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谢上薰 > 请你包养我吧 > 上一页    下一页


  简单的说,小三生了儿子,只生一女的元配便须滚蛋,小三成了继室。

  孙翼然长大后,虽然觉得老姊有点可怜,但大人之间的爱怨纠葛跟他有什么关系?很快便抛开不管了。

  康胜军没料到他一脸无所谓,也对,想想自己的情况又好到哪里去?

  “我单亲,你至少还父母双全。我爸和我妈是彼此的初恋,爱得盲目又没有分寸,在我们这年纪便大肚子结婚,一上了大学却开始反目成仇,觉得是对方拖累了自己的未来,爱得要死变成恨得要死,一毕业便火速离婚,各自逃向别的国度去留学,把我丢给阿公、阿嬷。”

  如果不是刚才两人一起目睹了一出离婚戏外戏,康胜军也不会卸下心防道出家丑。听听,这世上还有什么新鲜事吗?

  孙翼然捏扁了纸杯,“乱七八糟的大人世界,居然还成天对我们说教!”

  康胜军也捏扁了纸杯,“不过,其中最可恶的要算你姊夫……不对,前姊夫,分明打从一开始就存心欺骗你姊的感情,利用你姊的爱情解了家中的燃眉之急,又赚到了一间房子。”

  “为人师表居然如此卑鄙,亏他长得一脸斯文的读书人样子。”孙翼然用鼻孔猜也晓得,笨蛋老姊一定被甜言蜜语冲昏了头,把房子过户给蓝松乔,真是愈想愈气。“喂,刚才在户政事务所你都有录下来吗?”

  “录了。”

  “他们在哪个国中教书?查一下。女老师未婚怀孕,还介入同校男老师的家庭,逼人家离婚,还追到户政事务所确认是否离婚成功,有这么嚣张的小三吗?放到学校网站上宣传一下,当然,不能提我姊的名字。”

  “好像满好玩的。”康胜军一点也不反对。“翼,你其实会在乎你姊嘛!”

  “我只是讨厌被人欺负的感觉,太丢脸了,这种老姊。”

  “死鸭子嘴硬。”

  不过,狼狈为奸的两位花样少年,悄悄组成了“苗馥雨后援会”。

  结论是,姊姊型的美女,是少年的梦中情人范本。

  “你人在哪里?在做什么?”一上午的心神不宁,康润之忍不住打电话询问。好想问:你真的离婚了吗?又怕真问了她会多心。

  他不想趁人之危,在她最脆弱时占她便宜,安排她睡在客房里,供她吃住,听她哭泣,让她慢慢疗伤,直到昨夜里,她主动来到主卧房……他有预感,她想逼自己跟过去做个了断。

  苗馥雨淡淡地说:“我正在享受豪华的冰淇淋飨宴,有新鲜现烤的松饼,外加三球顶级冰淇林,很适合想放纵的女人。”没教谁瞧见她眼底浮着悲伤。

  康润之轻笑。“什么时候变成甜食控?”

  “盗用某一出很红的宫廷剧,说宫里的女人爱吃甜食,是因为心太苦,所以吃些甜食来弥补。”

  “心太苦?”是不是、不再痛彻心肺的意思?

  “我早上刚离婚,是该自苦一下。”

  他松了一口气,幸好没教她瞧见他脸上大大的笑容。

  “要我过去陪你吗?”

  “不要。男人要认真工作赚钱,别忘了你要养我。”她任性的说,有点好奇他能忍耐养一只米虫多久?不过说真的,她根本不在意。

  “我会养你的,说话算话。”

  “那好吧!给我旅费,我想出去散心二、三天。”

  “把你的帐号给我,另外我会给你两张卡,别刷爆就行。”

  “我尽量克制。”她不挂保证。

  “馥雨。”

  “嗯?”

  “我喜欢你跟我撒娇。”

  我哪有跟你撒娇?我在耍赖!

  但康润之已经心情很好的bye一声挂了。

  苗馥雨感觉有点莫名其妙,将手机搁在桌上,继续一口冰淇淋一口松饼,好甜好冰,但不觉得特别好吃。

  “一片清心千万绪,人间没个安排处。”因为陷入感情的漩涡中,受了重伤,心不由己,无端的胡思乱想而有点神不守舍,美食当前亦食不知味。

  “心似双丝网,中有千千结。”古人的诗词写得多好,三言两语便道尽了女人的一门心思,一个结又一个结,是情结、愁结、恨结?

  她无法一下子便解脱。

  拿出常携带出门的小本25K空白簿,用铅笔涂鸦着,一个女人的头颅,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嘴巴选择不说话,头上顶着的不是如云的黑发,而是顶上开花,长满了无数的杂物,有花、有落叶、有藤蔓、有一只小乌龟在装死、有一只胆怯的小兔子……

  她想到什么便画什么,像头上顶着百宝盒,什么都有可能生出来。


梦远书城(my2852.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