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谢上薰 > 请你包养我吧 > 上一页    下一页
三十四


  “我没跟他吵,是他自己的问题。”

  “哦。”少年维特的烦恼,挺棘手的。

  “你、你那是什么眼神?”他是怪物吗?

  她转转眼珠子。“没事,眼晴有点疲劳而已。”

  “呱,那个……”孙翼然不知怎么说。

  她很有耐心的看着他,宾全看在他“悲摧”的命运上。

  “那个……姊,康先生有没有跟你说……”

  “说什么?”

  “你先告诉我,他对你好吗?”

  “很好。”

  “最近的态度有没有改变?”

  “没有。”她有些无奈,“阿翼,你不是这样婆婆妈妈的人。”

  孙翼然揪然作色,“我才不是婆妈,我是怕你受到打击即!”

  她踮起脚尖,摸摸他的头。“阿翼长大了昵!”

  “不要摸我的头,我又不是小鬼!”低吼。

  就是小鬼才这么难搞。

  “好,大鬼,你到底在担心什么?”

  “我跟你说,你不要混到呢,就是一一胜军的妈妈回来找胜军!”

  “哦。”好像绕口令。

  “你的反应就这样?”

  “不然呢?”

  “康先生的前妻回来了耶!”

  “他的前妻是豺狼虎豹吗?就算是,也是他的问题不是我的问题。”

  “你不担心康先生被抢走?”

  “阿翼,我很有经验了,男人一旦变心就难得救,担心或害怕都没用。”

  孙翼然一时哑口无言。

  “阿翼,胜军的妈妈突然出现,最困扰的人应该是胜军。夫妻一旦离婚便再无干系,可是血缘很难切断,胜军如今一定充满矛后,你们是好朋友,给他多一些支持。”

  “哦,好。”

  孙馥雨感性的说宾,便开车走了。

  她并非完全不在意,但不至于方寸大乱。胜军的妈妈回来见儿子,康润之晓得吗?胜军的爷爷,奶奶应该很生气吧!

  想念儿子也该早点回来看,青春期正是最机车的时候,困难度情增。

  她自己从小父母离异,多少能体会康胜军的心情,尤其母亲远嫁新加坡之后,常常一年才回来省亲一次,感觉上便疏远许多,幸而如今有网路可作视讯,弥补亲情上的缺憾,但还是很难重拾亲昵的感觉。更何况十多年不来往的?

  人是感情的动物,但亲情并没有人们歌诵的那么伟大,还是要尽量生活在一起、彼此在口常相处中增进感情,不是说你是爸爸、你是妈妈,孩子就一定会爱你、尊敬你,没那么便宜的事!

  父母付出十,孩子未必能回馈五分,更何况是从小缺席的?

  回到家里,在玄关看到一袋行李,然后听到父子吵架的声音,她听了几句便明白,胜军不想再看到生母登门拜访,便提着行李想投靠父亲,但康润之希望他不要逃避问题,不想见她便当面跟她说……

  康胜军怒了,“是你们不负责任把我生下来,现在却把问题全数丢给我,叫我自己去面对……我讨厌她!也讨厌你!”

  康润之兼职叹打败了,沉着脸,闷不哼声。

  馥雨提起玄关的行李走近他们,轻柔而专注的问道。“胜军,睡客房可以吧?还是想父子秉烛夜谈,跟你爸一起睡?主卧房可以让给你。”

  康胜军叮了一跳,“谁要跟他睡?恶心死了。”

  康润之横局竖眼,“我也不想跟你挤,臭小子!”

  馥雨瞪了康润之一眼,“你是小孩子吗?怎么跟孩子一般见识?”

  康胜军抢着说。“我才不是小孩子,我长大了。”

  馥雨火大了,“既然都是大人,就表现得像个大人!都先去梳洗,准备睡觉,等明天脑袋清醒了再讨论。”

  男人在乱时,往往需要女人一个指令一个动作,分心去做别的事,比较容易冷静下来。

  康胜军少年心性,冲洗过后,很快躺平了。

  康润之却翻来覆去,辗转难眠,实在厌烦前妻突然冒出来要孩子。

  馥雨也无法入睡,身边的男人像一只大虫不断蠕动,她索性翻身狂野地跨坐在他腰腹上,微倾身,居高临下地俯视着他。


梦远书城(my2852.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