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谢上薰 > 请你包养我吧 > 上一页    下一页
三十七


  另一位女同学的婚礼,康润之白然又陪她同进同出,在入席处文礼金时,苗珠华跟她男友也到了,两位男士已有点头之交,坐在一起也不尴尬。

  大腹便便的朱皇蓉一个人来,肚子很大了,她家柯主任怎么放心让她一个人出来,不过医生项轮班,家人需要时不见得在身边。

  磕瓜子等上菜时,朱皇蓉才嘀咕道:“我这一胎是我老公的第三个孩子,他根本不紧张,但我可是第一个耶,绝不容许他太闲,吃饱后一定要他来接我!男人有福气娶了年轻漂亮的老婆,不是该殷勤些吗?”

  苗珠华半真半假的笑。“不见得,你老公应该觉得自己都一把年纪了,懒得献殷勤,反过来要人伺候昵!”

  朱皇蓉冷脸道:“你真没礼貌,我老公还很年轻,现代人活到八、九十岁是寻常事,等小孩一出生,一定可以重新体验当爸爸的活力。”

  苗珠华感觉到馥雨在踢她,只好不再逞口苦之快。

  “每个小孩都是独一无二的,当然应该得到父母独一无二的对待。”馥雨笑眯眯的打圆场,看向男伴,“你觉得昵,润之?”

  康润之早已拜倒在这位温柔的小女人的罗裙之下,她说向左他就不会向右,“只要你愿意替我生孩子,我这次一定可以当个好爸爸。”

  馥雨感动地笑了,心i胡里荡着一股奇妙又揉合了欣慰的浪涛。

  有好几个人都偷偷劝她赶紧怀孕来绑住康润之,她不为所动,看看周遭的例子,很少有人离婚是因为生不出孩子,大都是生了小孩后才离婚的。孩子是夫妻之间的润滑剂,但不是救命丹。

  馥雨渴望得到康润之长长久久的爱,但绝不会用孩子来绑住他。

  他爱她,因为她是她,不因为她生不生孩子而改变。

  苗珠华已放话不想拖到二十岁才嫁,二十九岁又不宜结婚,她的男友已经跟父母商量今年结婚的可能性。

  朱皇蓉如愿以偿当了医生夫人,但实际上并没有表面风光,别提老公的薪水有一半要供养两个快念大学的儿女,每天回家就只会喊累,放假只想休息,根本懒得出去玩,害她快闷死了,决定生下小孩请保母带,她要重回职场当业务员,自己赚饱饱比较实在。

  今口见到苗珠华的男友有一副俊逸出众的面貌,孙馥雨的男友有一股怡然白若的神采,难以消化自己内心黯然若失的感受。

  就连今天当新娘的女同学,新郎还比她年经一岁昵!虽然未来的幸福与否没人晓得,但任谁见了都会说。“呵,好相配昵。”

  朱皇蓉一心只想当医院主任的夫人,现在不免有点后悔不该拒绝那位年轻的内科医生,嫌他无权无势,无法决定医院用药。

  算了,人生没有后侮药,走一步算一步,瞧瞧孙馥雨,离婚也不可怕嘛!

  康润之垂视馥雨的自光带着明显的关杯,看到她喜欢吃的菜色出现,会替她多夹一点,而且明白自己要开车,便乖乖地不喝酒。

  他不时在她耳边低语,她轻应,扬睫浅笑。

  他想要珍借她,珍借当下。他的心有一股新的力里进驻,告诉自己一定要健健康康地活很久很久,跟她在一起。

  从未有过一个女人,让他感觉如此亲近,心盛着心,像是……走了好理长的崎岖道路,峰回路转只为了寻找她,与她相遇。

  感信如柔水,他安心地跌落她遇暖的流域。

  即使苗珠华如愿做了太月新娘,拍婚纱照时还请雨来陪伴,也没有激起她想婚的念头。

  即使前夫莫名其妙传一封email给她,内容是怀念她过去的种种付出,性情不骄不躁,温柔善良,而且三餐正常,厨艺精良,对婆婆孝顺又善待小姑,让他生活无后顾之忧,不像现在的老婆……

  馥雨直接删掉了那封邮件,不留下半点痕迹。现在的老婆不正是你的最爱吗?既是天生的一对,就好好的爱下去吧!

  “我的好,只留给值得我对他好的男人。”

  她不刻意追求开式,康润之是懂她的,细水长流地走下去。

  孙翼然和康胜军申请到同一所大学出国念书,康胜军与生母黄朝贞一直以网路联系感情,如今他人在美国,黄潮贞有空会飞去看他。

  康润之毕竟不敢过于放牛吃草,带着馥雨去美国探望康胜军和孙翼然,那两人简真如鱼得水,念书之余疯狂地玩,还嫌他们碍事。

  果然孩子大了,父母就得靠边站。

  “我们自己去玩吧!”康润之倒是看得开。

  “全靠你了,导游。”馥雨莞尔一笑。

  然后某一天,他们路过一间美丽的小教堂,康润之福至心灵地下跪求婚,在异乡陌生人的起哄声下,馥雨满口答应。

  于是,他们携手走进小教堂,在牧师的见证下结婚。

  回台后,他们悄悄去办了结婚登记,没对谁张扬。

  “真好奇,谁会先发现我们结婚了呢?”

  “很难吧!我们一直戴着订信戒。”

  “我打赌是我娘家的人。”

  “我打赌是我父母那边的人。”

  “不可以作弊。”

  “你也不许通风报信。”

  两人的互动一样,生活习惯没改,偶尔日出一句“老公”,“老婆”,也没人感觉怪异,没发现这两人一直狼狈为奸的欺瞒大家。

  古人说得好,一床不睡两样人。


梦远书城(my2852.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