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谢上薰 > 请你包养我吧 > 上一页    下一页
三十


  “哼,口蜜腹剑。”

  “是吗?那我直接取笑你罗!”

  “我有什么好取笑的?”

  “其实你根本舍不得花三干多元买一件衬祛给老公,等我走后,你会跑回来退货吧!”故意看扁她。

  周凌霜心中一突,但死也不能承认。

  “他是我亲爱的丈夫,别说三干多,三万多我也不会舍不得!干嘛?你眼红啊!我出来帮老公、孩子买东西,而你昵,没老公没孩子,好清闲嘱!”

  瞧瞧她手上的纸袋,孙馥雨笑得别具含意。“真可怜,为了老公、孩子拚命牺牲自己,别说你身上的衣服该送去资源回收了,光看你手上拿的皮包,唉,一个三百九还是五百九?你好歹也是一位名师吧!”

  周凌霜暗暗咬牙,“我是怕周年庆人挤人,被扒手盯上,所以刻意穿得随性些,正打算乘机买一个名牌包。”

  馥雨淡雅一笑。“刚好我也想买一个送给自己,一起去挑吧!”

  “我为什么要跟……”

  “哦,其实你是打肿脸充胖子,老实说嘛!”

  “去就去!”

  “那走吧!”

  馥雨直接带她走进一家义大利进口的名品店,皮包款式非常多,质感佳,而且不会离谱得动不动就十几万元或数十万元,走低调奢华路线。

  周凌霜嗤笑,“原来你的品味不过如此,买这种包谁晓得你背的是名牌包,我要买只买LV!”

  “真的吗?”馥雨偷偷叹气。她只想恶作剧一下,但依然会考虑到蓝家还项付房贷,太高档的名牌店便不去了。周凌霜却只知道香奈儿或LV,但LV更适合上班族,便一心只想买LV!“既然你只看得上LV,我就舍命陪君子吧!”也好,至少大家都知道LV,买回去无法谎报价钱,对丈夫或婆婆少说一个零。

  这次换周凌霜带头走进LV专卖店,馥雨走在后头,佩服她勇气可嘉,穿那样子也敢进来,没看到店员的眼神怪怪的?

  不过既然来了,馥雨想先帮康润之买一个生日礼物放着,他舍得用好东西,但会珍借地使用好多年。她注意到他的皮夹都用旧了,便挑一款皮夹,请店员包成小礼盒,爽快结帐。

  “孙馥雨,你还在讨好男人吗?先对自己好吧!”周凌霜痛快的反击回去,她已挑好一个大型LV包,常见的款式,但辨识度高,以后不论出游或逛街一定要背着,以免又撞见讨人厌的前妻。

  馥雨等她结宾帐,才轻轻提醒道。“我家康先生最不爱看我背大包包了,因为女生会什么都想带、什么都往里面塞,很快就肩膀酸痛了。不过你有小孩,要带奶瓶、尿布出门,很适合你啦!蓝太太的眼光不错!”

  一股熟悉的郁闷感,又沉甸甸地顶在周凌霜的胸口上,让她觉得又气又悔又无奈又想尖叫一一当然她不敢当众出丑,只是真勾勾地望着孙馥雨,真的是前世冤家。

  走出LV专卖店外,依然有川流不息的人涌进百货公司,但真正贵死人的名牌店外的长廊反而最空,大家都去抢折扣商品,不打折的名牌等发财了再买。

  周凌霜拎着好大的LV提袋,说真的会有一股莫名的虚荣感,仿佛从女老师晋升为名媛一样。

  “孙馥雨,你还没有学到教训吗?光替男人买却忘了买给自己,小心哟,痴心女子负心汉!”即使那位负心汉如今是她丈夫,她并不在意。女人很妙,只要对方被羞辱到就好。

  馥雨不矜不燥的谈笑道。“我家康先生值得的!相反的,过去我不曾买过名牌给蓝先生使用,怕他穿戴去学校会惹人非议。现在有蓝太太替你老公打点行头,相信他会比过去更加称头,迷倒一票女学生和女老师。”

  周凌霜如何听不出她在说反话,冷道。“男人只要穿着干净就好了,需要花钱打扮的是女人,我才不像你那么笨,帮老公打扮得有型有款,被抢走也不冤枉!”存她的打理下,蓝松乔的穿着愈来愈像宅男。

  “你喜欢跟欧吉桑走在一起,那是你的自由。”馥雨一脸平静,眼角含笑的打量她身上的衣服,好像看到不合时宜的女人出现。“背着LV包包,拜托别穿这种衣服出来,衣服与包包若不相配会被人取笑,不如不用名牌。”

  周凌霜一昂下巴,“你少管闲事,我家里的高级套装很多。”

  馥雨颔首。“是吗?下次巧遇,我会好好见识一下。”

  名牌,其实是个无底洞。

  放眼周遭的女性朋友,存款有上百万元的很多,会买不起一个名牌包包吗?没有那回事。只是大多数人会理性消费,买了名牌包之后呢?就该配上相得益彰的衣服裙子。买了衣服裙子之后呢?鞋子能穿五百九那一双吗?而且能每天穿同一套衣服配那个包吗?大包里的皮夹、化妆包、手机……多的是名牌小物等你去买,没完没了。

  理性的使用名牌,不要耳根子软的随人起舞,的确可以为生活品昧加分。

  许多上班族领了业绩奖金或年终奖金,会买一个名牌小物搞赏自己,激励自己更加努力,才能一直使用好东西,算是聪明的消费。

  不浪费是必要的品德,但一味的枢门、吝啬,不消费,也无助于经济,金钱也要适时流通嘛!

  说穿了,一辈子不使用名牌照样活得怡然自得,爱用名牌货也不算不道德,前提是量力而为,最忌伟打肿脸充胖子,引起家庭纠纷。

  孙馥雨就是知晓蓝松乔家里绝不会买名牌,才恶作剧的激周凌霜买一个,带她去中价位的义大利品牌买,一般人也猜不出价钱,可她却嫌低调,要买就买一眼就教人认出的LV包。

  “蓝太太坚持要用LV,拿回去不会吵架吗?还是先拿回娘家放着比较好。”

  “不必,我自己花钱买的,何须看人脸色?而且,我知道你是假好心,回头就会传简讯给松月告诉她,对不对?别以为我不知道你不安好心眼。”

  馥雨面无表信的瞅着她,“你真好笑,我若是对你安好心眼,你也不会相信不是吗?像是我为了让你们婆媳和睦姑嫂安乐,所以对松月的请求软了心肠,心想房子既已转移至前婆婆名下,就劝我爸算了吧!相信如此一来,你会对婆婆恭敬些、对小姑和气些,一家人从此和乐融融,多美好的未来!”

  周凌霜气不打一处来,“你果然是故意的,可怜我老公被骗了!”

  馥雨一脸凝重的冷视她。“谁骗了谁?唯一被骗的只有我不是吗?房子依然在蓝家人手中,只是换了母亲的名字,会不见吗?而且这是你们蓝家人串通好了想教我心软,知道我不忍心为难老人家所设的一场局,不是吗?连我爸都说,你们姓蓝的诡计多端,抓住我的弱点。”


梦远书城(my2852.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