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叶双 > 胆大打更妹 >


  一个活灵活现的身影宛若自画轴上跃然而出,那灿灿的笑容更是让人看了忍不住跟着牵动自己的唇角。

  薄抿的唇才扬,原本紧阖的门扉便突地被人从外推了开来,随着门开,一阵冷风跟着窜入,拂起置于案上的那幅画。

  南宫修文睨了大剌剌推门而入的弟弟一眼,然后看似慢条斯理,实则快速的卷起那幅画轴,像是想要遮掩什么似的。

  没好气地睨了大哥一眼,南宫修武挑起两道浓浓的剑眉,“别收了啦,我还会不知道那画里头是什么吗?”

  不理会弟弟的话,他还是小心翼翼地将画轴卷好,仔细的收妥,那模样仿佛那是什么天下无双的宝贝儿一般。

  “大哥,我说你既然这么想她,干啥不去找她啊?”

  南宫修武就是不懂,为什么大哥要这么虐待自己,苦都苦自己,人家那厢倒好,忘得一干二净的,快快乐乐的过日子。

  只要一想到这里,他就忍不住会生气,气大哥这副想要却不敢索讨的蠢样。

  “来找我有什么事?”完全答非所问,南宫修文平静的脸庞上瞧不出一丝波澜。

  但他那眸底的眷恋与不舍,着实叫南宫修武瞧着气上心头。

  “大哥,你别再逃避了好不好,以前我不敢说,是因为我知道我们的境况不适合,怕说了你的心中会有牵挂,可现在不一样,咱们有权有势,为啥还不能?”

  他是真的搞不懂,大哥究竟为什么要这么隐忍自己的思念呢?

  若是真的已经放下,那倒也罢了,可瞧瞧他,只不过不经意的瞧见人家一面,就锁夜将自己关在书房之中,那失魂落魄的模样摆明了就是不能忘情嘛!

  既然不能忘情,那干么不勇敢的去索求?管他什么承诺,管他什么往事,大不了重来一次不就得了吗?

  这副畏畏缩缩的模样,真是让人看了心头直冒火。

  “你来找我什么事?”南宫修文完全不理会弟弟的怒气,仿佛这个话题一点都不值得讨论似的。

  “大哥!”才不让他这么轻易的就闪避掉,南宫修武是铁了心要和大哥说清楚、讲明白。

  他双手往书案上一撑,整个人居高临下的瞪视着大哥,将眼底的坚持清清楚楚地传达给兄长知道。

  “你别再逃避这个话题了,我不想再看你继续这样下去了。”

  抬头扫了弟弟一眼,尽管看清了他眸中的坚持,但南宫修文依然故我的伸手取来置于一旁写满密密麻麻数字的账册。

  他兀自认真的翻看着,一双修长的手将算盘拨得喀喀作响。

  “大哥,若你再不好好和我谈,没关系,那我去找另一个人谈。”话一撂,南宫修武作势走人。

  俗话说得好,打蛇要打七寸,这招他或许没有大哥来得炉火纯青,不过瞧着瞧着也会了七八分。

  果不其然,原本还沉得住气的南宫修文无法再无动于衷,向来平稳的语调也沾染了一丝浮动。

  “站住!”

  “你准备好和我谈了吗?”手伸出要推门了,南宫修武没回头的问道。

  “多谈何益?”他虽仅是长叹一声,可其中的屈服已经明显的传达给弟弟。

  回身,南宫修武没有遗漏兄长的手不由自主的轻抚着案上卷轴的举动,他白眼微翻,故意激道:“也对,多谈是无益,正所谓坐而言,不如起而行嘛!干脆我明天就找个媒人上仓府说亲去。”

  “修武,别胡来!”南宫修文沉喝。

  “我不是胡来,既然大哥总是放不下,干么不努力地想法子拥有呢?”

  这样挂在心上的滋味铁定不好受,他就是不懂大哥为何如此甘之如饴,而他实在是再也看不下去了。

  那仓落离若是没有不小心误闯荒宅,他或许还不至于兴起这念头,可是她来了,让他瞧清楚大哥对她的心思依然那么深、那么沉。

  原以为已经遗忘,却只是深藏心中,既然如此,那他这做弟弟的不尽点绵薄之力就太没有手足之情了。

  “放不下与放得下都不重要,只要她过得好就行了。”

  遗忘有时是一种天赐的恩惠,如果说得要她想起一切,他们才能再在一起,那么他宁愿就这样静静的守着她、看着她。

  她的笑是那么的灿烂,他不忍心去剥夺。

  “你的说法其实是一种逃避,其实你还是有怨的吧,怨恨她遗忘了你,遗忘了你们曾经有过的一切。”

  “这是不可能的。”想都没想的,南宫修文否认道。

  在一切的苦难过后,她的遗忘是好事,他怎么可能会去怨恨这样的赏赐,他有的只是对上天的感激。

  “真的没怨过?”两道浓眉高高的挑起,南宫修武摆明了不相信兄长的说法。

  “当然!”

  真的是一点也不怨的,要不然他也不会不舍她一个人躺在冰凉的地上,进而打破他不再接近她的誓言。

  一次就已经足够了。


梦远书城(my2852.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