的杀气所取代。

  喜乐声没,取而代之的是人们的惊呼和碰撞声。

  双眼被遮在红帕之后的她,两道细细的柳眉倏地往中间拢去,她不安地轻扯着红缎,藉由那红缎将她的担忧疑惑传到另一人的手心。

  “没事的,别担心。”几乎是立即的,温和的安慰窜入她的耳里。

  以往,他是她的天,只要他说一声没事,她便能深信真的是什么事都不会有。

  可是今天不知怎地,即使他口里说没事,但是她心里的不安却还是逐渐的加深、加剧。

  “真的没事吗?”

  “没事的,只不过是朝廷有急事找我。”南宫修文的声音渐沉,其间亦掺杂着一丝紧绷。

  “在咱们的大喜之日?!”她的疑惑渐深,忍不住伸手想要掀开红巾帕,一探究竟。

  “别掀,不吉利的。”快手快脚地伸手阻止了她的举措,他故意轻快的说:“是啊,食君之禄,就得解君之忧嘛,不管是在什么日子。”

  那声音虽含笑,但却安不了落离的心。

  远处的斥责喧扰声逐渐加大,他的心里对于即将发生何事已心知肚明。

  唉,来得这般快吗?快得让他措手不及!


梦远书城(my2852.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