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谢上薰 > 请你包养我吧 > 上一页    下一页
二十八


  两人在一起的事,既不张扬也不隐藏,办公室里只有康理事长知道她跟自己的儿子在一起,相处得跟过去一般平顺,没人说她耍特权。

  自己家的浪荡子,她居然说他令人好安心,可以依靠!康理事长便知道儿子遇见真命天女,有救了。

  孙馥雨不确定自己还能不能傻里傻气、掏心掏肺的爱一个人,但只要和康润之在一起一天,她就会对他好一天。

  从网站上接到蓝松月传来的讯息,现任大嫂和我妈大吵一架,负气抱着儿子回娘家十天,趁这机会已说服大哥将房子暂时转移到妈的名下,浇一浇媳妇的气掐,否则我哥也没好日子过!他被说服,你也放弃上诉吧!

  馥雨回传:等我放弃上诉,你妈不是又乖乖把房子交给你哥?

  瞥松月传来:不会,不会,这一年多来我妈已彻底受够了周凌霜,更气我哥十次有八次袒护老婆,很怕自己老后无依靠,常常暗自流泪。经过我苦心规劝,我妈现今是跟我站在同一阵线,已偷偷告诉我,等房契到手要托我保管,以防又被我哥骗回去,当然这点不能让我哥知道。

  馥雨回传:等房子过户成功再传给我吧!

  下线后,她并不觉得开心。

  损失一间房子并非小事,何况便宜那个背的男人与第三者。

  离婚时她真的没想太多,只想着不要再见到那对奸夫淫妇就好!而且,当初是她自己甘愿将房子过户给蓝松乔,她知道很难讨回来,蓝松乔并没有假造签名什么的。

  没想到父亲请律师替她提出告诉,反而更教她看清楚蓝松乔与周凌霜小人得志的嘴脸,而勾起她不甘的情绪。

  她感到凋怅,没办法待在屋子里,坐着电梯真达顶楼。

  已经在这里住了快两年,她却一直没上来这边,有住户说这边的夜景不错,康润之却一直避免提到“顶楼”。

  怕她又联想到跳楼的事吗?真是爱操心的男人。

  阳光明亮的午后,她在顶楼的观景台椅子坐下,静静地望着蓝天,理温自己的思绪。

  用一间不太可能拿回来的房子,搅得姓蓝的一家人忧心仲仲、态忑不安,父亲算是达到目的了。而她,因为机缘巧合,抛出一个诱人的香饵给蓝松月,而她也一口吞下,从此便教蓝松月以半个主人的身份回娘家,周凌霜应该会常常不痛快吧!而夹在中间的蓝松弄,又岂能舒心痛快?

  这算不算还是另类的复仇呢?

  虽然害父亲赔上了嫁妆,吃了大亏,但人活着不痛快,也算是无言的惩罚。

  手机铃响时,她懒洋洋地接起。“喂。”

  “馥雨,你回娘家了?”

  “没有……我在顶楼。”

  “顶楼?我们家的顶楼?”他失声。

  “对。”她心窝一甜。他说“我们家”。

  “我现在立刻上去,你不要动,知道吗?”

  “好。”

  二分钟后,康润之也出现在顶楼,远远就瞧见穿着粉肤色荷叶袖上衣和小直筒牛仔裤的她,穿着拖鞋,应该是直接从家里上来。

  他慢懊走向她,在她身旁坐下,然后拉住了她的手。

  “润之。”

  “怎么了?”

  “我没有想自杀,你不要紧张。”她柔声低语。

  “我没有紧张,只是顶楼风大,摸摸看你的手凉不凉。”

  酸意,涌上鼻头,她眨眨眼,阻止泪水滑落,索性将脸埋进他的胸膛。

  还能说什么?

  他的爱不言而喻,宽厚的胸膛,容得下她所有的好与坏。

  “馥雨?”康润之好意外,伸臂环抱着她。

  “润之,你为什么从来不问我爱不爱你?”

  “还用问吗?你对待我的态度说明一切。”

  “如果我不爱你,怎么办?”

  “你乖乖的让我爱就好了,我并不是为了求你回报我才爱上你,就只是爱你而已!”

  这傻男人!究竟在说什么呢?

  可是他好坏,害她感动得再也忍不住泪水,低泣不已。

  康润之急了。“为汁么哭?馥雨,你受了什么委屈?快告诉我!”

  “受委屈的是你,不是我。”她哑声细语,字字句句都打在他心上。“我只是很自己不够爱你……我不知道要怎么做……”

  “你怎么会这么想呢?跟你在一起,是我这一生最感到幸福的前光。”他紧紧地、心痛地将她呵护在怀里。“你做得够好了,馥雨,你要记得我们还有漫长的几十年要在一起,慢慢地爱也很美丽。”

  他捧起她的脸,真视她泪光闪闪的眼。“你会恨自己不够爱我,表示你已经在爱我了,我好开心。”

  “润之。”她哭泣着唤他的名。


梦远书城(my2852.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