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谢上薰 > 请你包养我吧 > 上一页    下一页
十八


  “不要想否认,有邮戳证明,信封也是有人亲笔写的,可不是我的笔迹。”馥雨将喜帖掷在茶几上,忽而笑道。“这组沙发、茶几还是我的嫁妆昵!奇怪了,新任蓝太太都没有嫁妆吗?会不会连新婚卧房的床组衣柜都没换,继续用我买的床睡觉?也对啦,偷情的小三哪有自尊心,连老公都抢了,这个家连同家具自然也要一起抢过去!新人旧家具,正好可以一起取笑前妻笨得拱手让江山。”

  所有人的脸色都不自在,包括周家父母。

  周凌霜原只是心头一阵慌乱,却被她讽刺得满脸僵硬,一肚子大,怒道。“是你自己签字离婚的,现在又来啰嗦什么?这些烂家具你稀罕就搬回去啊,我马上买新的,我又不是没有钱。”

  馥雨点点头,“你当然有钱,只是不愿意砸在松杰的医药费上,当年你忍痛分手。直到我们结婚,松杰动过心脏手术,你便请调至蓝先生任教的学校,开始死灰复燃,有意重续旧情,但一直等到松杰不幸病逝,你才大力全开,一心一意要把我的丈夫抢走,连同我的房子。”

  周凌霜气得呼吸急促,破口大骂。“你少来这里信口开河想污蔑我,松乔才不吃你这一套!你这个被老公抛弃的女人还想怎样?快点滚出去!”

  蓝松乔也是脸色一寒,不想节外生枝,忍气道。“苗馥雨,我们都离婚好一段时间,你今天才跑来说这些有什么意义?”

  馥雨冷冷地望着他,“我根本不想理你们,谁教你们要来招惹我!既然都收到你们寄来的喜帖了,我一定会准时参加婚礼,你们等着啊!”

  所有人的脸色都一阵青一阵白。前妻要去婚礼会场?光想便直冒冷汗。

  “你……”周凌霜直接承受几道责备目光,全是你惹出来的!

  “还有啊,既然收到喜帖,理应送上贺礼。”馥雨面无表情的冷笑一下,取出一枚小得不能再小的钻戒,不脸喘嘘地摇摇头。“你们瞧瞧,有见过比这颗更小的钻戒吗?当初蓝先生就用这枚小得可怜的钻戒骗走我这间房子。现在,你们用喜帖跟我要贺礼,我就把这枚小得可怜的钻戒还给你,你也把房子还给我吧!”

  蓝松乔的脸色十分难看,下额紧绷,“你……你不要作梦!房子在我的名下就是我的,当初是你心甘情愿付出这一切,我不欠你的!”

  周凌霜立即加码还以颜色,“老公你说得太好了!苗馥雨,你不要自取其辱想找我们麻烦,我们才不怕!”

  馥雨又冒出了一声冷笑,“夫妻两人一样的没良心、不要脸,果然是天生一对!你们就开心的举行婚礼吧,我会去参加婚礼,分享你们的喜悦。”

  话落,馥雨将手上的钻戒丢给周凌霜,果不其然,她伸手接了。馥雨要笑不笑的瞅视着她,“我们婚礼上见真章,蓝、太、太!”

  她转身走了,一屋子的人也炸开了。

  一直到婚礼结束,他们都会“挫咧等”!

  而苗馥雨根本打从一开始就没打算参加婚礼,只是想给他们一点颜色瞧瞧,不愿再三吞忍了。

  她今晚的反击,值得掌声鼓励吧!

  夏日的午后画阵雨,一下子而已。

  将近两百公顷的动物园设有许多凉亭休息区,就近躲一下雨,顺便歇歇脚,喝点矿泉水,把零食水果也拿出来吃,觉得下雨也很好,将天空洗得净蓝,绿叶上的灰尘也被冲洗干净。

  康润之舒心道:“忘记有多少年没来过动物园,我笑动物多陌生,动物笑我应如是。”

  苗馥雨坐着踢踢腿,“没事来这儿散步,挺好的。”

  “跟你在一起还真省钱,也不吵着要出国瞎拼。”

  “干嘛吵?我想去就去了,看到信用卡账单别哭啊!”

  “男子汉大丈夫,说不哭就不哭!”

  “听你这么说,很想刷爆卡让你哭一次看看。”

  “嘿!”他咧嘴一笑,心中默想:除非你要离开我,我才会躲起来哭。

  馥雨拿一颗樱桃喂他吃,他也投桃报李的喂她,凉亭中只有两人,雨幕隔绝了外面的视线,自戍一方小天地。

  他垂眸凝视她脸上每一寸线条,觉得无一不美,忍不住亲吻偷香她的小嘴,她用好笑的眼神看着他,亦轻轻柔柔地给他一枚香吻。

  如果说被爱比爱人幸福,这话说得对,但他不全然同意。年少时那段急就章的婚姻,他被爱得比较多,但他的心智尚未成熟,还想四处玩耍把妹,导致后来两人彼此怨很,前妻带着他父母支付的留学金离开,毫不眷恋地飞走了。那时候,他只想跳起来欢呼,他又自由了!

  而今经过岁月的历练,他清楚知道自己要什么样的女人,不害怕失去单身时潇洒的自在,不在意承担更多的责任。

  她的名字叫苗馥雨。

  他对她别无所求,只要她别离开他,乖乖的让他爱就好了。

  她不项多做什么,只要常常像现在这样静静地依偎在他怀中,跟他说东说西,说到有趣便大笑起来。

  他爱极了她的笑容,总是用宠溺的眼神望着她。

  “馥雨。”

  “什么事?”

  “跟你在一起,连动物园都变成浪漫所在。”

  “突然下雨,有点扫兴啦!”

  “下雨好啊,人生几回雨中谈心?”

  她微微笑,“你今天变诗人了?”


梦远书城(my2852.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