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谢上薰 > 回收冒牌男友 > 上一页    下一页
二十八


  阎鼎愤恨得咬牙切击,但他如果冲去把一切真相告诉采樵,她的心会被劈成两半、四半,还是支离破碎?

  他陷入了夭人交战,拿担不定要如何处理,想了两夭,正打算去找殷牧城摊牌,采樵却突然哭着跑回来,叫着他的名字……

  她恢复记忆了吗?

  阎鼎忧心忡忡的凝望着昏迷的妹妹,心疼她怎么会遭遇如此不幸?被一个狼心狗肺的男人趁虚而入,给狠狠玩弄了大半年。

  不能原谅。

  绝不能原谅殷牧城。

  还有其他共犯……

  阎鼎眯着一双利眸,泣意到采樵脖子上有一条白金项链,他解了下来,是施华洛世奇的天鹅标志,接着便将项链放进自已的口袋没收。

  廖静儿接到阎鼎的电话赶到医院,阎鼎在病房外的休息室见她。

  “为什么叫我来医院?谁生病了?”

  “采樵?”

  “你找到她了?”

  “有人给我通风报信,我找上门去,采樵却不认得我,忘了我是谁。”

  “怎么可能?”廖静儿心跳快了一拍。谁会给阎鼎通风报信?

  “我比你更惊吓,我的妹妹居然忘了我是谁,这是怎么回事?我立刻找人调查,查到这家医院来,采樵之前的主治医师告诉我,采樵丧失了记忆。”

  “这——”

  阎鼎的眼眸闪过异芒,唇畔的微笑毫无温度。“静儿,我再问你一次,我不在台湾这段时间,你真的一次也没有见过采樵?”

  “没……没有,我跟她合不来。”廖静儿刻意强调。

  “即使个性上合不来,但你身为她未来的大嫂,我人不在台湾期间,你不能对她有一点点关怀吗?”锁定她的眼眸清锐凌厉,“我不只一次拜托你,对她任性的孩子脾气多包涵点,结果你非但没有爱屋及乌,反而落井下石!”

  “我落井下石?”她呼吸一紧。

  “你在撒谎,你曾经两次遇见采樵,看到采樵跟不认识的男人走在一起,结果你非但没有上前关心,我打电话回来你也没有告诉我,你去日本找我时更是一个字都没提,结果你知道采樵遇到了什么事?”

  “阎鼎,我……”他沉冷的神色吓坏了廖静儿,忙道:“好,我承认我见过采樵两次,但我以为她只是在谈恋爱,不想被我破坏,所以装作不认识我!而我,是巴不得她谈恋爱的,不要再粘着你。”

  “你在胡说什么?采樵如果喜欢粘着我,早跟随我去日本,也不会遇到这种事——”阎鼎再也忍不住怒火……掌扫落了茶几上的花瓶,激愤的怒吼直冲云霄,“采樵根本不认识殷牧城,却因失去记忆而被拐骗去同居,教殷牧城玩弄于股掌之中!”

  “阎鼎,我不知道啊!”抖着音申冤,她设见过知此愤怒的阎鼎。

  “你不是不知道,而是根本不在手我妹的死活,否则你第一时间就会察觉到有异,马上通知我要回来!”他怒吼,锐眸燃着恨意。

  廖静儿不禁难过得要发狂,微微红了眼眶。“对,我就是讨厌她。讨厌她。巴不得她永远消失在你眼前……”

  “啪”的一声,不轻不重的巴掌蓦然甩向她,截去她未出口的话语。

  “你打我?”她捂着面颊。

  “不要说出更恶毒的话。”他反而冷静下来。

  “我偏要说!我恨姜采樵,我恨她夺先你所有的注意力,我恨她——”

  “恨一个人太累了,直接解除婚约就好。”

  “你说什么?”她绝望地摇头。

  “我们解除婚约。”他无情地宣布。

  “我不要——”她大喊,再也忍不住委屈的泪水加骤雨狂坠。“你知不知道外面的人在传什么?大家都以为姜采樵是你的小情妇,纷纷向我投来同情的目光,我都忍下来了,为什么要解除婚约?”

  “什么?小情妇?!他不敢置信地问。“那你为什么不解释清楚?你喜欢被人同情?还是,你乐于看到采樵的名声被污?”

  “都有,凭什么我要开口帮她解释?”

  “单凭这一点,你就不够格当她的大嫂,你连最基本的同理心也没有。”

  “是她不够格当我的小姑——”气到尖叫。

  “我们总算意见一致了。”

  “阎鼎,我绝对不要解除婚约!”

  他不予理会,走进病房里,姜采樵刚刚睁开眼睛,脑中思绪纷乱……

  他的心没来由地狂跳了一下。

  “采樵,你醒了,想起什么了吗?”

  “大哥!”她睁大酸涩的眼,颤着呼吸,仰望阎鼎,“你怎奋在这里?我记得我好像被车撞了,然后……你知道我发生车祸所以赶回来吗?”感动一一

  “采樵!”

  她忘了自己曾经失去记忆?!时间回到出车祸那日?


梦远书城(my2852.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