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叶双 > 胆大打更妹 >
十一


  那一次的相遇是上天的怜悯,他不想、也不敢奢求再多。

  “骗人!”南宫修武斩钉截铁地道:“纵使你不怨她,也怨天,怨过她的兄长们吧!”

  “我……”他语塞。

  是知兄莫若弟吧!

  她——他是舍不得怨,可是他的确怨过天,也怨过她兄长们的绝情,但他自己心底也很清楚,在当时那种情况下,那是唯一的方法。

  所以现在既然事已成了定局,就没道理再去吹皱一池春水。

  “你是怨的,既然怨,那又何必否认,事情发生不是我们所愿,再说,当初的一切恩怨都已经快要随着我们的计画而终止了,也该是结束一切的时候了。”

  “很多事,过去了就回不来了。”置于桌案上的双拳紧握,南宫修文心中的挣扎表露无遗。

  “只要愿意,就一定要得回来!”天下无难事,只怕有心人。

  大哥总是这样顾东顾西的,当然要不回来,他可看不下去了。

  “好了,你别再说了!”南宫修文心绪激动地沉喝,修武的话像是包裹着糖衣的毒药,让他情不自禁的想要咽下。

  可是……他不能!

  他对仓家人有过承诺的,这是他必须付出的代价。

  “大哥,那奸佞的相国已经好比瓮中之鳖,我真不懂你究竟还在顾虑什么?!”

  不懂,他真的不懂。

  所以他决定铁了心要放手一搏,才不管大哥愿意还是不愿意。

  “相国就算败亡了,也不代表咱们就安全,何必要牵连无辜呢?”

  当初他就是太执着了,才会害到她,这次他再也不了。

  摇了摇头,他闭上眼,不再理会弟弟任何的说法,维护她的心意已定,他是绝对不可能再任由旁人将她再拖入这场仇恨的漩涡之中。

  即使是自己的手足亦不成。

  不行,她真的快闷死了!

  她好想出去透透气喔!

  当然最想去的还是南宫荒宅,弄清楚一切。

  趁着月光,落离手中揣着小巧的包袱,决定离家出走。

  哼!大哥关得住她一时,能关得住她一辈子吗?

  她步履轻巧地宛若一头猫儿,要逃家这档子事可大意不得,要避过巡夜的家丁简单,但要避过三位兄长的耳目可就难了。

  她小心翼翼地躲在墙脚,左右张望好一会,觑准了时机便拨开围墙边的草丛,一个可以让她逃出生天的小洞立时出现。

  她灵动的眸子闪过一丝兴奋的精光,几乎没有犹豫地就爬了出去。

  呵,逃家根本不难嘛,站在大街上,她兴奋得意的只差没有仰首大笑。

  不过得意也就一下,转念间难题就来了,现在逃是逃出来了,可还得不让哥哥们捉回去才行,若是光躲着,一来不知该躲哪里去,二来这样没办法解开自己的谜团。

  有什么办法能不让哥哥碰上,又能一探南宫荒宅呢?

  “天干物燥,小心火烛……”不远处传来了徐伯打更的声音,这声音就像一道灵光打中落离的心坎。

  真是太好的主意了,她不如跟徐伯要这个打更的差事做,哥哥绝对想不到她居然会跑去当个更夫,这样白天躲着睡觉,天王老子也找不到,然后趁晚上万籁俱寂的时候,借着工作之便,弄清楚那南宫荒宅里“闹鬼”的真相。

  神不知鬼不觉啊,她真是太聪明了。

  即想即行,她一边称赞着自己,一边揣着小包袱,立刻往锣响起的方向跑去。

  月光下,倏地浮现出一记身影,那凝望着她背影的眼神泛起一抹子的兴味。

  看那小妮子刚刚才似乎不知何去何从,接着突然喜形于色的往更夫方向狂奔而去,他大约可以猜得出她的小脑袋瓜里在想什么。

  呵,如果让大哥知道,他的心上人很有可能准备夜夜上街游荡,那么情况一定很有趣。

  就不信大哥知情还能放得下心,让她四处闲晃,只要这样让他俩日日兜着、瞧着,还怕大哥不会动摇心意吗?

  “天干物燥,小心火烛……天干物燥,小心火烛……”刻意压低的声音带着一丝沙哑。

  虽然声音不似徐伯的宏亮,但落离倒也将更夫这个工作做得有模有样的。

  纤细的身影在一袭黑色布衣的包裹下显得更加瘦弱,向来金枝玉叶的她,不过几天日夜颠倒的折腾,身子便明显的瘦了许多。

  不过,她可不在乎这些,她其实还满喜欢现在的日子的。

  虽然累了些,然而至少没有那些烦人的繁文缛节,也没有几个哥哥们镇日在她的耳边叨念着要她得更像个姑娘家,别老像个野孩子似的唠叨。


梦远书城(my2852.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