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谢上薰 > 请你包养我吧 > 上一页    下一页


  “你人在哪里?我去接你回家。”男人讲话阿沙力。

  她失笑,今天真抢手。

  “我跟妈在一起。”

  “你最近都住在外公那边?”

  “嗯。”一样含糊应着,反正老爸不可能杀到前妻家。

  “那你找个时间回来,你阿公、阿嬷很想你,又很担心你。”唉,他又何尝不是?就是说不出口。

  “好,我过两天回去。”

  “我汇了一点生活费给你,自己去确认。”

  “爸,不用……”

  但孙立哲已挂了电话。

  苗馥雨悠悠叹一口气,钱不是万能丹,但爸爸也尽力了。

  坐计程车到三重舅舅家,是一栋旧式的三楼透天厝,四楼还加盖当神明厅。以前外公、外婆在市场做生意,挣了一栋透天厝和一间电梯大楼的公寓房子,有附电梯的房子比较好租出去,租金便作为老夫妻的退休金。而苗舅舅一辈子都是公务员,虽无大富大贵,但日子过得十分宽裕。

  当年苗集瑛离婚后,便带着改姓的苗馥雨搬回娘家,一起住在三楼透天厝里,空间够住,哥哥嫂嫂也没有摆脸色,苗集瑛不否认自己松了一口气。

  许多女人即使想离婚也不敢离婚的原因之一,是经济不独立又没有娘家可依靠,因为娘家回不去了,即使父母健在,也变成哥哥家或弟弟家,未嫁前的卧室早已被侄儿侄女占据,没有容身之处。

  不到三年苗集瑛便跟公司主管再婚了,第二任丈夫是新加坡人,生下一对双胞胎儿子后,便跟着移居新加坡。

  苗馥雨不想移民,跟同龄的表姊苗珠华一起上学也很快乐,外公、外婆便把她留下来,反正孙立哲按月都有汇生活费给馥雨,苗舅舅或舅妈便也没说什么。反而到了寒、暑假,祖父母那边一定会派车来接她过去住,唯恐苗集瑛抢先一步把她带去新加坡,喊别的男人“爸爸”。

  父母离婚,不意外地她成了夹心饼干;父母各自再婚后,她没有变成人球被推来推去,可能老人家还在,她成了两边较劲的那条拔河绳。

  可是对馥雨而言,她既不想跟继母生活,也不想讨好继父,她总觉得她是回阿公阿嬷家或回外公外婆家,爸爸家或妈妈家都不是她真正的家,眼看他们和新生的儿子一家和乐,她像是格格不入的第三者。

  而这种空虚感是说不出口的,她没有被排挤、被虐待、或言语霸凌,在他人眼中她不是受害者,而是两边都抢着要的娇娇女。

  她甚至没有在青春期搞叛逆,眼看着祖父母和外公、外婆年纪渐渐老了,她的“文静乖巧”一直是他们赞不绝口、备感欣慰的。

  她有一种喘不过气的窒息感,渴望挣脱这一切,有一个真正属于自己的家,给她归属感,她会跪下来答谢上苍。

  她急着想结婚,女生只要结了婚就会有自己的家了。她的丈夫不用太帅,长相端正就好,不要大豪门或小豪门,只须有稳定的工作即可,两人相爱、温柔、互信、忠诚,组织一个平凡却幸福的小家庭。

  她的愿望很奢侈吗?为什么轻易就破灭了呢?

  在往三重的路上,她想了很多,不能明白自己究竟是哪里错了。

  不过下车之前,她不忘传了一封简讯给康润之:先回家和妈妈聊聊,再去旅行,会消失几天,不联络了。

  康润之应该了解“不联络”的意思吧!

  馥雨付了计程车资,外婆和母亲已经跑出来迎接她,好像怕她会跑掉。

  “瘦了、瘦了,简真就不成人形了。”老人家都喜欢孙子看起来丰腴一点,有福气。

  “瘦一点好啦,阿嬷,省得花钱减肥。”

  “减什么肥?你从小就瘦巴巴的,啊,现在都快变骷髅了,那家姓蓝的到底是怎么虐待你的?啊,算了,你阿公说不要再跟你讲那些事,要让你好好休息,好好的补一补……”外婆的关怀比银河更长,当妈的苗集瑛一时也插不上话。

  “阿嬷,我已经有补回一点肉,你跟阿公不要担心啦!”进到客厅,馥雨对着外公再说一遍,外公看她气色还好,便不啰唆了。

  苗集瑛拉着女儿到三楼的卧室,原本清爽的五坪大空间如今显得拥挤,母女可以一起睡的双人床上堆了几个提袋,地板上还有两个行李箱。

  苗馥雨看了傻眼。

  “妈,你全搬回来了?”

  “怎么可能?你的嫁妆那么多,高档家具和电器用品根本没法子搬。”

  “算了啦!妈,我好累。”

  “也对,跟房子比起来,那些家具算什么?老天爷一定要惩罚蓝松乔、周凌霜才公平!”苗集瑛难消这口气。

  “老天爷才不管这些无聊事!”馥雨打开行李箱,看有哪些衣物。

  “你结婚时大家给你的贵重首饰都不见了,只剩几样平常戴的设计款佩饰,也都被他拿去孝敬小三了吗?”

  “没有啦!我结婚时奶奶坚持带我去银行租了一个保险箱,结婚后每天要做家事,戴首饰麻烦,所以我全放在保险箱,爸给我的股票也在那里。”

  “幸好你没有笨到一文不名的地步。”

  “我一文不名,妈不资助我吗?”


梦远书城(my2852.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