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谢上薰 > 请你包养我吧 > 上一页    下一页


  感觉像是这辈子头一同抱着她。

  康闰之的唇贪婪地吻着,挑弄着她敏说的感官,原本无心上床的她逐渐放松了下来,真正离婚后便没了罪恶感,却还是有偷信的乐趣,任由他探索她的身体,轻声在她颈边端息,毫无保留地与她结合,她深深地被撼动了。

  她微闭着眼,一波又一波的热情庵没了她……

  不知睡了多久,她恍恍惚惚的醒来。

  “饿了吗?”他俯身亲了亲她额头,贪看她柔软的发丝散落在白哲的身上,纯真又混杂着妖媚的风信,令他迷恋不已。

  馥雨脸上的薄晕涌现,乌它鸟似地把脸埋在薄被里,丝毫没发现他那爱恋的眼神如何温柔地流连在她身上。

  他,康润之,一个看似沉稳的成熟男子,都三十四岁,居然还会对一个女人一见钟情,却不想清醒过来。

  他的父亲是那闻名流明星争相把子女送进去的私立m高中的理事长,教学严谨但收费昂贵,毕业前若不能说得一口流利外语便自动留级,教那些望子成龙、望女成凤的家长们掏钱掏得心甘信愿。

  一年前康润之的父亲因病住院,被训斥为浪荡子的康润之被迫暂代理事长的职位,而苗馥雨便是理事长办公室的职员之一。

  那时候苗馥雨才新婚一年,婚姻便开始出状况,老公疑似与前女友死灰复燃,周凌霜比她更懂得蓝松乔,早已有心要取代她。

  不到半年,为了挽救婚姻,苗馥雨想辞职回家当家庭主妇,并努力怀孕,康润之作主让她留职停薪一年,接着他父亲身体复原,重回m高中上班,他便回自己的公司,暗地里仍关心着苗馥雨,用尽心机不断地与她巧遇,加深她对他的好感。

  如今终于能光明正大的在一起,但康润之心里明白,馥雨对他或许有好感、有感激,有依赖……但没有爱上他。

  不急嘛!人生长着昵,慢慢谈恋爱多好。

  他不想给她压力,急于跟她谈信说爱,她没那个心情,他懂,他也是过来人。

  她要他包养她,他就养着呗,同居生活也不赖。

  他心情很好的拨弄着她的发丝。“要不要出去走一走?还是叫客房服务?”

  “你不用上班吗?”

  “明天是周末,你不要想把我用完即丢。”

  “什么用完即丢?”她露出小脸抗议,却撞上他那温度未灭的眼眸。

  “你呀,不能让你逍遥太久,否则你会觉得没有我也可以过得好,忘了自己说过请你包养我吧这种话。”他拧了她脸颊一记。

  “你想养就养嘛,干嘛捏我?笨女人才会拒绝给男人养。”懒得计较。

  “说话算话!从今天起,我们是正式的男女朋友。”

  “我不是情妇吗?”满想尝鲜的。

  “情妇?”他一脸惊恐。“你这副长相想当情妇……唉唉唉!”连叹二声。

  “我这副长相怎样?”她捏他一把。

  “你还是让我养着吧!女朋友。”

  可是她又还不想交男朋友,转念想想,还是算了,一个称呼而已。

  男人愿意养女人的,不多了,何况他又不是她的谁。

  康润之决定要好好跟她度个周末,算是庆祝她离婚好了,虽然不能白目的说出口,但是他真的好高兴自己可以光明正大的追求她了。

  他起身把她抱进浴室冲澡,她一开始有点抗拒,但他一定要她习惯,洗完澡后,馥雨穿上内衣,她连忙一把抢过。

  他在一旁看着她穿上休闲的九分裤和针织衫,一脸若有所思。

  馥雨感觉不自在,蓝松乔从来不会这样,还反过来要她帮忙拿换洗衣物……呸呸呸,不要再想那个臭男人了。

  他清了清喉咙。“衣服是从娘家带来的?”

  “嗯,我妈帮我整理了一些东西带回来,放在我外婆家。”

  “都不要了吧!重新开始新生活,我帮你全买新的。”

  “我自己会看着办!”她不高兴的瞪着他,“这些全是我自己赚钱买的,我爱怎么穿就怎么穿,你若是嫌弃我品味不好……”

  “不是这样!”他举手作投降状,“你穿什么都好看,真的,只是我自以为买新衣服会让你开心一点。”

  “对不起,我太敏感了,以为自己品味不够好才……”

  “没有那回事。”看她脸色苍白,他忍不住想拥抱她,拍拍她的背。“馥雨,你必须相信所谓的离婚,就是两个已经不适合生活在一起的人分开而已,不是你犯了什么错或哪里不够好,懂吗?”


梦远书城(my2852.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