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谢上薰 > 请你包养我吧 > 上一页    下一页
十六


  “就是……她今天都没表情。”

  “所以?我记忆中她本来就话不多。”

  “但偶尔遇见,她会亲切的笑一笑,今天却像幽灵一样的飘过去。”

  “幽灵?你当我老姊死了吗?”

  叹气。“阿翼,你的国文可以更差一点。”

  “那是怎样?卖弄你文青喔!”

  “我的意思是她看起来魂不守舍,似乎很烦恼。”

  “白痴,搞不好她是mC来,女人毛病!“康胜军别过脸去,懒得再跟他说。

  孙翼然闷了一分钟,站起身道。“走啦!”

  “去哪?”

  “找我老姊。”

  “她会告诉你吗?”

  “我不会死缠烂打吗?威胁她不吐出实情,就回家告诉老头子。”

  “幼稚!”

  “管用就好,管他什么手段。”

  孙翼然憨憨的说,穿过半个校园,到行政大楼的理事长办公室。康胜军通常不会踏进这儿,但今天理事长没来,他便大方的进来。

  午休时间,其他人都去用餐,苗馥雨坐在位置上,盯着一张喜帖看。

  “老姊,是这张喜帖让你烦恼吗?”孙翼然直接抢过喜帖,翻开来看。

  “阿翼,你做什么?”苗馥雨低斥。

  “是不是有同学要结婚?不要因为自己离了婚就不敢去参加……”

  话说到一半断了,即使是莽撞的少年也被喜帖上的名字唬得说不出话来。

  康胜军亦瞪真了眼。“搞什么?那对奸夫淫妇竟然寄喜帖给大姊!”

  苗馥雨不高兴的拿回喜帖,郁郁地吐了一口闷气,“我的事我自己会处理,你们快点回去上课,不要管大人的事。阿翼,回去不要跟爸说,也别告诉阿公、阿嬷,我等一下会撕掉喜帖,当作没这回事。”

  孙翼然的心中掠过一抹微妙的刺痛感,自己也莫名所以,突然快步离开理事长办公室,真冲出行政大楼才朝着天空怒吼出来:“气死我了!姓蓝的算什么东西!”

  康胜军不放心的追出来,拍拍他的肩膀,“算了啦!成人的世界本来就充满算计,污秽、不道德,我们以后别这么恶劣就好。”故作成熟状。

  “我才不会那么没品!”

  “走啦!要上课了。阿翼,我以后一定要成为很棒的男人,像大姊那样的美女,我绝对不会让她哭。”

  “你不要肖想我姊啦!”

  “我哪里不好?我长得比大姊高了一个头……”

  “可借你晚出生了十年!”

  一句话便封杀了少年心。

  她画画,穿着华丽短裙的女孩,赤着脚在晨光中跳舞,她愈跳愈高,仿佛要跳过爱情的围墙?

  下一幅小画:在周光森林中,雪花飘飘如棉絮,狐狸脸的女孩撑着一把小花伞,栓到一枚好小好小的钻戒,比起星光的永恒,钻戒黯然失色。

  “你心情不好?”康润之在餐桌的另一边坐着看她画画,她晚餐只吃一点点便不吃了,然后沉浸在自己的世界中,他看看墙上的挂钟,都过了一个小时。

  他起身起了两杯乌龙茶端过来,再给她两个红豆麻槽,往往吃过甜食后,她会比较愿意开口。

  幸好这招还管用。

  “润之。”她淡淡的唤。

  “怎么了?”他暖暖的回应。

  “如果有一天你再婚了,你会寄喜帖给前妻吗?”

  “我会再婚吗?不知道耶!况且,要寄喜帖也要有住址才行。”他深思的说:“我怀疑我会做出那么欠扁的事吗?还是,你不幸遇到了?”

  馥雨喝口热茶,落寞的一笑。“他们一家三口的全家福喜帖,寄到学校的办公室,确保我一定能收到。”

  “真差劲!直接撕掉就好了。”

  说得也是,若是寄到她娘家或外公家,他们一定会替她撕了,以免刺激她。


梦远书城(my2852.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