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远书城 > 谢上薰 > 回收冒牌男友 > 上一页    下一页
二十七


  那男人可以一口喊出采樵的名字,八成是过去认识她的人,会是谁呢?是突然无意中遇见,还是刻意寻来?莫非是阎鼎……不可能,阎鼎还在日本,而且不会自称是采樵的哥哥。

  重点是,采樵哪来的哥哥?

  莫非她有远房的表哥,而他不知道?

  不可伟言的,他对采樵的过去并不了解,也没有机会去深度了解,所知道的也只有他告诉她的那一些,再多也没有了,所以他几乎不提。

  他以为谈恋爱是两个人的事,因此抓住了机会便不放手,大胆的说自己是她的男朋友兼同居人,排除一切可能的阻碍,只想单纯的和地在一起。

  爱上采樵,是他的救赎,会不会也是惩罚?偶尔午夜梦回,他会惊醒过来,因为梦到采樵突然恢复记忆,对着他又哭又叫……

  他谏然一震,蓦然领悟,不管她是否恢复记忆,他都不想放她走。

  有多少个夜晚,他抱着她入睡,偷偷高兴着自己梦想成真。

  可是,梦,有一夭会醒来吗?

  或许他该采用最卑鄙的一招,这通常是女人逼男人结婚的绝招,他竟然没出息的想套用,他的父母知道后会暴跳如雷吧!

  殷牧城没想到自己有一夭也会为爱发疯,什么事都敢做。

  接下来几天,姜采樵时常作梦,梦里出现好几个模糊的脸庞,她叫着爸爸、妈妈、鼎呱呱……鼎呱呱……鼎呱呱……妈妈……鼎呱呱……

  “小樵。小樵!”殷牧城摇醒她,“你想吃炸鸡吗?怎么一直喊顶呱呱?”

  姜采樵哑然。

  “你一下子喊妈妈……下子喊顶呱呱,小时候妈妈常带你去吃顶呱呱吗?我以为大家都去麦当劳或肯德基。”他打量她迷惘的神色,故作轻松的说,其实心里紧张得要命,就怕她想起什么。

  “妈妈的脸好模糊,想不起来。”姜采樵的心一拧,她怎么会连母亲也忘了?还有梦里她好像有看到爸爸,还有另一个男人……

  “小樵,快睡吧!”两人一起躺下来,殷牧城心弦抽紧,慢慢道:“如果你在这里住得不安心,要不要撤回我家?”他怕有心人会再找来。

  “你家?”

  “我一个人的家,不是我父母的家,别担心。”

  “不要。我好不容易才熟悉附近的环境,不会迷路。”排除了一开始的惊慌戒惧,姜采樵反而期待再遇见那男人,或许他可以回答她一些疑问。

  “小樵……”

  “我不要啦!”

  姜采樵背转身睡觉,拒绝被说服。

  殷牧城无可奈何,只能尽量不加班,或把工作带回家做,反正夭黑之前一定赶回家,免得采樵出去买晚餐又遇见怪人。

  姜采樵变得愈来愈沉默,时常抱着头不知在想什么,还会喊“头痛”,他带她回医院复诊,医生也只能开头痛药给她。

  他还发现有人跟踪他们,从门诊、批价、领药……直到停车场,都遇见同一位西装笔挺的男人,而那男人手上没有药袋。所幸将车子开出医院后,那男人便不再跟了,留给他一个问号。

  然后,有一夭,他最害怕的事情发生了。

  姜采樵失踪了,突然消失不见!

  他下班回来,姜采樵不在家,他担心的直打手机,手机有人接听,却没有任何回应,他不断道:“采樵,回答我,你在哪里?小樵,小樵……”

  手机被挂断了,再次拨打便已关机。

  为什么?为什么突然断了音讯?

  殷牧城惊疑不定,心头隐隐约约有了最坏的预感。

  不可以——采樵,你不可以抛下我——

  望着躺在病床上的妹妹,仍在昏迷当中,阎鼎自己作主将贴着粉红水晶的Q版骼镂头的手机没收,决定让它从此不见天日。

  他无法形容自己心中有多么愤怒,他的妹妹怎么会遇上这种事?

  中午对分,采樵突然跑回家来,抱着他哭叫,“我怎么了?我到底怎么了?我好像作梦忽然醒过来,发现自己住在别人家里……”

  “小乖,你不要激动……”

  “啊……”

  她抱着头尖叫一声便晕了过去。

  阎鼎立即将她送来医院,也是她之前住过的那家医院。他先前派人跟踪调查,然后亲自拜访当初替采樵诊治的张医生,确定采樵住院的对间、病因。张医生对他解释,“姜采樵小姐因车祸被选来医院,而且丧失记忆,那对陪在医院的便是殷牧城和申暖玉兄妹,殷牧城自称是姜采樵小姐的男朋友,并同居在一起。”

  “一派胡言——采樵根本不认识殷牧城!”

  阎鼎气得怒发冲冠,差点冲去宰了殷牧城。

  问题是采樵失去记忆,眼里只有欺骗她的感情、玩弄她的身体的殷牧城。


梦远书城(my2852.com)
上一页 回目录 回首页 下一页