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叶双 > 胆大打更妹 >
十二


  “呼……”伸了伸懒腰,打起精神正准备继续前行之际,突然间,前方传出一阵打斗的嘈杂声。

  “咦?”这么晚了,怎么还会有这样的吵闹声,难道出了啥事?

  本来就是个天生的好奇宝宝,遇到这种情况怎么可能不心动,只见落离忙不迭的提起脚步往前奔去。

  才转过了一个街角,就见有好几个黑衣人正拿刀拿剑地在对付一个看似文弱书生的男子。

  哇,这可怎么得了?

  天生正义感十足的她无法忍受这种以多欺少的事情,当下用力的将铜锣一敲,以一夫当关万夫莫敌的气势冲上前去。

  双手环在胸前,她昂首朝着被她铜锣声吸引而停下动作众人教训道:“喂,你们几个羞也不羞,竟然以多欺少!”她虽是小小的个子,可是讲起话来倒也是声如洪钟,气概十足。

  “喂,打更的,没人教过你闲事莫管吗?那刀剑可是不长眼睛的。”为首的黑衣人抬眸瞧见这个子小小的打更小伙子,警告的说道。

  落离闻言粗鲁地呸了一声,正义凛然地道:“我只知道路见不平,就得拔刀相助。”

  “看样子,你是个不知死活的小子。”冷哼了一声,显然那些黑衣人压根不把她看在眼底。

  调转过头,他完全不理会落离,面对目标喊话,“文书生,我看你还是快把账册交出来,这样或许我还可以替你向王爷求求情,饶你不死。”

  “想要账册可以,除非你踩过我的身体。”化名文丁零的南宫修文冷冷地说道。

  “你可别敬酒不吃吃罚酒,你知不知道,王爷下令,若你拒不交出账册,便即刻诛杀。”

  “要杀我,怕你们还没那个本领。”勾唇而笑,他那傲然的态度顿时引出黑衣人的杀气。

  几把亮晃晃的大刀倏地抬起,目标全向他而去。

  “哇,还真是以多欺少耶!,”纵是知道人家完全不把自己瞧在眼底,但落离还是很快的窜进人群之中,以捍卫的姿态挡在南宫修文身前。

  “你们可别瞧这书生瘦瘦弱弱的好欺负,要欺负他,也得先过我这关。”这话说得豪气,可听在黑衣人的耳中却全成了笑话。

  众人讪笑声此起彼落,而被落离护在身后的南宫修文是完全笑不出来。

  只消瞧一眼,即使落离那巴掌大的脸蛋有一大半隐在帽中,他还是能立时认出她来。

  原本清亮的双眸变成幽沉,再瞧瞧她挡在他面前的模样,更让他的心房一紧。

  三年前的那一夜,她不也是这样护在他的身前吗?

  可结果呢?

  他绝对不能再让那一幕在他的眼前重演,想都没想的,他激动的伸手向前,粗鲁地将纤细的她给揣到身后。

  被他猛地一扯,猝不及防的落离脚步不稳的退开数步。“喂,你干么啊?我可是好心帮你耶,你可别不识好人心,我……”

  她的抗议都还没说完,南宫修文已经先一步地窜上前去,主动迎向那群蓄势待发的黑衣人。

  好不容易等到落离站稳身子,回过神来,一阵你来我往的刀光剑影已经在她眼前上演。

  “哇!”真瞧不出来,那瘦瘦弱弱的文弱书生也有这等身手。

  书中描绘的江湖事现在就在她眼前真实上演。

  她在心中赞叹,瞧那出手柔软如绵,仿佛毫无劲道一般,但一旦打在敌人身上,却能让人鲜血狂喷,可见力道十足。

  过招时,一丁点儿的杀气都没有,可是招招都能切中要害,左拍右砍地,不过一会儿的工夫,原本那些威风凛凛的黑衣人已经个个气喘如牛,而那书生却还是游刃有余。

  “文书生,原来你也是有两把刷子的,倒还真瞧不出来。”黑衣人眯起了眼,语带诧异。

  本以为这趟任务应该轻松得紧,却没想到却踢到了个大铁板。

  这……再这么下去,即使他们人多,只怕也讨不了好。

  黑衣人仔细观察敌我情势,忽尔他阴冷的面容上泛起一记冷笑。

  破绽!

  瞧文书生虽然出手凌厉,可是举手投足之间却很明显的在护卫着那个打更的小伙子,人一旦有了挂心,就是破绽。

  他刻意让手下缠住南宫修文,自己悄悄的趋近那看“戏”看得浑然忘我的落离。

  “好啊!瞧不出你这书生大哥恁地有一手,我小离儿真是开了眼界……”又见南宫修文撂倒一人,落离忍不住开心的拍手叫好,浑然不觉危险将至。

  倒是被缠在数人之中的南宫修文已觑着那黑衣人的动作,他心急地朝着她喊道:“小心!”

  “呃,要小心的应该是你吧!”被他猛然一喝,她还有些怔忡,现在在打架的人又不是她,她小心啥啊?

  不过既然人家这么好心提醒她,那她好像也应该做点什么来回报,这才叫做有来有往。

  于是原本蹲着的身躯倏地直起,她忘情的朝着南宫修文的方向走近两步,就这么刚好,那黑衣人捉人的动作落了个空。


梦远书城(my2852.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