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谢上薰 > 请你包养我吧 > 上一页    下一页
二十六


  “希望他会这么想就好。”苗珠华耸耸肩。

  吃着口味普通的饭菜,聊着近日发生的一些琐事,平常各自工作都忙,全靠网路联系,难得在一起便八卦不停。

  突然,有人端着托盘走到她们桌旁。

  “嗨,可以并桌吗?”

  “朱皇蓉!”苗珠华愣了一下才认出她来。

  “没想到会在这里遇见老同学。”朱皇蓉看向孙馥雨,“苗馥雨,也好久不见了,听说你结婚了。”

  馥雨脸上挂起礼貌的微笑。“是,从毕业第一次同学会之后……不过,我离婚了。”没啥好隐瞒的。

  刚坐定的朱皇蓉,征了一下便呵呵大笑。“现在如果遇见好久不见的朋友,不能随便问你和你老公生几个孩子了、你那个男友XX还在Z公司上班吗……之类的问题因为对方有可能离婚或换男友了。”

  “是呀!”

  他们念同一所大学,修过共同科目,社团活动也常在一起,馥雨和朱皇蓉还加入学生会,不过朱皇蓉一向比较主动,活跃,相较之下,馥雨不爱出风头。

  毕业后白然渐行渐远,没想到因外婆住院又碰面了。

  朱皇蓉穿着套装短裙,里面的小背心微露乳沟,画着精致的大浓妆,不像是来医院探病的。

  掏出名片,是一间知名制药厂C公司的业务人员,来医院拉业绩的。

  孙馥雨从不跟同学多谈家里的事,同学顶多从侧面得知她父母早已离婚,不晓得她祖父母是某家制药公司的董事长,如今由父亲接任。

  苗珠华朝她眨眨眼,你爸公司的竞争对手药商耶!

  业务员满街跑,各凭本事赚钱吧!

  馥雨自幼周旋在两家长辈之间,一向分寸拿捏得当,何况是面对旧日同窗。

  “你常跑这家医院?”她说了今后改叫孙馥雨。

  “离个婚也要改姓,真麻烦。”朱皇蓉有趣的扬起细后,说道。“这家医院可以说是我的发迹地,磁场特别合,让我顺利成为公司的三位王牌业务员之一,挂上“副理”的名街,害业务经理常担心我篡位昵,呵呵呵!”

  好久不见的同学见面,不是比婚姻,就是比事业。

  “你们呢?都二十七岁了,存到人生第一桶金没有?”朱皇蓉打量她们。

  “我一样在私立高中当行政人员,尚可自足。”馥雨低调的说。许久不见,避免交浅言深。

  “难怪穿着好端庄。”朱皇蓉没说不时鉴,业务员不随便在口头上得罪朋友,转向苗珠华,“那你昵,硕士班读宪了没,遗是继续念博士?”

  苗珠华翻眼珠,“我早己拿到学位在工作了,在税捐处上班。”

  “是公务员即!怎么优秀的人才都跑去考公务员?难怪台湾愈来愈没竞争力,大家只想着混吃等死。”朱皇蓉一脸不满地撇撤唇。税捐处的,拉不到生意,犯不着太巴结。

  “谁在混吃等死啊?税捐处很忙的好不好?”苗珠华愤慨不平的抗议。

  “好啦!算我失言,你可不要来查我的税!”朱皇蓉笑笑带过,“馥雨是离婚了,那你结婚了吗?”

  “还没。”

  “又是硕士,又是公务员,媒人没踩断你家门槛?”

  “现在谁家还有门槛?”苗珠华受不了她一张油嘴。“那你自己呢?”

  “我啊。”朱皇蓉戏禧的眨眨眼,“在等我家医生来娶我啊!”

  “你家医生?谁呀?”苗珠华不容易被唬。

  朱皇蓉俏脸微仰,“某一科的主任,但不能告诉你,以防横刀夺爱。”

  苗珠华蚩之以鼻。“你是连续剧看太多!更何况,在这种大医院能当上一科的主任,少说四十岁以上,没有少年得志这回事。喂,你家医生五十了没?是离婚还是死了老婆?家里有几个小孩了?”

  朱皇蓉一脸没意思的哼了哼,泼辣道:“只要男人够爱我就好了,管他那么多,有钱进口袋最重要。”

  苗珠华也面无表情的学她冷哼一声。“我也很爱钱,但没办法说只要有钱就好,还是必项有所选择。”

  “所以我才是百万年薪的业务员,已经货款买了一间小窝,你还住在家里。”朱皇蓉装腔作势的发出一声长叹,“这也是你命好啦,家里有房有车,爸爸也是公务员,当然不了解我们升斗小民的辛苦,毕竟你们不愁退休后没钱花,我们可是要自己存老本即!

  当然比较见钱眼开,不是存心嫉妒你喔!”

  “你……有本事也去考公务员啊!”

  “哟,我们每年纳税养你们这些公朴,还敢跟主人翁呛声啊!”

  “不好意思,我们也是每年纳税,而且一毛钱也跑不掉!”苗珠华眯起眼,生硬的说:“反而是像你这种没有固定薪资所得的人,最容易逃税!”

  “谁说的……”朱皇蓉脸色微变。

  “够了没?”孙馥雨似笑非笑的插话进来,“各行各业都各有甘苦谈,大家同学一场,难道要开瓣论会吗?”

  苗珠华耸耸肩。“我们该上去了。”


梦远书城(my2852.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