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谢上薰 > 请你包养我吧 > 上一页    下一页
十一


  “原来如此,你先与周凌霖旧信复燃,背叛我搞外遇,然后才来算计我的房子。”她垂首闭上双眼。“我之前没去计算过,真谢谢你来提醒我。”

  “喂,苗馥雨,不要把我想得那么坏,我也没想到跟凌霜上床几次她便怀孕了,我那时候只想重温旧情,然后逼自己对她死心,后来……她直到怀孕两个周才告诉我,我不得不负起责任啊!”

  “但的确是背叛我之后才跟我要房子不是吗?”

  “那是你自己愿意办的,现在反过来怪我没道理!当时我根本没想过要离婚,只是心里开始动摇,心想接受了你的房子,我会更愿意跟你绑上一辈子,谁知……人家凌霜本事好,怀孕了嘛!事情才变成这样。”

  无来由地,她的心又被利鞭扫过似的痛。

  原来这一切都是她的错?还有天理吗?

  “你如果见不得我们好,可以来找我谈,我可以给你一点赡养费作补偿。但你突然向法院提告,法院通知单寄到家里,害凌霜动了胎气,提早生产,幸好母子平安,否则我不会原谅你!”

  原来如此,是为了周凌霜来向她兴师问罪。

  馥雨讥诮地挑眉笑了。“有胆里抢人家老公,身为老师未婚环孕都没在怕了,会因为一张法院通知单而动了胎气?别说笑了,你老婆应该是气你没用吧,生怕好不容易到手的房子又飞了。”

  “你……我告诉你,向法院提告根本没用,赶快撤消告诉,免得浪费彼此的时间!看你是要五十万还是八十万,我会给你。”

  “一千万呢?”

  “你疯了吗?你明知道我没那么多钱!”

  “我若是想要五十万那点小钱,跟我爸开口就有了,何必浪费时间去告你?是你疯了才对!”

  “你想狮子大开口,门都没有。你去告我也告不成!”

  “那你在担心什么?”

  “我不喜欢去法院,所以希望你去撤告。”

  “办、不、到。”她冷冰冰的说。

  “苗馥雨一一”蓝松乔的脸气得涨红了。

  “我并没有去告你,要如何撤告?”

  “什么?明明是你委任律师……”

  “你最好看清楚是谁提告,不要一直找我的麻烦。”她冷冷道。“我一直努力过自己的小日子,你偏要来招惹我,挑衅我,我没有在学校网站上揭发你们的罪行,二没有向法院提告,你却一再不分清红皂白的诬蔑我,未审先判的替我定罪,你还配当一位公平公正的老师吗?”

  蓝松乔的脸色微变了。“少教训我!不是你还有谁?”

  苗馥雨冷哼一声。“我若是存心想报复,最好的方法就是不离婚,让你们无法双宿双飞,不是吗?我并无过错,即使你向法院申请离婚也没用。当初太便宜你们,今口你才一再来欺负我,找我麻烦。”

  蓝松乔的脸上闪过一抹僵硬神信。

  “真的不是你?”难道他还有得罪什么人?

  “敢再怀疑我、骚扰我,我保证让你吃不完兜着走。”

  “你……最好不是你,否则我也不会放过你!”

  蓝松乔气呼呼的起身,忘了付帐便要走人。

  苗馥雨瞥他一眼。“还是该谢谢你今天约我出来见面,让我对你原有的一些好感与眷恋完全消失了,蓝先生。”

  蓝松乔瞪她一眼,真冲出店外消失不见。

  她把脸埋进掌心,感觉难受极了。

  康润之收起平板电脑,提过来坐在她面前,另外再点一壶薰衣草茶。

  “馥雨。”

  可怜的孩子,好不容易又露出阳光般的笑脸,蓝松乔这朵乌云又出现,还说些五四二不像样的话。

  他明白人性的弱点,怕背负太沉重的罪恶感,一定会想办法为自己脱罪,替自己背叛搞外遇找借口,说得自己一点错都没有。

  他不意外蓝松乔也是儒弱的男人之一,然而,这不该由馥雨来承受。

  他静静地暗伴,等待她心情平静下来,重新拾起苍白的小脸,拢了拢秀发,努力牵扯出一抹笑,端起他移过来的热茶,慢慢啜饮着。

  “我没事,只是又气又难受。”

  “我了解被冤枉的心情,你没有气得跳起来算好的。”


梦远书城(my2852.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