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谢上薰 > 请你包养我吧 > 上一页    下一页
十九


  “湿答答的湿人吗?那我冲去琳雨……”

  “不要啦!”

  馥雨拉住他突然站起的身子,笑他幼稚,幸好这时有其他游客也进来躲雨,康润之又乖乖的坐下,收起保鲜盒放进背包。

  一大两小的二名游客都穿着新买的雨衣,应该是妈妈带两名小男孩出来郊游,走累了进来休息一下,小孩抢着坐下,妈妈撩下雨帽,竟然是蓝松月。

  馥雨面无表情,心里哭笑不得。

  蓝松月也大感意外,“大嫂……不,馥雨,又见面了。”好奇的看着她身旁的男士。

  馥雨对康润之道:“这位是蓝先生的妹妹,我以前的小姑,跟我很好,现在不方便来往了。”

  康润之点点头,才懒得给蓝家人好脸色看。

  馥雨转向蓝松月道。“这位是康先生,我的男朋友。”

  康润之开心的拥住她,他终于可以“见人”了!

  蓝松月好奇得不得了,来来回回扫视她与他,有一种说不出的契合感。

  “之前听我哥说,你和一个不怎样的男人同居……现在看起来还好嘛!”心情好复杂,应该称赞前大嫂和她的新男友很相配吗?

  不怎么样的男人?苗馥雨算是见识到男人无聊的自尊心。

  她从容不迫的展颜一笑。“跟我爸的事业成就比起来,他的确不怎么样。不过,好歹有房有车,又自愿说要养我,所以我就给他养了。”

  蓝松月尴尬的笑道。“是呀,那还好呀!”

  如今的男人有几个有种说“我养你”!

  “对了,你哥的结婚典礼很热闹吧?”

  “哈哈哈……一想到我哥跟他老婆一整天下来都紧张兮兮的,就怕你突然出来闹场,我心里就好笑。”蓝松月对周凌霜一直没好感,难免幸灾乐祸。

  “我从没打算参加婚礼,故意叮他们而已。”馥雨慢条斯理的笑道。

  “虽说周凌霜如今是我大嫂,但实在差劲,我妈臭骂了她一顿,她不反省还拚命顶嘴,她父母可都当场看到,她哪像一个媳妇!我妈叫她父母好好管教女儿,结果亲家母反而跟我妈吵起来……说真的,连我妈都说结这门亲事真倒霉!”

  馥雨不予置评,大方道。“还有你在啊!女儿贴心,你要常回去陪陪你妈,化解她心中的不愉快。”

  蓝松月哼道:“现任大嫂跟你宾全是两种人,把我当女儿贼防着,瞧不起人昵,真好笑,我又没吃她喝她,她一毛钱也不肯拿出来买菜。”

  馥雨缓缓摇头,“别理她就好了,反正你是回家看妈妈,天经地义,更何况那房子又不是她的嫁妆。”

  蓝松月快人快语,“她愈是那德行,我愈是要常回去,免得我妈被欺负死了,还有,馥雨,你一定要讨回房子吗?我妈真的穷怕了,很怕再和房子住。”她自己何尝不是?午夜梦回时也常后悔当年为了逃避家里的压力而匆匆嫁人,如今压力更大。

  “不是我,房子是我爸买的。况且,蓝先生和蓝太太一个周的薪水加起来十多万,比一般人好过多了,怎么会穷?”

  “可是妈老了,怕搬家,你不能看在她的面子。”

  “房子又不在你妈的名下。”

  蓝松月心中一动,但两个儿子又开始打闹起来,必须先处理。

  康周之道:“雨停了,我们走吧!”

  馥雨随之起身,听见两个小男孩在在吵嘴。“爸爸骗人,说要陪我们来动物园又说谎……”

  “笨蛋!爸爸去招漂亮阿姨了……”

  蓝松月吼道。“不要乱说话。”

  小男孩闹道:“是真的,上次去阿公家,阿嬷在骂爸爸,叫他不要乱交女朋友……”

  康润之将背包背好,用戴着戒指的右手和她戴着戒指的左手十指交握,牵手走了出去,沐浴在雨后爽朗的空气里。

  那不是婚戒,而是庆祝两人共同生活一年的纪念戒。

  康润之买回来,还担心她不愿意戴上,告诉她,只是一个装饰品而已,反正她平常也会戴首饰嘛!

  馥雨仰起头看了他一会,便伸出左手给他,心中笃定:这男人正爱着她!

  她轻扬的嘴角,嗜着淡淡的满足。他专注地望着她,黑眸里满满都是她。

  只是她还没有勇气爱上任何人。

  她软弱,她自私,只想一天又一天过着小日子,跟一个值得信赖的男人。

  两人的世界比想像中来得优游自在,飘着淡淡的甜蜜味儿。

  康润之与她相视一笑,走走停停的看着动物,也让动物瞧瞧他们。

  每到转弯处,后面总有人跟着。

  “馥雨,那个女人过去真的跟你很好吗?”

  “当大嫂的人只项肚量大,慷概大方的给予方便,小姑小叔没有不喜欢的。”馥雨娇俏地抿抿唇,斜眯他一眼。

  他宾全明白。“她看起来也三十好几,却像小鬼一样鬼鬼祟祟跟在我们后面,没有其他参观路线?”

  “你都不介意给猴子、猩猩看了,给她看又会怎样?还有,她比我大二岁,不到三十,只是早婚而已”她不奇怪蓝松月想探究的心理。

  “饮,结婚真不是一件好事。”老成得像三十五岁。


梦远书城(my2852.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