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谢上薰 > 请你包养我吧 > 上一页    下一页
二十七


  朱皇蓉忙道:“留下电话和脸书帐号,开同学会可以通知你们。”

  馥雨留给她,苗珠华不留,“通知馥雨,我就知道了。”

  朱皇蓉摆摆手,她们便走出餐厅,准备上楼。

  “咦,你看她穿那样子,不会是专门勾引医生向C药厂进药吧?”苗珠华皮笑肉不笑的说。“才二十七岁就年薪百万,买得起房子,靠啥本事赚钱只有天晓得,还敢讽束业我们公务员!”

  “不招人妒是庸才,被人嫉妒一下有什么关系?说起来这也是社会的悲哀。”雨沉吟道:“当大家一窝蜂想考上公务员,表示这个社会经齐动荡不安,才有那么多人抢着捧铁饭碗。”

  “说得也是。”

  “风水轮流转,你别在意朱皇蓉说的话。当初舅舅不想做市场生意,考上公务员,不是被阿公骂“领死薪水的,抉出众”?时至今日,换你考上公务员,阿公反而大感欣慰,说你比表哥有出息,晓得安排自己的人生。”

  “真的耶!”

  “此一时彼一时,不必太在意。”

  “也对,我干嘛在乎朱皇蓉那张酸溜溜的血盆大口!”

  馥雨噗嗤一笑,矢口道她依然不爽朱皇蓉,便不再说了。

  回到外婆住的病肩,气氛有点怪,原来是舅妈拉着苗若愚来医院请罪,刚巧康润之也坐同一部电梯上来,在外人面前要怎么骂孙子?

  气氛有点僵。

  康润之若无其事的跟馥雨的外公,外婆聊几句,看到馥雨回来便起身告辞,苗舅舅对康润之十分有好感,礼貌性的送到电梯前。

  康润之一直牵着馥雨的手,这时才笑道。“舅舅如果不嫌我唐突、多管闲事,听听我的建议如何?”

  苗舅舅正愁没人商里,“你说说看没关系。”

  康润之温和道。“年轻人有年轻人的想法和生活理念,令公子若执意想另组小家庭,舅舅在能力范围之内不妨资助一二,带令公子去看房子,但是,一定要坚持只付“头期款”,接下来每个月要付多少货款、付不付得起,就由令公子自行斟酌。顺便告诉他,将来生孩子也要自己养,如果他依然坚持搬出去,有能力自组家庭,又有什么理由不成全他?”

  苗舅舅想了想,茅塞顿开。他不能杯逆父母,不敢开口要父母先把房子给孙子住,又被儿子气到没力,想随便他搬出去好了。听康润之这么一说也对,让臭小子尝一尝背房贷的滋昧也好,太好命了才不懂惜福。

  馥雨跟看康润之回家,心里说不感动是骗人的。

  “你有没有吃晚餐?不是说不用来接我。”

  “我在公司附近吃自助餐,想一想要来接你回家才对,趁此机会让你外公一家人对我的印象加分,不错吧。”

  “很聪明,不过还是谢谢你。”

  “谢什么?”

  “谢谢你对我的体贴,其实我知道并不顺路,而且你还愿意费心想出一个两全其美的法子告诉我舅舅。”

  “这有什么?只是当局者迷,旁观者清。”康润之抱抱她,知道她重感情,昨晚便没睡好。“放心好了,不出三个周,苗若愚便会放弃搬出去白立的念头,乖乖住家里。”

  “你怎么知道?”她愈来愈依恋他的怀抱了。

  “我去医院刚好和舅妈、苗若愚搭同一部电梯,舅妈爱面子没说什么,苗若愚却一直抓紧机会想说服舅妈跟他站同一阵线,一起说服老人家把房子让出来。”康润之摇头发出一声轻叹,“我当时心里便想,要当啃老族也该认清宿主,父母都还没有啃宾,怎么想先啃祖父母?”

  馥雨的心抽痛了一下。“听你这么说,我反而希望表哥搬出去吃点苦头。”

  “我自己曾经是个不孝子,浪荡了二+年,工作之余拚命的游戏人生,所以现在都乖乖让父母骂,也不大好意思对胜军摆出爸爸的架子,算是遭报应了,也因为这样,我一向不敢插手别人的亲子问题,你没看我对舅舅提议时,讲话多小心。”

  “我知道,你是为了我破例多管闲事。”雨遇柔地凝望他,“可是,润之,大家只在乎现在这个康润之,包括你爸妈,胜军,和所有的人,大家看到的是现在这个很棒很懂事很体贴人的康润之。”

  “包括你吗?我的馥雨。”深邃的目光琐住她。

  “我是最大的受益人!”

  她朝他粱然一笑,他的星眸圈定她,好整以暇地吻上了她,与她甜蜜文缠,爱在每一次亲密接触里,神魂颠倒。

  闲,要闲在心里才算。

  别人看她像是云淡风经,似乎离婚的事没有太伤害她,前夫的太太在网路上叫嚣,旁人好心告诉她,而她浅笑,并不理会。

  少女气盛时,她编织着自己的婚姻梦想,最后也只落个痴狂。

  别人没看到她被打击到溃不成军,死不成,只能哭着活下来,是康润之一口复一口、一点一滴地舔去她心肝上冒出血丝的泪水,把她当一个女人哄着、疼着、爱着,让她又会说又会笑了。

  怕她像会迷路的小孩,出去了便不知道回来,出门时他总喜欢牵看她的手,即使去参加朋友的生口趴,被朋友起哄取笑,他的表信和她一样淡定。


梦远书城(my2852.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